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谭宗明X赵启平]投资风险 08

一根棉签:

*原作赵曲剧情相关有,对原作剧情有一定改动
*时间线其实出了bug,然而开始强行拐回了原作的时间线_(:з」∠)_




天气一日比一日冷,医院的病人一天比一天多。赵启平毫无例外地被这种残酷的天气摧残得患上感冒,但是身边的同事也接连倒下,医院人手不足,他因为年轻,不得不坚守岗位硬撑下去。


谭宗明给赵启平打电话,只交流了两句就听出了对方感冒,但是赵启平所在的地方就是医院,看病就是下个楼的事情,如果他说去看了,谭宗明也无法验证到底是真是假。当然,身体是自己的,怎么能马虎对待;不过病看是看了,但好不好转却不是吃了药就能说了算。看了病的赵医生从同事那里拿了药回家,乖乖按时定量吃了两天,结果感冒不见好转,反而加重了。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巨大的工作量加上感冒已经让他忙得头昏眼花,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件事情要解决。


其实早在当初赵启平就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他直截了当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但曲筱绡一直不屈不挠。她因公司业务应酬多,平时又经常出差,所以空闲时间并不多,但是每次逮到机会还是来堵赵启平。比如这次,自打前不久起曲筱绡就开始当赵启平的专职司机,而赵启平想着反正她总将自己的拒绝当成一厢情愿,干脆懒得多说,希望曲筱绡最后自己知难而退,即使代价每天上班都得去抢出租车。


可是这次不一样。他怎么都得结束了。


今天曲筱绡依旧发短信来问赵启平几时手术结束,他回了时间,果然在手术结束后累得步履拖沓地走近停车场时看到了曲筱绡的车。赵启平心中已有计划,当即拿出手机浏览微博看看有没有什么适合用的,正好安迪新发了一条微博,内容还颇符合,于是他一边在心里对安迪和魏兄说抱歉,一边将这条微博拿来借题发挥。


果不其然,此招奏效。赵启平解释了一通“吹笙鼓簧”后,曲筱绡的神色就不对了。曲筱绡喜欢赵启平身上的书卷气,却又最讨厌读书人这样拿文章典故挤兑她,她觉得赵医生看不起她没文化,这个死穴一踩就炸。两人来回几句,曲筱绡有问,赵启平必答,不仅必答,而且摊得清清楚楚,他既然决心在今天结束,那无论如何都得结束。


“我又不是神仙,即使看病都有误诊率,何况是我不擅长的看人。有些人白头如新,有些人却能倾盖如故。”


当曲筱绡再一次问赵启平为什么的时候,赵启平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说到后面鬼使神差就冒出了这句话——这明明是他当时随口对谭宗明说的一个词,却在此时此刻忽然出现在脑海里。曲筱绡只当他又故意讥讽自己的文化水平,气得要命,当即把车违停到路边,搬出安迪来逼问他。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赵启平头痛欲裂,先是否认,但曲筱绡连番质问把他逼到耐心的极限,他下车欲走,结果因刚刚违停又发生了追尾事故。看着曲筱绡在和车主扯皮,赵启平出于道义只能继续奉陪,但越看越烦,等他最后一枚手指一枚手指地掰开曲筱绡抱住他的手时,分明能看到她神色中的屈辱和怒火,可那时他已经无暇他顾,逃也似的钻进路过的出租车离开了。


赵启平坐在出租车里,可谓身心俱疲。他回想刚刚的一幕,心想自己这次真的做绝了,斯文风度都抛开不顾,曲筱绡估计得恨死他。不过这样也好,他承认自己挺喜欢曲筱绡,可曲筱绡虽然很好,但不是自己的茶——说来,他和曲筱绡又谈何感情基础呢?认识得不久,见面也寥寥,曲筱绡如此在意他,难道不是只因为皮相声色……


他心中一凛,种种想法,倏然就沉寂了下去。


 


周末,谭宗明堂而皇之地出现在赵启平所在的医院里。他这次师出有名——来探望那个接受手术费捐赠的女生。然而他的醉翁之意,有人心知肚明,所以当赵启平在病房里进行例行检查时,抬眼看到走进来的人是谭宗明,他并没有露出什么惊讶的表情——意料之外却情理之中,这么好的一个借口,他才不信谭宗明不会利用。


今天陪在女生身边的是父亲,他见到捐款的善人来了,虽然不善言辞,但感激之情也溢于言表,就差没紧攥着谭宗明的手不放;而那个女生事后听父母说了来龙去脉,也是躺在床上含着泪一叠声地道谢。谭宗明这次做足心理准备才来,表现得自然比当时要好得多,可谓游刃有余;还是赵启平听了一阵听不下去,把记录往胳膊下一夹,礼貌地说了一句后先出了病房。


他一出去,没过多久谭宗明也跟出来了,刚好赵启平和一个主任医师打完招呼,等对方走了,谭宗明才不慌不忙地学着刚刚那个主任医师的语气问:“小赵医生,几点下班呀?”


