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谭宗明X赵启平]投资风险 03

一根棉签:

赵启平换了新手机新号码,第一件事自然是调出云储存的通讯簿,发短信向亲朋好友广而告之。一时间短信提示纷飞,大多数都是“收到”、“好的”、“为你丢手机一事感到遗憾”之类的回复,赵启平翻了两条就懒得再看,随手将手机塞回抽屉里,专心准备起待会要进行的手术。结果在手术室里一站就是四五个小时,等他终于能汗淋漓地出来、再次拿起新手机时,短信箱都要挤爆了。


赵医生的人缘如何,由此可见一斑。但这么多短信铺天盖地飞来,当事人却没有什么兴致。赵启平飞快地划着手机屏幕匆匆扫着,这些短信的来源可大致分为家人,亲戚,同学——他的同学尤其多,作为一路读到博士的高材生,十几年累积起来的同学数量惊人——以及同事,几个特殊病人,朋友……


等等。


他飞快划动的手指忽然停了下来,又往回滑了一点。他重新确认了一次,没看错,是谭宗明的名字。


赵启平有些惊讶,顺手点开了那条短信。里面的内容其实也很简单,就是表示知道了,号码已存,又附了一句当日赵启平自己说过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短信内容也算稀松平常,属于朋友慰问范畴,可是谭宗明会专门回这种信息?赵启平心里嘀咕,不知不觉中皱起眉来。他按出回复框,斟酌着开始打字。新手机的键盘毕竟和旧手机的有所区别,他一时三刻不太适应,老蹦错字,赵启平艰难地打完,按了发送,立即回到短信箱的页面一口气全选了已读,再也不看一眼。毕竟刚刚做完一台四五个小时的手术,他实在太疲惫了,唯一的念头就是赶紧填饱肚子回家洗个热水澡,然后舒舒服服地将那篇看到一半的文献看完,最后一觉睡到天亮。


谭宗明的手机因收到短信而震动了一下时他还在和朋友吃饭,外面已是华灯璀璨,车灯穿梭成无数条流动的河,不远处的江面跃动着幢幢光彩。这家餐厅氛围极好,地毯厚得好像能把刀叉声都吸进去,只留下一缕似有若无的悠扬乐音,而谭宗明便是在这么好的气氛下看到了赵启平给他回的短信,“但见新机笑,那闻旧机哭,然而新手机的确更好,只能由得旧机哭了。塞翁多谢谭总不拉黑名单之恩。”


坐在对面的朋友看谭宗明拿起手机看着看着忽然就笑起来,不由好奇:“谁的短信?”


“新认识的一个朋友。”谭宗明将手机放下。


朋友还以为对方是行业圈子里的,又多问了几句,谭宗明但笑不答,最后才正色回应说不是圈里人,莫要多问——这种态度放在谭宗明身上真是奇也怪哉,朋友哈哈大笑,本想揶揄一下,但谭宗明态度严肃,恐怕还真不是一般朋友,于是就察言观色地换了话题。


待晚餐结束后,谭宗明又将那条短信翻出来看了一遍。太有趣了,怎么会有人写条短信都能写得这么有趣。他发短信本来只是想试探一下,但却得到了自己都料想不到的结果。


不过也好,更值得了。


 


这次的短信对彼此来说都像试探,既然试探成功,就会有后续发展。


此后他们逐渐多了短信沟通,不算多,隔几天一个来往,但这些断断续续的短信像一条藕断丝连的线,将他们的生活渐渐串到一起。


谭宗明毫不急躁。他早已经清楚地意识到赵启平完全不是他之前追求的那些美女,如果是那些莺莺燕燕,他身上有她们所求之物,即使他偶尔会心虚,但是只要付出物质,一切尽在掌握。赵启平与她们不同,所以如果他想“势在必得”,那就必须因人而异地换一种更保险更可靠的方法。而目前看来,更可靠的办法大概就是如此,只要保持现状循序渐进,谭宗明有把握最后自己能成功地将其发展成“水到渠成”。


这天谭宗明约了安迪讨论工作的事情,见面时间就已是十一点,内容颇多,谈到十二点还未结束。安迪每天清晨都去跑步,平时自然也恪守健康准时的饮食习惯,于是工作内容暂时告一段落,两人先去公司餐厅吃午餐。吃午餐时的谈天是朋友之间的谈天,不说工作,两人闲谈几句,安迪见谭宗明右腕已经完全恢复,举箸夹菜动作流利,不由想起自己前不久的推荐,问:“你已经认识赵医生了?”


“认识了。我还当你有什么特殊原因,没想到原来你们是串通一气,拉我上船。”


“哪里。这船也是你自己心甘情愿上的。”安迪微笑,“再说,赵医生人也很好,如果你跟他多接触,就会发现其实他很有意思。”


谭宗明神秘笑笑,并不答话;安迪却被这反常反应弄得一愣,踌躇思索了一下,才问道:“你们已经……多接触了?”


“也不算多。”谭宗明对老友据实说,“偶尔几条短信。”


安迪更讶然,她想象不到谭宗明和赵启平两人能聊什么,而且根据她对谭宗明的了解,更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这么做——要知道谭宗明事业做到这一步,就算平时与她收发短信,内容基本都与工作相关,遑论他人。当然,对一些重要客户的客套必不可少,但是赵医生也不是客户……


谭宗明任由她猜,自己慢慢吃饭,等安迪终于推测出一个可能,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的时候,他才放下餐具,耸耸肩,算是默认。


“天……”安迪得到谭宗明的默认,低呼了一声,第一时间问出了她最感兴趣的问题,“那他呢?”


