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谭宗明X赵启平]投资风险 13

一根棉签:

年关渐近,过年的喜庆气氛逐渐弥漫开来,赵启平也终于在这一片热闹中感悟到自己在家闷头看书的低碳生活与世界格格不入。那么要做点什么入世呢……他拿起手机划拉了一通联系人号码,决定约人打牌。


约人打牌不能随便约,得是聪明人才可以;如果不是聪明人坐一桌打牌,那就太没意思了。可是亲朋好友现在大多不在上海,赵启平仔细思索,自己这段日子结交的聪明牌搭子也就只有魏渭和安迪。魏渭和安迪两人分手的消息他是知道的——元旦之前他还受魏渭之托邀请安迪吃小年夜饭兼打牌,虽然很可惜,失败了——不过交友一事本来就是独立的人与独立的人之间的往来,他们都是这样的一类人,当初他虽然是通过曲筱绡认识安迪,但是和曲筱绡分手之后不也和安迪正常来往?


于是拨打号码前去相约。赵启平第一选择是魏渭,然而遭到婉拒,他便转而致电安迪,询问对方有没有空。安迪回想一下自己的安排后应了下来,同时礼节性地提醒了一下她有了新男朋友,如果要打牌的话会介绍他们认识。安迪的新男朋友?赵启平有点意外,然而坦然表示没问题,顺便又多说了一句,“我现在孤家寡人,同事没空同学未归,你要是认识什么聪明的牌友,尽管带上。”


安迪本想拒绝,她回国后交的朋友不多,最熟悉的就是欢乐颂22楼往来的邻居们,可是她们在赵启平眼里大概都不算聪明的牌友;然而转念一想倒并非没有人选,就应了下来。


为了这件事,安迪下午专程拐了一趟谭宗明办公室。谭宗明正在看报告,头也没抬:“要拿什么自己拿。”


“只是说一声,我今天下午完成工作就走,晚上约人打牌。”安迪说。


“这么惬意。”谭宗明随口说,“可怜你老板我还要留在办公室看报告。”


安迪却没走,弯起指节扣了扣谭宗明的桌面吸引他注意。“我们三缺一,对方拜托我找一个聪明的牌友。”


“那他一定和你不熟,不了解你在国内贫瘠的交友圈。”


这样的调侃也只有与她十年交情的谭宗明能够说出来,可是那句话关键明明不在这里。安迪无奈,见谭宗明毫无反应,只得亮出底牌:“你上次不是说如果你和我打四十分,应该不会输得太惨么?”


谭宗明一怔,随即眼睛都亮起来了。


他不假思索:“我去。”


这句话脱口而出后,谭宗明才反应过来,开始犹豫。可是这样的犹豫完全不是后悔,他犹豫起很多东西,唯独没有把脱口而出的话再收回来的意思。


安迪用一种“我就知道”的眼神看着他:“那报告呢?”


“总有时间。”谭宗明说,短暂的犹豫之后,他已经重新冷静下来了,神情转换,唯独眼神里光芒不灭,“时间虽宝贵,机会更难有。”


“老谭,你欠我一份人情。”


“我平时听到这话就发慌,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会因此感到开心。”


安迪忍不住揉揉自己胳膊起的鸡皮疙瘩:“可怕,你这些话还是留到晚上再说。”说罢头也不回地走了,留谭宗明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开始傻乐。


 


晚上欢乐颂2201室前,赵启平准时按响了门铃。他有那么一点紧张,毕竟曲筱绡也住在这一层楼,要是一不小心和她撞见就糟糕了。因此2201门一开,赵启平就迅速地闪了进去——闪了进去才看清来开门的人的脸,不由一愣。


然而他立即就调整好了表情。“谭总。”


谭宗明有备而来,表情自然也滴水不漏:“赵医生。”


赵启平笑了一下,抬腿朝客厅走,短短几步中心念电转:谭宗明本来就是安迪介绍给他发展富贵施主的,他们自然认识,而且很熟;而正是因为这是由安迪介绍,所以安迪肯定知道他们两个认识。所以在安迪看来,这样的邀请是合情合理的,安迪不知道他们之间——


不对,赵启平看着谭宗明如此镇定的表情,心里有点抓狂。不管安迪知不知道,反正谭宗明肯定有搞鬼。


既来之,则安之,不然还能怎么样呢?他顾忌很多,总不可能现在一走了之。四人在客厅落座,赵启平先和安迪新男朋友包奕凡互相认识了一下,然后直奔主题开始打牌——四十分要结对竞赛,安迪和包奕凡组队,那么剩下的谭宗明和赵启平自然不得不搭到一块。


安迪和包奕凡都是聪明人,安迪精准的头脑和强大的赌瘾自不用说,包奕凡富家子弟,哪怕不是从小摸牌摸大的,也对牌类熟悉入骨。赵启平对这个组合倒一点都不畏惧,他既然敢倡导凑一桌聪明人玩牌,那么自己肯定得是一个更聪明的人,只是他一开始面对这对“神一般的对手”时,当初输得落花流水的不堪回忆又冒了上来,实在心有余悸。不过没过多久,赵启平就发现自己对“猪队友”的担心纯属多余——谭宗明是一个多精明世故的人,圆滑和老谋深算全藏在牌里,他能精准地和赵启平相互照应,又能敏锐地发现对方出牌时的漏洞,一开始不动声色,等到最后关头才显山露水,狡猾至极。安迪有一次故技重施,在牌局即将结束时出声猜牌,赵启平对这招有一定的心理阴影,加上手里的牌再次被猜对,不由有点发憷;而谭宗明不为所动,神色平静地抽出牌丢到桌面——他才刚出牌,安迪就无奈地看了包奕凡一眼,紧张观战的赵启平立即醒悟,不得不说,谭宗明这方面比他要强上一些。


