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继晷:

希望配合bgm能显得这篇不那么傻气。

 
 继晷的目标
 

径向

 
 
 

一.

 
 
 

明楼踌躇着步子,微弓着背,手里雨伞点着地,似是终于下定了决心,深吸一口,走进了小酒馆。

 
 
 


 
 
 

“请问,能给我一杯热牛奶吗?”

 
 
 


 
 
 

吧台后的年轻人抬起眸子,被手里擦拭的酒杯晃了眼,一时难做言语。

 
 
 


 
 
 

二.

 
 
 

明诚历来讲究和气生财,见人三分笑,瞧着吧台外衣冠楚楚的大高个儿,转出了吧台,先笑着安排人坐下,瞧见那人微皱的眉头和蜷着的背,大抵也明白了,颇有些感同身受的胃痛感,转身到隔壁的旅馆去找牛奶,小酒馆外挂着木牌,酒柜里红黄白洋各路妖魔,就是没有明楼想要的牛奶。

 
 
 

小酒馆白日里生意清冷,人不见三两,不大不小的空间里就剩一只窝在窗沿上酣睡的猫和一个正在承受胃痛的明楼。

 
 
 


 
 
 

这年轻人真是胆大,都不需人留下来看顾着。明楼念叨明台成习惯,见到小酒馆主人这般心大,难免腹诽一句。

 
 
 


 
 
 

当然再后来明诚还是不小心听着了这句话,他站在吧台里冲明楼眨眼,那时候我这店里最值钱的就是你了,我这么放心,是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等着我回来,吧台吊顶的光未免太亮了些,照的明诚眼里一片璀璨,明楼倾身抬手遮了明诚的眼睛,无奈一句,就你聪明。

 
 
 


 
 
 

明诚哼着小调,往旅馆二楼走着,找到小冰箱角落里的盒装牛奶,大花,就是窗沿上窝着的那位,是小酒馆和旅社的镇宅之宝,吃好的,喝好的供着,牛奶牌子自然不差,明诚仔细研究了日期,暂且借借猫大爷的口粮吧,心里却没有半点愧疚,等他一拍脑门才想起来,忘了带杯子上来,只好颠颠拎着牛奶到小厨房。

 
 
 


 
 
 

等明楼终于听见动静时,胃部的绞痛似乎已经缓解几分。年轻人的脚步声落在木头台阶上,落在明楼耳朵里无端听出了几分小心翼翼。

 
 
 


 
 
 

很快,明楼的怀疑便被证实了。

 
 
 


 
 
 

年轻轻的酒馆小老板眉头皱的比胃痛的明楼还要紧,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明楼目光往下,只看见小老板两手正捏住一只花沿儿大碗的碗边,碗里是还冒着热气的牛奶,满满当当地说明着小老板诚信做生意的原则。

 
 
 


 
 
 

只是苦了端碗的明诚,缓慢地靠近他的客人,在明楼尴尬的注视下,将这只富有生活气息的花边大海碗放在桌上。

 
 
 


 
 
 

您请慢用。

 
 
 


 
 
 

多谢。尽管震惊,明楼还是抬头微笑。

 
 
 


 
 
 

明诚不自在地摸摸鼻头,心怪这客人长得未免也太好看了些。

 
 
 


 
 
 

回到吧台里,继续擦着方才的杯子,明诚小老板心不在焉,注意力全给了外面的客人,半晌也听不见明楼的声响,明诚抬头。

 
 
 


 
 
 

大花不知什么时候跳上了桌子。

 
 
 


 
 
 

一人一猫正在对峙,中间隔着一只花沿儿大海碗。

 
 
 


 
 
 

三.

