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黄志雄X李熏然]人非草木 02

一根棉签:

02


潜伏的第三天,李熏然终于盼来了案情的进展。中午时分,正是吃完午饭昏昏欲睡的时候,李熏然刚吃了一顿半饱不饱的午饭,正靠在长椅椅背上犯困,此时有些模糊的视线中忽然走入了一个人。


要不怎么说这张长椅的位置好,它不仅仅避风、有树荫,而且还面向着公园的中心地带,任何人在这附近活动李熏然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午后的公园人迹稀少,异常更加明显,那点儿些微的困意烟消云散,李熏然几乎是立刻就清醒了过来,下意识地坐直了身体——动作似乎过大,长椅另一边的人动了一下,然而他现在也没有余裕顾及这些了,他全副心思全都在新出现的那个流浪汉身上。


全都对得上——身高、体型,而且那人身上还穿着案发当天那件破烂的驼色大衣……李熏然又重新弯起腰把自己放回长椅里,微微眯起眼睛像是重新开始打盹,但是双眼内目光清醒而锐利,紧紧跟着嫌犯。他看着嫌犯一路躲躲闪闪地走到了不远处的一张长椅前,和另外一个相熟的流浪汉开始交谈,大概他是在作案后躲藏了两天,直到了今天才敢偷偷出来看看情况。


李熏然装作裹紧大衣,实际上悄悄掏出了对讲机。


“发现目标,请求抓捕。”


很快,允许抓捕的命令就下达了,但是为了防止嫌犯逃脱,他还要等待附近的同伴赶来配合。李熏然悄悄把对讲机重新塞回大衣内层的口袋里,继续观察,而不远处的两人聊着聊着,其中原本坐在长椅上的流浪汉忽然看向了这边。李熏然心中一凛,果然,下一刻嫌犯也随之看向这边,他们的视线撞在一起,一秒也不到的时间,对方突然拔腿就跑。


情况有变,来不及等配合了,嫌犯刚一动,李熏然几乎同时弹起来追了过去,静动之间的切换流畅自然,迅疾得就如瞄准猎物的豹子一般。嫌犯毕竟仅仅是一个流浪汉,生活条件不好,平时也缺乏锻炼,拼短跑自然拼不过李熏然,李熏然很快就追上他,伸手就去擒他手臂。他的手刚一靠近,嫌犯就拼命地甩手想要躲开,结果用力过猛失去了平衡,直接摔倒在地上。冬天人穿得多,即使摔倒了也不会有严重的磕伤,嫌犯这一摔也没摔伤哪里,他刚手脚并用地爬起来想继续逃跑,就被李熏然扑过来重新压倒在地。极度的恐慌往往会让人爆发潜能,也容易让人失去理智,嫌犯趁着李熏然掏手铐的时候猛地一用力,竟然挣开了李熏然,他双眼发红,神情绝望,穷途末路之下竟然从大衣衣兜里掏出了一把水果刀来。


这个时候忽然出现了一只手,迅速地擒住了嫌犯的手腕,有力而准确,掐准了要害用力一扭。嫌犯猝不及防,手腕一痛,手也被迫张开,那把刀直直地从他手心里跌落,哐的一声落在地上,又被来人一脚踹远。嫌犯被缴械,一只手还处于被擒住的状态,李熏然瞅准机会,直接就用手铐铐上那人没被控制住的手腕,又一气呵成地去拷嫌犯被制住的手腕,期间那个人还帮他摁着嫌犯,上手铐的过程顺畅无比。等李熏然把嫌犯双手反剪拷好,抬头看向那人时,他惊讶地发现对方竟然就是分他椅子的人。


一阵嘈杂,配合抓捕的队员已经赶到,旁边也聚集一圈看热闹的人。李熏然将拷好的嫌犯从地上拎起来推给队员,又用手背抹了一把额头,经过刚刚那番追捕,大冬天的他竟然出了一头薄汗。队员推着嫌犯往警车那边走,李熏然本来也想跟过去,但是眼角余光瞥到一个背影,他连忙匆匆和队员交代了两句,然后转身朝那个背影追了上去。


那个人没有走远,而是回到了他原先的位置。李熏然追上他的时候,他正扶着长椅扶手坐下,整个人又重新回到了那种喝醉般空茫沉默的状态,哪怕李熏然已经在他面前站定了、直直地杵着,他也没有任何主动理人的意思。


气氛有些尴尬,李熏然决定先打破沉默。“我还以为你已经醉了。”他说,上午的时候他闲得无聊,一直在数,“你喝了四瓶。”


那人没说话。


“多谢刚刚你帮我。”李熏然又说。


“就当是还你昨天那瓶酒。”那人低声嘟囔了一句,依旧没看他。


可是这远远不是李熏然想要的回答,想就这么把他打发走,未免太小看人。见那人依旧一副不想搭理自己的样子,李熏然不得不放出杀手锏:“刚刚你扭他的手腕逼他松手那招,看上去挺专业的。”


听到这句话,那个人终于有反应了。他放空的神色微微一动,眼睛也总算看向面前的人。但这似乎并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李熏然是一个刑警,他几乎天然对所有蛛丝马迹抱有强烈的探索精神,尤其是他感兴趣的蛛丝马迹。他的眼神里面隐藏着探究和审视,而对方听到这句话终于和他对视,这个反应也同样落在了他的眼里。此时犯罪嫌疑人已经抓捕,这段潜伏也能告一段落,李熏然心情不错,他见对方终于看向自己了,便冲对方一笑:“我还真的得好好谢你,不仅仅是刚刚的帮忙,还有这张椅子,它可是我这三天的容身之所。我叫李熏然,你呢?”


那人沉默了一会儿,看得出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可是现在一个警察站在他的面前,和颜悦色地问他名字,他还有什么别的选择?


“……黄志雄。”


“真名吧?”李熏然下意识嘀咕,但又立刻咳嗽了两声,假装自己没有说过。黄志雄自然也是听到了那句嘀咕,但是没有进行解释。对方着实不配合,要不是李熏然主动,谈话实在是很难继续下去。李熏然踌躇了一下,他想继续询问那个“专业的擒拿”,但询问需要技巧——对方又不是坐在审讯室里的嫌疑人,他不太想用那些方式去询问他,显得自己多么咄咄逼人似的……可是正当他盘算好了准备开口,远处忽然传来了队员叫他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面前的人似乎舒了一口气。


队员又叫了一声副队,催的急,李熏然只能将要问的话咽回肚子里,说:“那我们下次再聊。”


说完,他转身朝警车的位置走去,同时竖起耳朵留心身后的动静,可是身后连个最细微的“嗯”的回应都没有。李熏然走了两步,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黄志雄仍维持着原来的姿势坐在那里,好像完全没有听见。他就像初见一样,依旧那么潦倒、颓废,一点也不像刚刚那个迅疾准确地逼嫌犯缴械的人。可是那个人又是真实存在的……李熏然想,就算黄志雄根本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甚至认为根本不存在所谓的“下次”,可是下次他们的确应该好好聊聊。




TBC

评论

热度(165)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一根棉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