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谭宗明X赵启平]投资风险 15[完结]

一根棉签:

谭宗明进行了一项投资。


他在最初的时候就知道这项投资风险很高,他可能得不到预期收益。但他是投资界的传奇神话,受人崇拜的大鳄,最为精明的商人,高风险伴随的高回报让他无比心动,他决定去试,他相信自己最后一定能够全身而退。


可是当事情发展到他发现自己已经面临本金亏损的风险时,他开始心慌意乱。这项风险太高,出乎意料的高,远在他承受范围之外。是不是应该及时放弃?投资机会这么多,同样高回报的投资也不在少数,他何必非要在这一支上吊死。的确是这个道理,于是他准备抽身而退,可这个时候他却发现,他所求的已经不再是所谓的高回报了。


这是他唯一想要的回报。


 


春节像是一股热潮,猛然热闹起来,将大家席卷得头昏脑涨,又猛然沉寂下去,只留给大家还要上班工作的冰冷现实。有些人能被这股热潮多裹一会儿,但有些人不得不醒得更早,比如他们两个。


大年初二赵启平就收到谭宗明短信,说要出差办事,归期不定。连年也不能好好过,商人当得也是不易,赵启平看着短信倒真的有点可怜起对方;结果没可怜多久医院一个电话打过来说高干病房有事要立即过去,他立即收起了对谭宗明那点些微的可怜,转而可怜起自己了。


生活如此艰苦,但是生活还要继续。谭宗明这次去的不是国外,而是北京,他们虽然不能仰望同一片星空,但至少不会相隔昼夜颠倒的无数时区,于交流无碍。谭宗明到北京没多久,就朝赵启平汇报了自己患上感冒的症状;赵启平回复我是骨科医生,这种情况只能建议你多喝板蓝根。谭宗明不屈不挠,晚上还真的传来了一张彩信,内容是一杯泡好的板蓝根;赵启平点开看了之后不动声色,思索一阵,翻出了手机里以前照的一张大瘤子发了过去。


果不其然,谭宗明偃旗息鼓,胜负帐上再添一笔。


如双人舞,随着舞曲乐声进行下去,双方都越来越熟练,越来越自如。能交锋,能调侃,能意味深长,能坦然直率,人有那么多面,一面一面地打磨,一面一面地对照,一面一面地契合,就算不能完全契合,也能彼此包容,如对鉴自照。曾经在对方身上感到的不安就在这样的打磨里慢慢流走,如晨昏交接时朝阳的光芒逐渐滑进地平线,随即豁然开朗,驱散漫漫长夜。


点到即止的游戏玩的太多,对于对方的想法,他们早就有了十足的把握。


但他们依旧平静而耐心。


水到渠成,唯欠一个契机。


 


他们的短信持续了谭宗明整个出差时期,然而却在某天断掉了。赵启平正好白天手术,连手机都没怎么看,然而临近下班时分,他却忽然收到了谭宗明的短信——短信内容很简单,就一个地址。


这个地址多眼熟啊,一眼就能看出这打的是什么主意了……赵启平面上很不屑地撇嘴,然而下班后还是照着短信上的地址赶了过去。今天比较特殊,街边道路都弥漫着与往日不一样的气息,大多酒吧还特意做起主题活动,所以当赵启站在这家酒吧门口的时候,他几乎都疑心是不是自己记错了。所幸,酒吧里面的装饰没有特别变动,赵启平进门没多久,立即在老位置上发现了要找的人。


他坐过去,也是老位置。“谭总?这么巧。”


谭宗明朝他勾起一个笑。一切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


“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下午。“


“谭总经常来这里?”


“不经常。刚下飞机我就赶来了。你呢?”


“被人叫过来的。”


对答到这里,真如背剧本一样。赵启平想了想,后面的话好像还是由自己说,可是实在想不起来了,于是放弃,随口道:“所以谭总一个人在这里喝酒?“


“不是,我等人。”


“人来了吗?”


这次谭宗明不答了,他看着赵启平,眉目舒展,眼睛里蕴着一汪笑意。


“赵医生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我的意思。“


如此良辰佳节,周围气氛正好,喧嚣似远似近,疏离似近似远,清醒的意乱,理智的情迷,刻意的旖旎,自然的暧昧。


“要不要试试?”


谭宗明轻声问。


赵启平看着他,眼睛里像是闪烁着火苗,就像那一晚上。

而这次他微笑说了一声“好”。

 


END


*大瘤子照片:
具体请见赵医生新浪微博 @赵启平 ……(非常不建议去看!)

强行扣题+强行对应哈哈哈_(:з」∠)_……其实写到一半我都忘了自己为什么起了一个这样的题目(……)然而我厚喜欢结尾(脸呢)真爱主义者如我撑到现在都是为了这个结尾T T不然我觉得上一更就已经说明白可以END了_(:з」∠)_


非常感谢大家对这篇文的喜爱,这半个多月过得真的很受宠若惊Q////Q非常非常感谢每位点红心蓝手和留言的GN!!我好几天幸福得连觉都睡不好Q////Q两三点睡结果六点就迷迷糊糊摸手机了……


番外会有的>///<应该有两篇(对称强迫症_(:з」∠)_)更新时间不一定,大概会隔一阵……


o(*////▽////*)q最后我能求评论吗,求评论,求评论~~~(睁着一双睡不好的眼睛渴望地看着大家

评论

热度(1458)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一根棉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