 
 
 

明楼工作的大学在喧嚷的市中心,当然也只剩下几座撑门面不能拆的古旧建筑,连带着几个老牌学院和研究生院困在这举步不得望天的四四方方里。老建筑里最气派的一幢改做了行政楼,明楼的办公室就在顶楼,楼层不高,一抬眼就能望见远处的行人。明楼瞧着明台颠颠跟在王天风后面,一派虚心求教的好学生模样,一点不见在家里狗急跳墙的闹腾样子,大姐又向来惯着他,更是无法无天了。明台绩点高,留了学校保研的名额,明楼原想着小兔崽子会乖乖到自己门下,不想被王天风那疯子抢了去。明楼训他,明台又起了脾气,犯了横,离家出走了。

 
 
 

照理说明台这么大的人,不能叫做离家出走,可明镜不乐意了,目光拧着明楼,我不管,你去把明台给我找回来,都已经两天了,也不知道饿着没有,冷着没有。你说你,训他做什么,明台想选谁是他的自由,再说人家王老师也不比你差啊。

 
 
 


 
 
 

明楼气的只觉胃痛头痛也要一起犯了,只想揪下王天风的两撇胡子。

 
 
 


 
 
 

明镜瞧着明楼的神情,心里也是痛,你呀你,什么时候才能照顾好自己,忙起来没日没夜,饭也不好好吃,觉也不好好睡,我说要给你雇个人,你又不愿意。明楼啊,是时候找个人过日子了。

 
 
 


 
 
 

明镜温情的唠叨,“过日子”三个字像是触动了明楼的某根神经,莫名想起了那只装着热牛奶的大海碗。

 
 
 


 
 
 

知道了,大姐。明楼恭敬地颔首。

 
 
 


 
 
 

光知道说,不做又有什么用。明镜没好气地站起来走到他身边,知道你明大教授时间金贵,可一顿饭的时间还是舍得的吧。走,陪我去吃顿饭。

 
 
 


 
 
 

明楼献出自己的臂弯,等明镜搭上才言道:遵命。

 
 
 


 
 
 

明镜终于被逗笑了,拍拍明楼的胳膊,又在念叨些什么,明楼一并含笑应下。姐弟俩个亲亲热热往电梯处走着。

 
 
 


 
 
 

三.

 
 
 

即便明镜不说,明楼还是留意着小兔崽子的去向,不经意地从几个研究生的口中打听到,明台每天晚上都要去一家小酒馆,有时候一个人,有时候三五成群。

 
 
 


 
 
 

大学不伦不类夹在闹市里,同样尴尬的还有一条老街,一头是现代拥挤三车道,一头是老旧粗粝青石板,夹在里面的人,活的不知今夕何夕。

 
 
 


 
 
 

当然了,醉翁之意不在酒,说是对酒馆旁边旅社里帮忙的一个小姑娘一见钟情了,可惜人家姑娘似乎没有接到丘比特的来电而且设置了防骚扰模式。明楼再一打听,才知道那小姑娘也是王天风门下的,明楼气极反笑,好小子。

 
 
 


 
 
 

明楼决心整顿家风,好好收拾明台这个骚扰人家姑娘的家伙,不多不少判个流氓罪,发配回家里,好好给大姐道歉。可惜,明大教授估算错了时间,也高估了自己命途多舛的胃,这才在明诚的小店里发生了与猫争的人间闹剧。

 
 
 


 
 
 

不过在明楼看来,这完完全全是个悲剧。

 
 
 

而对于明诚而言,这位“热牛奶先生”就是个行走的喜剧。唔,长得好看的喜剧。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明诚自我安慰着,他似乎是在模仿着大花,懒洋洋趴在吧台里,目光不经意扫过酒馆里的大冰箱。

 
 
 


 
 
 

隔着透明的玻璃,能瞧见整整齐齐治愈强迫症的啤酒瓶子,可还没等人发出舒服的感叹,冰箱角落里突然冒出了个不速之客。一只没拆封的盒装牛奶,当然,比进贡给大花的还要高级一点。

 
 
 


 
 
 

呀,快来个人把它喝了吧。

 
 
 


 
 
 

四.

 
 
 


 
 
 

天随人愿。

 
 
 


 
 
 

明诚双手合十,真心感谢,愣了半晌,发现自己也不知道该感谢哪路神仙。

 
 
 


 
 
 

五.

