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谭宗明X赵启平]投资风险 07

一根棉签:

第二天谭宗明醒来的时候赵启平正倚在床头按手机。房间里拉着窗帘,光线昏暗,手机屏幕的光映亮他的眉眼和些微凌乱的头发,让他看上去像是在发光。


谭宗明此时还侧躺着,这个姿势撑起来去亲赵启平的眉眼好像有些难度,于是退而求其次,凑过去亲了亲他搁在枕头上的手肘。他以前从未做过这样的举动,可此刻由心而生,或许是因为这个人是赵启平,这样的赵启平让他不由自主。


注意到旁边的人的动静,“醒了?”赵启平分了点注意力给谭宗明,又重新看向手机。谭宗明没有问对方有什么事,赵启平倒一边打字一边说了:“我在和老同学解释我昨晚为什么不辞而别。我本来以为自己说过,直到刚刚看到他询问的短信才发现没说。”


“你的确没说。”谭宗明含笑说,欣赏地看着赵启平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灵活快速地按着,“你拿完外套之后本来想去找你朋友,但我等不了,直接拉你出来了。”


赵启平斜睨一眼罪魁祸首。这一记眼刀没有手术刀的力度,谭宗明安之若素地受了,问,“几点?”


“七点三十七分。”赵启平发完短信,看一眼手机上方的时间回答道,然后重新往枕头里陷。


昨晚如何,不言而喻。全新的体验和快感,无比契合,多余的话实在不用讲,一切的确不言而喻。


“今天你不用值班?”看着赵启平好像要睡回笼觉的样子,谭宗明一边调整自己的姿势让对方窝的更舒服一点,一边再问。


“不用。然而我随时等待召唤。”赵启平挥了挥还握在手里的手机,声音里带着点鼻音,“这就像是一个不定时的炸弹。你最好保佑它不要爆炸。” 


“如果它爆炸了怎么办?”


“先炸你。你是罪魁祸首。”赵启平含糊地说,眼睛一闭,一副又要睡过去的样子。


按照赵启平现在这个状态,如果今天要临时做手术,真的不一定能在手术台上站满五个小时。谭宗明对此自然心照不宣,抿出笑意道:“好,先炸我。”一句话说得又软又轻,像被子里的棉絮。


赵启平是真的想来个回笼觉,然而他醒了之后不易再睡着,加上身上难受,试了五分钟发现徒劳无功之后就放弃了,爬起来去清理。既然他起床,谭宗明也起了——他本来也就是为了赵启平才赖在床上——两人先后去了浴室,最后一起出门。谭宗明还记得他要回公司看安迪整理的资料,于是送完赵启平后前往公司。他现在已经不是“精神正好”,简直是“精神焕发”,放眼望去全是人生得意,虽说他向来不会让私事影响公事,可是如果这是积极正面的“影响”的话,他非常不介意多来一点。


这样精神亢奋的状态持续了一整天,期间谭宗明数次想要联系赵启平,可是这样显得太急躁,他在昨天就已经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急躁,便更加有心控制自己的行动。等到晚上回家吃完晚餐,他在书房里团团转了一会儿,最终没忍住心中那个不断怂恿他的声音,拨了赵启平的电话——当然是要打电话的,发短信怎么够?他等了一天才给自己这么一个机会,不能任由几个字符浪费掉。


忙音响了十余秒,电话就被接起来。谭宗明呼了一口气:“还好还好,你接起来了,我就害怕你的手机关机或者一直忙音,这说明你很有可能在手术室。”


“我的手机今天没有爆炸。恭喜你逃过一劫。”赵启平一本正经地说,电话里除了他的声音之外没有其他嘈杂的背景音,显然不在医院。


“你现在在做什么?”


“在家看书。”赵启平懒洋洋地回答。他早上说的“随时等待召唤”并不是夸大其词,最近下了雪,到医院的人越来越多,他每天忙得昏头转向,像是今天这样不用临时回医院而是能坐到沙发上看会儿书,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奢侈。


“什么书?”


