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泊湾番外

继晷:

这是他们的故事,又不是他们的故事。




独立的正文








公司本部在一处好地界,隔街就是商圈,寸土寸金的。明诚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楼下的人黑点似的移动。楼层数太高,平地就起了隔阂。


 


蚂蚁。


 


身边的Ruby突然叹了一口气。她伸出一根手指抵在玻璃上,指肚泛着白,力度很大,可她神色平淡,看向明诚的眼神里还带着平和的笑。Ruby留下这两个字就转身坐回沙发里,继续等明楼开完会回来。明诚收回困惑的眼神,目光停在窗玻璃上的手指印,很清晰的轮廓,纹理里站着许多的黑点,兜兜转转,困在丁点儿大的不完整里。


 


有什么区别吗?明诚低头看着。他感觉有湿气从手心里冒出,姑娘身上的伤感太强,时时刻刻将他笼在里面。Ruby是来告别的,合约到期,她也要走了。明诚读过她的文字,纪实一样的记录着身边的人和物,大大咧咧肆意的笑声能穿过文字透出来。她有很多的朋友,三时两刻就会在她的故事里跑个龙套,其中就有明诚和明楼。Ruby的好友里,明诚记得其中一个,叫老A,就是扑克牌里的老A。


 


老A总笑话自己,握着不算差的好牌,却叫自己打成了一副烂牌。他事业小成,朋友很多,喜欢男人。文字会暴露一个人,字里行间的,明诚能看出Ruby的空欢喜。在一个小局上,有隔桌的美女来搭讪,老A歉意地捂着胸口:sorry啊美女,我有男朋友啦。Ruby和周围的人一起起哄,半个场都是他们的喧嚷,老A的脸喝得很红。Ruby就是在在那之后和老A熟络起来的。两个人都是疯,搭伴儿跑完了半个北欧。和一个gay一起出门多安全啊,她在文章的角落里写着。Ruby写人很活现,可再活现也抵不过一张黑白的照片。


 


老A在看完一场日出后永远地睡着了。


 


他拍下了一张照片留给Ruby。


 


玫瑰色的朝霞。


 


多好啊。和老A的聊天记录上的最后三个字。


 


Ruby用了几个月去钻研这三个字眼。无数的可能,她做着最简单的排列组合,可始终解不出一个答案。


 


老A生前的咨询师在办公桌的灰尘里找到一张字条和一把钥匙,大概是老A最后一次来的时候留下,上面说把钥匙交给Ruby。心理咨询室有一间房,里面是高高的柜格,用来寄存访客们的物品和资料。Ruby走进这间房时感到深深的窒息,这里藏着太多人的秘密,压迫着她流泪。


 


Ruby约明诚出来喝酒,她说着醉话:喜欢男人有错吗?为什么这个世界要逼着他?


明诚沉默着拿开她的酒杯,这个问题他无法作答。他爱明楼,明楼爱他,顺坦无畏,因为两个人都有勇气,从来没有人有错。


 


抑郁症消磨了老A 最后的一点勇气。他有一个愿望清单,密密麻麻,已经完成了大半。清单的开头写着几个字:好好活着。Ruby把清单的照片拍给明诚看了,她说她要去把剩下的愿望替老A完成。恰好合约到期,她正式向明楼提出辞呈。明楼坐在对面的沙发,攥着明诚的手,沉默一会儿对Ruby说:走吧,好好活着。


 


 


 


 


再次见到Ruby是在一个阳光刺眼的下午。Ruby身上带着光带着笑又回来了。


 


她跳上明诚的背:我胡汉三又回来了。明诚抓住她的手臂,上下打量她,Ruby是真的回来了。她挤着眼睛对明楼说:老板,我想搞个大事情。明楼敲桌子:先把你的稿交上来再说。明诚没有问她老A的愿望有没有都完成了,Ruby开始忙碌,她对明诚说:我感觉好累,但还是一想到他,我还是要坚持。她的朋友圈里出现最多的是一所福利院,名字很稚气,叫小星星。有一个周末,Ruby带着明楼和明诚来到这里。院里义工都熟络地和她打着招呼,大厅里有几张方桌,孩子们在院子里玩闹着,只有一个小男孩认认真真伏在桌上,明诚注意到他空荡荡的右手袖管被塞进了口袋,在桌角上扯出一个角度。另一只左手拿着画笔在纸上认真涂抹。他抬头和明楼交换了一个眼神。一旁的Ruby很小声地说着那个小男孩叫星星,右手的残缺是天生的,半岁的时候被遗弃。