 
 
 


 
 
 

明楼坐在角落里,只以为自己是个隐形的特工,没人能瞧见自己,好吧,除了吧台里目不转睛的小老板。

 
 
 

殊不知自己的所有行为都落在了明台眼里,明台偷偷招呼了明诚过来,阿诚哥,瞧见门口沙发上那个都快把整个脑袋探出报纸的人了没?那就是我大哥,暴君一样的我的亲大哥明楼。

 
 
 


 
 
 

真好听。真巧,我也姓明。明诚点点明台的脑袋,好像没有发现明台也姓明的事实,瞬间又回到了那个精明的酒馆小老板,你说你,这么大的人,每天折腾,就不能让你大哥省点心吗?

 
 
 


 
 
 

明台瞠目,几乎以为明诚被明楼上身了。

 
 
 


 
 
 

明台在隔壁住了多日,明诚又是个人精儿,两个人早就哥俩好了,自然知道了明台同家里的矛盾,自己脑补着明台凶恶可恶的大哥,同明台一起批斗着,谁曾想,明台的暴君大哥竟然是热牛奶先生。在得知了事情的真相后,明诚毫不犹豫地站在了明台所谓的敌方阵营。

 
 
 


 
 
 

孩子太熊,要拎回去交给明楼发配。

 
 
 


 
 
 

明诚又喜滋滋念了一遍明楼的名字,摸了脸转身拎起明台的领子,朝明楼走去。

 
 
 


 
 
 

阿诚哥救命啊,不对,大哥救命啊。

 
 
 


 
 
 

酒馆和旅社用一扇木门连着,于曼丽听见隔壁的惨叫声,忍不住凑到门前一瞧,看见明台张牙舞爪,绷不住笑了,可等遇上明台热切的目光,又兀自冷了脸往回走了。

 
 
 


 
 
 

曼丽曼丽,不能见死不救啊。

 
 
 


 
 
 

在明台穿人心肺的魔音中还夹杂着一两声大花幸灾乐祸的猫叫,小酒馆里好不热闹。于曼丽在旅社前台里默默戴上了耳机,可还是挡不住明台的音量,她叹了一口气,合了书本往二楼去了。

 
 
 


 
 
 


 
 
 

绑了明台在沙发上,衣衫不整的小兔崽子嘴里还在念念有词:人间惨剧。好在今天酒馆里人不多,都是熟客,嬉笑着当看个热闹。明楼双手叉腰,不经意瞧见明诚的眸子,你说,一个人的眼睛,怎么能这么好看,他对着微喘的明诚愣神,眼神太过直白,年轻人僵硬着脖颈,面色薄红,而且那颜色正以明楼肉眼可见的速度向耳后蔓延,明楼心里的铃铛像是突然被个小人拨弄了一下,叮叮当当响成一片。等那拨铃铛的小人转过身来的时候,明楼瞧着他的脸,忽然就明白了些什么。

 
 
 


 
 
 

六.

 
 
 

黎叔闲逛到此,推门进来,先是好奇酒馆里哄笑的气氛,又顺着众人的目光看过来,瞧见明台脖子上的玉坠子,浑身一震。

 
 
 


 
 
 

小酒馆离学校近,做的就是学生的生意,隔壁的青年旅社原本是学校设在外面的招待所,后来几经转手到了黎叔手上,这小酒馆也是黎叔的产业,明诚是挂名的老板,大小事宜出账进账黎叔从不过问,只是偶尔溜达来,这天的晚上倒是来的意外。明诚约大老板来,是为了商量小酒馆翻新重装修的事情,他也想到了,如果酒馆要装修,那就肯定见不到热牛奶先生了,可装修团队是上半年就请好的不能耽搁,这下好了,不用担心遇不上了,一时间,明诚忽然觉得明台那一头乱毛都无比可爱。

 
 
 


 
 
 

谢谢你,小兔崽子。

 
 
 


 
 
 

明诚终于找到他要感谢的小神仙了。是明家姐弟二十年前捡回来的小福星啊。

 
 
 


 
 
 


 
 
 

七.

 
 
 

明台对建筑感兴趣,是座好桥梁,在通过明台这座桥梁,明楼和明诚互通有无后又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过河拆桥。

 
 
 


 
 
 

八.