“可以猜猜看。两次机会。”


既然赵启平都这么说了,那应该是他能够猜到的。谭宗明第一个念头就是王小波,这个答案就算不对也能投其所好,可是转念一想,他又觉得这样太明显——岂不是透露了自己和安迪打听过消息?如果透露了这件事,也不知道对方会如何反应。


谭宗明正举棋不定,此时却听到手机里传来赵启平类似自言自语的声音,“算了算了,还是直接告诉你。心理学的。”


谭宗明恍然,的确是一个他可能猜到的答案;又问,“为什么换了主意不让我猜?”


“对你即将说的话太没把握。怕接不下来。”


可是其实他这句话也已经让谭宗明很没把握,明明是彼此彼此,何必如此恶人先告状?谭宗明坐在沙发落地灯暖融融灯光里,无奈道:“……这次算你赢了还不行?”耳边传来赵启平闷笑的声音,低沉又有磁性。声音转化成电信号又转化回来,理应失真了才对,可是他却觉得对方声音清晰,像是就在身边。


这样的感觉让谭宗明又清醒又意乱情迷,连带着昨晚的旖旎场景在脑海中浮现重放,他不自觉道:“赢家有资格朝输家提要求。明天中午我请你吃饭?我的公司离你们医院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


“哦?我已经弄不清楚到底谁是赢家了。”


“当然是你,你来说。”


“明天我有预约好的手术,上午十点开始,估计中午没空。”


“可惜。那晚上?”


“后天也有手术,谢谢。”


那声谢谢说得十分绅士,这次闷笑的人换成了谭宗明。


挂了电话后,赵启平忽然想到他以前在微博发的书评。古人云“天不生仲尼,万古长如夜”,但王小波说,如果真的有大智者发现了生活中的一切乐趣和真理的话,他宁可回到智者之前的年代生活。人为什么会拒绝新奇和有趣呢?就如他当初与曲筱绡分手时说的一样,“有趣”的具体意思只能意会不能言传,而当那些不能言传的东西对方也可意会,就是一种“有趣”了。

这样的来往交锋让他觉得惬意而满足,赵启平拿着手机稍微发了几秒钟的愣,然后才重新拿起刚刚随意搁在旁边的书继续看了下去。



TBC


过个渡……


之前的一些原著出处和bug回头补~下面是这一章的


*关于谭总公司和赵医生医院的距离
《欢乐颂》原文:
1.【老谭,帮我寻找中档小区,面积够住即可,与公司地铁车程不到半小时,小区门禁严格,治安良好。】
2.【安迪一问,原来离最近的医院就是赵医生所在的那家,正好她熟悉路,连忙飞一样地冲出去了。】(此时安迪在欢乐颂)
以及曲筱绡当初在安迪公司扭伤了脚,去的是赵医生所在的医院,距离肯定是挺近的……


*关于“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以及“书评”
《欢乐颂》原文:
1.【安迪这才插嘴:“小曲,不可以诬陷。小关那句的原话是‘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曾经被赵医生在微博引用,但并不是赵医生发明。”】
2.【而赵医生的微博几乎是读书笔记影评和乐评,唯一的私事是点评小猫,比如小猫又有什么文字方面的意外但令人拍案叫绝的解读。】(其实还有圣诞礼物和成功案例和某本日本漫画书好看等等……道具微博里还有医生式冷笑话(。
3.王小波在随笔《思维的乐趣》一文中有:“古人曾说:天不生仲尼,万古长如夜;但我有相反的想法。假设历史上曾有一位大智者,一下发现了一切新奇、一切有趣,发现了终极真理,根绝了一切发现的可能性,我就情愿到该智者以前的年代去生活。”


感谢各位看文点心留言的GN T3T!

评论

热度(872)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一根棉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