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蔺靖]珍珑 上

一根棉签:

剑三AU,花策,非玩家,OOC,私设有,映射也有,背景为70年代后期


这篇文送给 @惊蛰草 ><!之前说好的,不过拖了好久好久……写的不好,请多见谅Q Q




01


蔺晨第一次见到萧景琰,是在倌塘驿站附近那条索道前。


三股粗绳,并在一起,亘过长长的、天堑般的距离,连接起两座山头,蔺晨站在倌塘驿站这一头,目光就落在这条横亘天堑的索道上。他刚刚受杨十六所托,要在限时内到对面山头采一棵华佗温骨草回来,正暗自犯愁,耳边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响。他抬头朝声源处一看,一个蓝衣铠甲的天策弟子正牵着马朝这边走来。


赤马山的浩气营地离此不远,这个穿着一套铁血丹心的浩气盟弟子大概是巡逻至此。蔺晨看过这一眼后就没太在意,然而萧景琰见对方站在索道前踌躇,直接蹬着马镫翻身上了照夜白,紧接着朝蔺晨伸出手,动作干脆至极,“上来。”


迟疑不过一瞬,蔺晨抓着萧景琰的手一用力,也上了马,就见萧景琰一拉马绳,直接朝那条联通天堑的长索而去。马蹄击地声如鼓,一鼓作气,毫不停顿,眼见就已经冲到悬崖边上,在它踏上那条绳索的第一步时,萧景琰没有眨眼。


稳稳当当,如履平地。


飞扬的马蹄准确无误地踏在那三股粗绳上,照夜白一路不停,几乎让人察觉不到蹄下其实只是三根绳索。山间的风并不霸道,还带着一股被江水浸染的水气,但骏马太快,于是平添了几分割面感。蔺晨坐在萧景琰后面,割面凉风被遮挡了大半,他抬眼看去,只能看见年轻天策挺直的脊背。


好像过了很久,又仿佛仅仅是一眨眼的时间,他们安全抵达了对面的山崖。


刚过绳桥,蔺晨一眼就看到了杨十六所说的那棵华佗温骨草。他小心翼翼地将其摘下,装好,又折返回来。萧景琰依旧不发一语,再次沉默着伸出手,拉了一把蔺晨。


这次蔺晨留心了,这个浩气盟天策的手中有茧,力道坚定,手心温热。这只是稍纵即逝的接触,他握紧手掌,归程中山风再次袭来,刮过他的指节,却始终没吹散里面的温度。


他们通过索道回到原处,蔺晨先下了马,然后直接捧着那株华佗温骨草去照料那个腿部受伤的少年。萧景琰没有即刻就走,他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确定蔺晨已经无需帮忙后,才打算离开。


而他刚要拽缰绳,忙了半天的蔺晨像是背上长了眼睛一般忽然转过身来。


“哎,小军爷,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02


“这是我万花门派弟子的出师任务,破解棋圣王积薪的‘天心残局’。”


站在天子峰门口,蔺晨说。


萧景琰皱眉,“我不会下棋。”


“不会也没关系,到时我教你。“蔺晨笑道,“我之前就来过,可惜李尧师兄却说我一人前来太势单力薄,肯定会输,连棋局也没开给我看,我只好先凑凑人数……”


萧景琰还是觉得不妥:“我还要赶去望北村,你还是找别的伙伴帮你吧。”说着拉了马缰就要往回走。


蔺晨眼疾手快,一把拉住缰绳,“军爷你看看,这周围除了咱俩哪里还有人。我从万花谷来南屏山半个月了,要是再破不了天心棋局回谷复命,那可就超期了。”见萧景琰还在犹豫,有松动的迹象,他又补充道,“实在不行,我来下就好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凑多点人,让我师兄加载棋局……”


对方言辞恳切,最重要的是拉住了他的马缰不让他走,萧景琰无法,只得系好马,随蔺晨进入秘境。天子峰中只有一条路,两人沿着山径走,先经过弈剑峰,又顺着小路走过了会武峰,最终来到了弈棋峰。如蔺晨在路上向他介绍所言一般,这弈棋峰上辟出一块平地,地面横纵交错,分明就是一面巨大的棋盘。蔺晨去和弈棋峰上的万花谷师兄交谈,而萧景琰握着枪站在棋盘边缘踌躇——这类琴棋书画的事情,万花门下熟悉至极,可是和他这个天策府出身的武将没有半点关系。他还在想,他此次出行穿的是铁血丹心,这套衣服适合对抗,但如果是秘境的话,那可能就……


但是这些念头在棋局呈现出来后立即消失了。


——这局天心残局,竟然不是较量对弈技术,也不是别出心裁的武学测试,而是考察了万花最为欠缺的……


但棋局已经呈现,后悔为时已晚,萧景琰提着枪走进棋盘,和棋盘中央的蔺晨并肩站在了一起:“还要试吗?”