 
 
 

小酒馆要装修,提溜着花爷爷,明诚在自己的小屋里一阵翻腾,终于摸出了一张自己当年的校园卡。

 
 
 


 
 
 

明楼工作的大学进出门查的严格,有卡才让进,好巧不巧,明诚曾经也是在明楼所在的行政楼前拍过照的标准毕业生。

 
 
 


 
 
 

怀里揣着大花,暖烘烘的,探出羽绒服的灰色猫头不安分地晃着,好奇地打量着大学校园,明诚特意穿了一件灰色的毛衣,也不怕花爷掉毛,远远看着就像毛衣上的画。

 
 
 


 
 
 

明楼站在料峭的风里,远瞧着一猫一人,觉得连风也柔和了。

 
 
 


 
 
 

因为“抓获”明台有功,明楼诚心诚意请明诚出来吃顿饭。

 
 
 


 
 
 

只是这心意到底是啥,明诚有点小雀跃。

 
 
 


 
 
 

九.

 
 
 

当第三次被门口的招待礼貌的拒绝后,明楼忍不住从明诚的羽绒服里拎出大花来,低估了花爷的重量,看看停在了自己灰色大衣的袖弯处,眼神里有无声的谴责,大花乖乖缩头不吭声。

 
 
 


 
 
 

要不去我家吧,我家就在学校附近,马上到饭点了,我随便炒几个菜,不耽误你下午上班。

 
 
 


 
 
 

怎么好意思。虽然这么说着,明楼抱着猫,还是跟上了明诚的步子。

 
 
 


 
 
 

大花觉得揉着自己尊贵脑袋的手好像变温柔了。

 
 
 


 
 
 

十.

 
 
 


 
 
 

明楼看着桌子上“随便炒炒”的四菜一汤,沉默半晌,要不,咱俩每天中午搭个伙吧。

 
 
 


 
 
 

好。干脆利落,“阴谋”得逞。

 
 
 


 
 
 

十一.

 
 
 

不止中午,还有晚餐。

 
 
 


 
 
 

酒馆装修,无业游民明诚赋闲在家,并将调养好明楼的胃作为第一要务。

 
 
 


 
 
 

明台偶尔也会来蹭饭,不过很快就跟大花沦为一道,为照亮小屋子而继续发光发热,简直达到了白炽灯级别的。他心里住着个姑娘,不免悲春伤秋,在明诚眼里,明台就快成了一个会念诗的大灯泡,又亮又吵。

 
 
 


 
 
 

十二.

 
 
 

小酒馆重新出发,带着一股难以消散的油漆味。

 
 
 


 
 
 

十三.

 
 
 

几个自从高中毕业后就将化学全部还给老师的家伙,站在充满淡淡油漆的味小酒馆里,一筹莫展。还有两天就要开业了,明诚心里急。

 
 
 


 
 
 

也不知是哪里听来的,说是熏醋能去味,明楼看着明诚火急火燎跑去附近的超市,拎了一瓶黑黢黢的香醋回来,新来的招待生笑话他,人家熏都是拿白醋,你怎么买了瓶香醋。

 
 
 


 
 
 

明诚一拍脑袋,死马当活马医吧。

 
 
 


 
 
 

水壶放在地上,天气逐渐凉了,水壶里热气往外翻滚着,明楼沉着脸,在一片醋味的烟雾缭绕中看着明诚和招待生嬉笑忙碌。

 
 
 


 
 
 

别说,味道还真少了不少。

 
 
 


 
 
 

临近冬至,明镜叫他们都回家,明台没事儿早早跑回了家,等明楼回到家的时候,天都渐黑了,挨饿等大哥回来才能开饭的小兔崽子冲到玄关处,又箭一样地弹了回来,明台捏着鼻子,满脸嫌弃。

 
 
 


 
 
 

大哥你身上怎么这么酸啊。

 
 
 


 
 
 

十四.