 


老A 很喜欢到福利院里做义工,他总觉得自己这辈子也不会有自己的孩子了,所以毫不吝啬把爱给了这些孩子。星星很腼腆,老A很喜欢多很他互动。星星用左手开始画画也是老A发现的,他对星星说以后要收藏他的画,一定要加油啊。


 


买一套新画具送给星星,带他去一次艺术展。这是老A愿望清单上的一条,当Ruby摸着线索找到这里的时候,星星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幅画,问他那个高个子的大哥哥去哪了,他还有一幅画要送给他。


 


星星有一本老A 送给他的《小王子》,这对星星有了启蒙般的作用。


 


孤零零的星球上,坐着老A一个人,神情沮丧,金黄色的星球表面上有一朵开败的玫瑰。可在不远的黑暗里,有一个努力散着光芒的小星星陪他身后。


 


孤零零的大厅里,Ruby抱着星星失声痛哭。


 


Ruby红着眼睛对明楼和明诚说:老A 的愿望清单上面最大的不就是“好好活着”四个字吗。他个混蛋啊。


 


Ruby在哭又在笑。


 


公司通过了Ruby有声童话的企划。


 


企划的名称叫“星星”,是一部送给所有人的童话。


 


在第一期里,Ruby对着话筒说:我有一个朋友,他有两个最大愿望,一个是好好活着,一个是在玫瑰色的朝霞里死去。他说自己这么纠结,连死都拖沓。可他终于完成了其中一个愿望,那个早上,他给我发了一张图,是玫瑰色的朝霞,发了三个字,是“多好啊”。愿望实现了,多好啊。Ruby捏着酸涩的鼻子继续说: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他剩下的愿望,我一定要帮他实现。


 


Ruby朋友很多,“星星”童话里有越来越多的声音,讲述着自己的别人的故事。


 


明诚戴上了耳机,看一眼玻璃窗外的明楼,对着话筒低声说道:我有一个爱人……


 


 


“星星”最后一期播出后,明诚陪着Ruby彻夜未眠,日出时候,Ruby看着玫瑰色的朝霞说:多好啊。


 


 


多好啊。


 


 


 


今天公司门口有点热闹。巨大的彩虹色横板摆放着,穿着白色T恤的志愿者胸前印着彩虹色旗帜,手里拿着宣传卡,对来往的人说着什么。不断有人在志愿者的引导下走到横板前签下自己的名字。今天一大早,明诚就被Ruby拖来忙着,这个时间点卡着上班的点,正是人多的时候。


 


明诚瞧见人群中一个熟悉的笑容。他错开忙碌的人群,挤到这人面前,他把宣传卡举到胸前:先生,今天是517世界不再恐同日,您能在我们的宣传横板上留下您的名字,表示您的支持吗?


 


明楼笑着接过签字笔:好啊。


 


明诚拉着他的手腕走到板前,看着明楼签下自己的名字。把笔交还给明诚的时候,明楼问道:没有什么奖励吗?


 


明诚瞪大了眼睛,惊讶看着他。


 


明楼笑,抚着明诚的后颈朝向自己。


 


 


周围传来欢呼与掌声。


 


 


他们站在耀眼的彩虹色前接吻。


 


 


 


多好啊。


 


 






这是他们的故事,又不是他们的故事。




只是一个故事而已,没有任何根据性,所以不打tag了。能看到的,还是很感谢。




之前收到一位姑娘的长评,一直想写点什么送给姑娘,一不小心就写成了这样,如果姑娘能够看到,希望你不要介意。




今天是不再恐同日。




希望每个人都能去完成自己“多好啊”的愿望,在玫瑰色的朝霞里继续走下去。

评论

热度(137)

  1. 尘珂珂继晷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继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