“还行吧……”提起对方态度,谭宗明有些犹豫,“我觉得有机会。”


安迪还想说什么,又默默咽回去。她清楚谭宗明看待人生的态度,但从来不在这方面评价谭宗明什么,一方面是尊重他选择的生活方式,人生在世总要有点消遣;另一方面则是谭宗明从来拎得清,享乐绝不会影响工作。但是现在,她心里忽然有点不安了:赵医生和谭宗明之前那些消遣是不一样的。可是听谭宗明的话,赵医生仿佛也有点意思,如果两个人都有差不多的心思,你情我愿,那她又哪有立场说些什么。


安迪还在沉思,谭宗明又先开了口:“不过安迪,还有一件事情想要拜托你。”


“什么?”她下意识反问,又立刻恍然,“你想探听赵医生的事情?”


“普通资料我当然可以查到。但是你知道我,我虽说过你太低估自己,让你毋需自卑,但有时候我也难免被这个心态困扰。一件事想要达到预想目标,必须做好万全准备,我如今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之前砸钱之类的手段完全不起作用,我得谨慎做好风险应对,降低风险损失。”


“这么说来,你是真心?”


“我从来真心。”


这个答案不算完美,但对安迪来说已经够了。她本就没理由拒绝多年老友的拜托。“我与他见面其实不多,而且大多数见面契机都不是我们主动。”她一边梳理自己思维一边开口,“他是我邻居的前男友。”


这句话说罢瞅一眼谭宗明,很好,对方脸色镇定如常,那她就继续说下去。


“就我的印象来说……赵医生很敬业,心肠好,人放得开,聪明有学识,清高不做作。”


这些谭宗明都有体会,笑道:“褒扬之词溢于言表,你对他评价很高啊。”想想又追问,“放得开具体是什么意思?”


“他初次见面的时候就和我们开过玩笑,说到国内校园开放和香港那个……”


安迪说着说着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赵启平也会有意思,太正常了,王小波式的生活,有趣的性爱,还有那些玩笑,真的没什么值得奇怪的。


谭宗明听了之后先是惊讶,但随即大笑,声音甚至让隔了好几桌的员工都有些诧异地回头看了一眼,见两个老板相对坐着正在聊天,不由揣测起公司是不是最近又会有新的动作。谭宗明此刻的确心花怒放,安迪想到的东西他自然也想到了。他心中有了更大的把握,同时还有些惋惜赵启平没和他说这种玩笑,但来日方长,总有机会。


“那你知道他为何和他女朋友分手么?”谭宗明想起一事,补充问道。


这就不是赵启平一个人的事了,安迪含糊道:“我们四个在玩四十分的时候发生了一点不愉快。我赌瘾上来就没收住,没太顾及他人;我邻居想用手段,他不配合。他们那组本来就输得多,最后又被我用了一点心理战术,于是就……有了一些矛盾。”


谭宗明何等人精,老谋深算程度丝毫不输魏渭,心思转了个来回差不多也明白是怎么回事,却只笑道:“如果我和你打四十分,应该不会输得太惨。”笑中颇有些洋洋自得。安迪知他隐含之意,也不拆穿他,谭宗明说的也是实话,曲筱绡所犯的错误他是决计不会犯的。


两人结束了午餐,乘电梯回办公室,继续谈论起刚刚工作的事。待总算讨论完毕,安迪离开,谭宗明先闭眼小憩了一会儿,下意识又去摸手机。想了想,他对着办公桌上的电脑照了一张照片,又附了几句关于上网看财经新闻的话,按了发送后开始等待。


赵启平的短信大概在十分钟后抵达谭宗明的短信箱,已经算快了,今天中午他应该没有手术。谭宗明刚打开,一大段文字扑面而来。


“【超长时间上网的10大危害】#网络#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视野的宽广,#知识#的丰富,同时对我们的身体#健康#也带来了危害 1、眼疲劳。2、头痛。3、背痛。4、健康焦虑症。5、孟乔森综合症。6、社交网站抑郁症。7、深静脉血栓。8、上肢紊乱症。9、网络泄愤。10、网络成瘾。#心得感悟#”

也不知道是从哪里直接粘贴过来的,微博?谭宗明一笑,这才收敛心神,真正重新投入到工作中。



 


TBC


*【超长时间上网的10大危害】来源是赵医生道具微博~(新浪 @赵启平)


以及原著里赵医生发短信是这样的:“抬头望见杂牌军,心中想念梅纽因。举头望新手,低头思友友。终于现场有一位盛装美女哭出我的心声,怎不令我内牛满面。发张美女照给你,希望我没认错。”已经尽力模仿了T T赵医生实在太有趣了


以及里面安迪说的分手原因是原著里的一段,赵曲和魏安两对一起打四十分(一种牌),安迪算牌算得极好,赌瘾又上来,越打越勇,让赵曲输得很惨。赵医生输牌不痛快,曲做小动作作弊他又不愿意配合,最后还被冤枉做笨贼,这成了他们第一次分手的导火索……

评论

热度(827)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一根棉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