 
 
 


 
 
 

黎叔在酒馆外面的木头椅子上沏一壶茶,他生的儒雅,眉目间依稀间能看出年轻时的俊朗样子,只是远看着与这样的情景十分不搭,可又有说不出的协调,包括黎叔身上的对襟唐装和紫砂小壶。

 
 
 


 
 
 

他对面端坐着的明楼,也是这般。称得上是寒冷的天气里,西装革领,面前一杯热牛奶,脚边一只猫,唔,和沾了一裤腿的毛。

 
 
 


 
 
 

换季了嘛,大花懒洋洋蹭着明楼的裤腿,没办法。

 
 
 


 
 
 

屋外的小坐正对着一扇窗,小窗又正对着明诚歪成九十度的脑袋。吧台里的招待生手里动作不停,心里腹诽也不停:大小老板都长得都挺好看的,可外面大老板的表情太凝重,里面小老板的表情太傻气,感觉自己离失业不远了。那就安安静静回家当个写手吧,讲什么呢?就说说酒馆撸猫小老板暗恋热牛奶先生的故事吧。朱徽茵眨眨眼睛,瞬间精神振奋。

 
 
 


 
 
 

十五.

 
 
 

明诚唱歌好听,明楼坐在台下,表情称得上是陶醉。

 
 
 


 
 
 

今天是冬至,本应是团团圆圆一家人,可这城市里住的是候鸟,可以违背了天生的归程,所以揪心的难过像是惩罚,总在本该欢乐的日子里涌起。酒馆里的很多,比往日里都多,挤在一起才能相互取暖。

 
 
 


 
 
 

小酒馆重修后,地方更大了,明诚叫人支了两口锅,一锅黑芝麻汤圆,一锅白菜猪肉馅饺子,管够管饱。

 
 
 


 
 
 

小老板难得登台,也不怯场,大大方方唱了两首情歌,眼神不遮掩,径直往明楼心里去了。

 
 
 


 
 
 

十六.

 
 
 


 
 
 

小酒馆十二点打烊,雷打不动的规矩。

 
 
 


 
 
 

小老板心情好,喝了点小酒,招呼着给员工放假,明天再来收拾。

 
 
 


 
 
 

等人走光了,明诚一个人靠在沙发靠背上,面色酡红。明楼默声上前,覆在明诚的眼睛上,感觉一片冰凉的湿意。

 
 
 


 
 
 

知道为什么我要在今天留这么多人吗?

 
 
 


 
 
 

在明楼几乎以为明诚已经睡着的时刻,明诚又睁开了眼睛,因为我们都是没有家的人。他揉搓一把自己的脸,明楼沉默着起身,明诚扯扯他的衣角,先别走,我有个礼物要送给你。

 
 
 


 
 
 

他迷迷瞪瞪跑到舞台边上,从黑暗的角落里抱出个什么东西,打开黑色的外罩,里面是一台手风琴。

 
 
 


 
 
 

十七.

 
 
 

琴声哀婉,这是独属于手风琴的气质。

 
 
 


 
 
 

明楼看着台上抱着手风琴的明诚,恍恍惚隔着岁月瞧见了另一年轻人,坐在篝火旁,穿着厚重的军大衣,分明又是同一张脸,同一台琴,同样的爱意。

 
 
 


 
 
 

山楂树的曲调真是忧伤。

 
 
 


 
 
 

十八.

 
 
 

明诚先生,你愿意让我成为你的家人吗?

 
 
 


 
 
 

十九.

 
 
 

黎叔说的没错,拉着手风琴跟人告白一定会成功的。

 
 
 


 
 
 

胡说,你明明没说。

 
 
 


 
 
 

那你听见了没有。

 
 
 


 
 
 

听见了。

 
 
 


 
 
 

二十.

 
 
 

明楼在小酒馆门外踌躇着,犹豫半晌还是进去了。明诚无奈,胃病又犯了是不是,正说着就从吧台里端出一只花沿儿大海碗来,里面盛着冒热气的热牛奶。

 
 
 


 
 
 

朱徽茵抱着大花:也不知道撸猫酒馆小老板和热牛奶先生遇上的时候,到底哪一个更傻气一点。

 
 
 


 
 
 

大花懒洋洋打了个哈欠,像是回答。

 
 
 


 
 
 


 
 
 


评论

热度(366)

  1. 尘珂珂继晷 转载了此音乐
  2.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继晷 转载了此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