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谭宗明X赵启平]投资风险 09

一根棉签:

谭宗明这天一大早就在安迪办公室一边喝咖啡一边候着。


安迪一进门看到谭宗明还有点吃惊。谭宗明的房子在郊外,路途之远安迪早有见识,虽然说谭宗明平时上班不会迟到,但是比她还早到的情况极少,而此刻眼见对方连咖啡都喝上了,看来还不是一般的早到。


她自然没想到这次谭宗明非从自己房子来,而是从赵启平住处来,吃惊一下就过去了,直接问他有什么事不能打电话而需要当面交代。谭宗明先将请帖追悼会之类的事情和安迪说了,又旁敲侧击地关心了一下安迪的情绪和感情问题,最后再把大家向他求情不要把中餐整成餐会的事情说了,得到安迪意料之中的回答,他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安迪的办公室。


这一天仍如往常一样平静,但是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刘斯萌跳楼的消息就传过来了。


投资公司员工凌晨三点跳楼自杀,保存完好的工作现场中电脑页面正是上司发的训斥电邮,而且死者家境困难,全家的生活重担都压在他一个人身上——足够博眼球,足够话题性,正是许多报纸最喜欢的新闻类型。谭宗明一大清早得到消息就忙着处理这件事情,还特意让助理给安迪的助理打电话告知一声。他们之前合作时就有过商量,这种纠纷安迪不擅长也不愿做,全盘交由他来处理,但谭宗明想想还是不放心,趁着办公室被记者包围回不去了,就拐到了安迪的办公室。


安迪自然十分理智,但就是因为这样的理智谭宗明才不放心,有时所谓的“人情”是能够凌驾于“道理”之上的,安迪总觉得身正不怕影子斜,可是决定影子斜不斜的因素除了身正与否之外还有光的角度,人心难测,人言可畏,安迪不在意,但总有人要在意。


两人交谈了一阵,谭宗明心知劝不回来,便转了话题;但没聊几句助理的电话就进来了,说筛选下来的记者在等待谭宗明采访。安迪闻言,主动把采访的任务揽下来,谭宗明虽然不放心,但安迪的理由充分,有些媒体的面子又不得不给,他只能将采访交给安迪,起身离开。


虽说他们两人都清楚责任不在安迪身上,也不在公司身上,但是遇上这种事他们当然是吃亏一方。之后谭宗明给安迪派了保镖,又同意了安迪不去酒会的要求,但这场风波什么时候才过去,说实话他也并无把握。下班后,谭宗明一边心事重重地想着这些事情,一边驱车前往赵启平处。


或许是因为前段时间医院分担给赵启平的工作太多,这段时间赵启平难得比较清闲,谭宗明回来的时候他正在悠闲地看一篇英文文献,琢磨着一个示例图解。听谭宗明将今天前因后果一讲,赵启平神情慢慢严肃起来,“那我给安迪打个电话。”


谭宗明点点头,开始煮他的意式浓缩咖啡。他前几天就将自己的宝贝高压咖啡机偷渡到赵启平家了,这偷渡物体积如此庞大,还要占用一个插头,偷渡之举自然是失败了;赵启平一开始还挑着眉看着他想听听他如何解释,但谭宗明坦白道自己有咖啡瘾,而且是非同一般的咖啡瘾,一定要喝意式的浓缩咖啡才行,于是偷渡者最终得以放行。


手机里的忙音持续了一阵子安迪才将电话接起来,赵启平直接道:“看到网络上的传闻了。好吗?”


看到网络上的传闻?谭宗明端着咖啡杯,转头似笑非笑地看他。赵启平正侧坐在电脑椅上,一手握着手机,对上谭宗明的目光,冲他心照不宣地一笑。


安迪不知说了什么,赵启平哈哈笑出声来,“拥有丰富经验的医生建议你,龟缩几天,做几天孙子,事情很快过去。”


这也正是谭宗明早上和安迪表达的意思,他提议安迪这段时间什么都别说,不给一条争论,他们的新闻无法做下去,这事很快就会被其他社会热点掩盖。不过正因为他就这么劝过安迪,所以也知道安迪的答案,劝解只是劝解,并不能真正改变她的想法。而那边赵启平还在和安迪用反证的方法推论“丧尽天良”说法的不可能,说到最后安慰道,“放松点儿,如果需要,我给你介绍心理医生。我也看过几本心理学的书,现在便可咨询。”


谭宗明手一抖,咖啡都差点从杯中洒出去。赵启平语气冷静专业,如果通过手机听他的声音,肯定觉得他在十分认真可靠地提建议,但是他脸上微扬的嘴角明晃晃地刺激着眼前的人。等赵启平挂了电话,谭宗明端着咖啡过来,“安迪怎么样?”


“情绪稳定。”


“心理学学得不错,嗯?”


“是不错。我可是下了苦功的。”


赵启平仰着脸看对方,眼角闪烁着笑意。


这样的角度简直美好。谭宗明勉强控制住心猿意马,道:“熬过这两天就好。她提出过元旦度假的意愿,我已经让助理帮她查询了合适的地方,普吉岛悦榕庄,后天出发——希望她回来的时候这些事情都已经结束了。”好了,接下来才是他期待的正题,“那你元旦有什么安排吗?”


赵启平愣住。他愣的时间似乎有点过长了,连眼角的笑意都凝滞起来,才像回过神一般,慢慢地回复道:“唔……元旦是老百姓的法定假期,医院一定会有很多病人。”


他这么一说,谭宗明立即懂了,忍不住感到非常遗憾;可是赵启平这个理由无懈可击,医生忙起来有多忙,他也是亲眼见识过的。


谭宗明的沉默和失望太明显,赵启平忽然觉得有些遭受良心的谴责,于是补充道:“不过元旦轮完班后应该会休假,那时就不知道谭总有没有空了。”


他故意挑了谭总这个称谓,但谭宗明听到他在元旦后有假就已经满意,恢复了精神,对此浑不在意,郑重承诺:“即使加班,也保证那时有空。”

谭宗明这般诚恳,让赵启平一时语塞。谭宗明见赵启平如此神色,知道自己又小胜一筹,当即窃喜着转了话题,讨论起今晚吃什么去了。



TBC


这更虽然短,但是我写的时候都在颤抖……真的是实力误解原作啊!!我,我都要相信他们是真的在一起了!时间线真的能对上啊啊啊!!(青蛙甩头.gif)

关于文中*的解释:
1.老谭在安迪办公室候着的一段以及员工跳楼一段以及赵医生打电话一段都是原作情节;
2.“看到网络上的传闻了。好吗?”这句以及接下来赵医生通话中所有对话都是原作原话(所有!包括心理学);
3.“这段时间什么都别说,不给一条争论,他们的新闻无法做下去,这事很快就会被其他社会热点掩盖”是谭总在上午劝安迪的原作原话。(谭赵的想法简直一毛一样……话都差不多一样!)

心理学那个梗我也是猛然发现居然可以和原文接上,简直了……(幸福躺倒
以及!对!木错!我认罪!他们打电话的时候互视一笑!我满脑子是楼诚那个画面QAQ

评论

热度(747)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一根棉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