赵启平只当清风拂山岗,面不改色道:“晚上十点。”


“胡说。我问过你们护士,她说你今天没手术,也不用轮班,五点就能走。”


对方知己知彼,赵启平挫败:“……你还真是来得巧。”他前几天都是晚上十点才从医院出来。


“天公作美。”这次面不改色的是谭宗明。


赵启平查完房后还要回办公室处理事情,谭宗明没有跟上去。而在五点的时候,赵启平走到医院的停车场,谭宗明恰好抵达,不差一分一秒。


“好了,该让赢家提要求了。”车子驶出医院后,谭宗明微笑道。


他今天特意开的是当初去接赵启平的那辆保时捷,要不是存这一点点的小心思,他更愿意选择那辆红色法拉利新宠,够拉风。不过赵启平对此好像没什么感觉,谭宗明有一点小小的失望。


“不吃辣的,冰镇的,以及烧烤。”赵启平数。


“感冒怎么样了?”谭宗明闻言,抽空看了一眼身边的人。


这个感冒已经折磨了赵启平一个多星期,前不久还加重,这几日才逐渐好转。“没好彻底,手术太多。我有时候都巴不得自己坐门诊了,有些病人只是扭伤关节之类的小伤,开张检验单就完事了,乐得轻松。”


扭伤关节的人“噢?”了一声:“像我这样的人多吗?”


赵启平转头看他,目光里尽是戏谑:“不算多,但不止你一个。”


谭宗明对他话中意思心知肚明,泰然处之,没纠缠下去:“你今天难得早下班。要不要去放松一下?比如玩玩四十分之类的牌类游戏。”反正迟早会暴露,不如早些,趁气氛正好。


他这句话一出来,赵启平立即明白了。“四十分还是敬谢不敏了。”他瞥谭宗明一眼,啧啧,睚眦必报,商人也。


“那玩什么,台球?羽毛球?”谭宗明见好就收,笑着转了话题问。


“好提议。”赵启平说道,身体却懒洋洋地没动。


谭宗明知道他不感兴趣,于是驱车奔向了自己定好的饭店。他早就想到赵启平感冒可能没好,选择饭店时也已经考虑妥当。两人好好地吃了一次晚饭——其实按谭宗明的想法,应该用约会这个词,是的,这是他们第一次正儿八经的约会——而后嘛,饱暖思淫欲,也没什么好扭捏的,正好赵启平住处离饭店不远,于是他们连以往“送你回家”这样的借口都不用,直接回赵启平住处去了。


这对谭宗明来说颇为新奇,他平时交女伴多半是带回家的,很少有去对方家的经历,而赵启平包罗万象的书柜让他大开眼界,他连赞叠叹的,好像不把赵启平的脸皮夸红就誓不罢休一样——然而他的确也达到了目的,顺理成章的,战场从书柜前转移到了床上。


 


周一晚上赵启平看到安迪的微博,知道曲筱绡找到了新男朋友。他第一反应是大松了口气,从此不用提心吊胆害怕曲筱绡堵他了;但随即又感到有些失落,毕竟之前曲筱绡如此坚持,没想到一个相亲就……嗯,他也觉得自己这样的想法不太对,可毕竟也是人之常情。


但是这些又什么好纠结的呢?本来在一起也就是玩玩,当然好聚好散。古有云“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既然他能果断提出分手,断然也没理由要求别人一直念念不忘。

但是心中还是有些纠结。纠结来自何方?他从几天前心里就有个隐秘的疙瘩,从那次拒绝曲筱绡后开始。到底是什么呢?他不愿意发现自己纠结的根源,可是它如此明显,他早该想到了。



TBC


*这段赵曲和原作内容差不多,太多我就不贴了,当然赵医生拿安迪微博借题发挥之类的心理活动是我编的QAQ
标星号的原话是“我又不是神仙,即使看病都有误诊率,何况是我不擅长的看人。你很好,但不是我那杯茶。”后面的倾盖如故之类的是我加的QAQ

*红色法拉利
《欢乐颂》原文:【“但谭总新宠据说是一辆红色法拉利,我还没见过真身。你在哪里看到?”】


*谭赵对话里散碎的梗
扭关节:赵曲认识契机
四十分:赵曲第一次分手导火索
台球和羽毛球:~~~

*看安迪微博知道小曲找到新男友
《欢乐颂》原文:【安迪吃饭时候上传了一条微博,“小曲动员22楼全体的脑力和体力,终于相亲得一帅哥,天下太平。是记。”】
(然后赵医生秒打电话…嘤)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其实这本来是安迪在赵医生打电话问曲筱绡是不是真的找了新男友后说的话;但是放在这篇文里,第一赵医生不会打电话,第二安迪知道谭赵之后估计就不会这么说……所以就假装是赵医生自己想到的吧~
补充,其实原作里的赵曲我没有意见,只是觉得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其实有很多阴差阳错的契机,例如第一次分手的时候我真的觉得赵医生的话说得很绝,从心理描写来看也的确想断,万万没想到他最后会主动打回电话,我个人觉得更有可能的是出自对“苟日新”的不甘心……哎~如果他当时没打电话,或者说遇到谭总(……)一切可能就会不一样吧

最后是关于时间线的问题,为了一些梗和情节(以及更容易误解原著(不。)的原因强行切回原作的时间线了,前面做了些修改,比如谭总出差时间变成一周之类的……但是因为谭总手腕扭伤居然要一个月左右才能好!所以大概还是有点错位QAQ大家意会就好……

评论

热度(744)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一根棉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