双方互有输赢,但每场牌局都精彩绝伦,赢者固然眉飞色舞,输者也是心服口服。赵启平越打越得心应手,浑身舒畅得无法言喻。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默契又舒服,不是去迁就,也谈不上追赶,配合自然得甚至不用去想。偶尔出牌之前他会抬头看谭宗明,而那时谭宗明也正好看他,两人眼神相遇,好像以前从未发生过什么,好像从不需要发生什么。


如此尽兴,四人一不小心就没注意时间,等看到了墙上闹钟才发现已经深夜。最后一局恰巧是谭赵两人赢,看时间也实在不适合继续下去,两人起身准备告辞,安迪将牌洗好重新装进盒子里,一边随口问:“你们开车来的?”


“我开了车。”


赵启平话音刚落,谭宗明立即道:“我没车。”


他此话一出,在场三双眼睛全落在他身上。在这样灼热的注视下谭宗明依旧面不改色,继续说了下去:“我今天开来那部车是给安迪换的新车——唉,升米恩,斗米仇,得友如此,我也没有办法。”说完直接将车钥匙朝安迪那边丢了过去。


安迪在空中捞住车钥匙,笑得倒在沙发上;包奕凡笑眯眯地在旁边看热闹;赵启平不可思议地看着谭宗明,似乎无法想象竟然会有这样的人,偏偏这样的人还异常坦然无惧的样子看着他,让他实在无言以对。要是赵启平有谭宗明此时十分之一的勇气的话,未尝不可拒绝;但这还真的是他的死穴——面子,身段,斯文,道义,礼数……这些在他进门的时候就已经束缚住他一次;现在谭宗明这招简直吃准了他,他还有什么办法。


“我的车只是代步用的,怕委屈谭总。”赵启平垂死挣扎。


“我是无车之人,有车即可,哪里说得上委不委屈的。”谭宗明宣判挣扎无用。


谭宗明亲手把自己的车丢了出去,怎么可能再向安迪或包奕凡借车。赵启平心知自己无论再搬出什么借口,谭宗明也会不慌不忙地一一否定掉,干脆放弃努力。两人在安迪和包奕凡表情诡异的注视下出了2201的大门,等电梯的时候赵启平已经完全忘记了对曲筱绡随时随地出现的担忧,然而就算电梯来了也缓解不了什么,更狭小的空间,某些东西只可能愈发厉害地发酵。


进入电梯,电梯门关上。先是有一点失重感,然后平稳缓慢地下坠……最后着陆。安全着陆。


他们走进楼下车库,谭宗明忽然道:“我家挺远的,要不我送你回去,明天把车还你?”


“一定要这么折腾?”这样的话他明早去医院还要打车。


“一定。”


谭宗明语气如此肯定,赵启平站在自己的车前,还真的犹豫起自己到底要钻进驾驶座还是副驾驶座。想到对方就为了这么折腾一次,都不惜将爱车送出去了,如此一掷千金,简直可比拟烽火博一笑,赵启平深吸一口气,转过头来:“谭总,经过今晚,我发现我们在某方面挺有共同语言,坦白来说,我愿意和你保持朋友关系……”


“可是我不愿意。” 


谭宗明声音平缓,像是仅仅在陈述一个事实。


赵启平打好的腹稿一下子全被毙掉,连后面紧跟着的那个“但是”都没有说出来。他这句话后面本来还跟着一个但是——但是他不愿意苟且,不愿只顾眼前,得过且过。他从一杯苦过头的咖啡中酝酿出这句话,最后却没说出来。


不需要说下去,也不需要说完全,两个人都是。赵启平什么也没说,他坐进副驾驶座。 




TBC


让我大哭着感谢涛姐和安迪……(???


关于*的《欢乐颂》原文:
1.“可以凑一桌斗地主吗?好久没玩,总是凑不足一桌聪明人。四十分也行,八十分也行,只要聪明人凑一桌打牌。”(赵曲魏安四人打牌前赵医生原话)
2.果然有人想活捉她。她才刚上车不久,接到赵医生电话,赵医生嘻嘻哈哈地道:“我特意提前下班到你们公司楼下停车场等你一起吃个小年夜饭。给个面子吧。我们几个朋友聚一餐,完了打牌,通宵,我不信打不趴你。”(赵医生帮魏渭约安迪出来玩)
3.“真是升米恩,斗米仇啊。自己找钥匙,恨死,这车运来我自己也才开了两回。我们后院等你。”(谭总给安迪换车)
4.“我愿意跟你保持朋友关系,你很可爱,而且我越来越发觉你的特殊。但我不愿苟且。明白我的意思吗?”(赵医生对曲表达希望复合时说的话……赵医生的字典:朋友关系=复合_(:з」∠)_)

评论

热度(837)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一根棉签 转载了此文字
  2. 雪上空留马行处一根棉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千样木棉@Kyoto
    忒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