这局面明显也出乎蔺晨意料之外,可他依旧毫不犹豫,咬牙道:“试!”


最终他们也没能解开天心残局。虽然两人早在最初就已经预料到这个结局,但萧景琰见蔺晨有些怏怏不乐的样子,还是安慰了几句。他平时不怎么安慰人,这几句安慰的话自然也不会特别动听,但这也是一片好心,蔺晨勉强打起精神来,也应了几句话,两人沿着来时的路走出天子峰,直到走至天子峰门口长长的吊桥处。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如你所言,呆多几天,看看有没有其他弟子也来做出师任务,和他们结伴再闯一次喽。”


萧景琰失笑,摇摇头,牵着马打算离开,蔺晨却伸手拦住了他,然后朝他一笑:“要是我通过了天心残局,到时候告诉你,好不好?”


“……好。”


 


03


萧景琰第一次收到蔺晨的信时,落雁城刚落了一场雨。


雨后初霁,天空如琉璃碧瓦,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雨后的清爽水气。萧景琰展开信纸,都说见字如晤,但万花谷中人的字未免太过好看,好看到他都觉得与蔺晨上次给他留下的狡黠印象不符了。他读完一遍,不自觉地又重头读了一遍。信笺还浸在微微的药香里,萧景琰重新平静心绪,看着流水般潇洒的落款,这一次,心念忽然一动,倒真的后知后觉地生出了几分见字如晤的感觉。


之后他也与蔺晨通过几封书信,用的是蔺晨的信鸽。蔺晨的信鸽本事大得很,无论萧景琰身在何处,都能准确找到他,这无疑比去驿站收信要便捷得多。不过比萧景琰的位置更飘忽的是蔺晨的位置,他好像自打出师之后就周游山水,所处的地方经常变化。在萧景琰打退了几波进犯望北村的恶人时,蔺晨陆陆续续地探明了出现许多异族武士的空雾峰,布满毒气的天工坊,被天竺迦兰僧占领的灵霄峡……而当蔺晨从战宝迦兰出来、在洛阳茶馆歇脚时,他从邻桌那儿听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与其说是他听到的,不如说是专程送到他耳边的。隐元会散布周墨所购置的九宫棋谷中有《九天兵鉴》残页与珍宝的消息,又邀请浩气盟与恶人谷均派人前往争夺。《九天兵鉴》啊……这种所有武林人士趋之若鹜的东西,无论是浩气盟还是恶人谷,都不可能错过。蔺晨忍不住抚上了自己腰间的苍龙,但又很快地将手放了下来。


两人立场不同,他不是浩气盟弟子,当然不能直接在战场上帮助萧景琰。不过,除此之外,他依旧可以做些别的……蔺晨想。棋圣一门弟子称号,为“星弈”。星弈二字,以天地为经纬,以星子为弈,而他素来消息灵通,虽然不能与九天相比,也不身处隐元会内,但是有心想要探听一些事情的话,倒也不难。


只不过……这么做,对也不对?应不应该?


蔺晨从怀中拿出了一张妥帖折好的信纸,这张信纸也是在他从战宝迦兰出来之后才拿到的,并没有在他怀中呆上很久。萧景琰写信从不讲究,那些玉版纸、白鹿纸、浣花笺,他肯定没听说过,至于什么五彩墨、朱砂墨、玉泉墨,他大约更是分不清楚。这么说来,自己之前的悉心选择很有可能都是无用功,但居然也不气恼,蔺晨一边想一边展开了那页薄薄的信纸,目光落在了其中的一句话上。


“我正好要前往洛阳。”


洛阳有什么?有前往九宫棋谷战场的接引人。蔺晨眼神闪烁了一下,然后慢条斯理地将信纸折好,放回怀中。


 


04


蔺晨站在洛阳城东的餐霞楼前。这是他特意挑的好位置,好教萧景琰第一眼就能看到自己。


洛阳街道人流如织,而萧景琰的确在第一眼时就看到了蔺晨。


蔺晨请萧景琰上二楼雅阁,萧景琰就跟着上了。这雅阁还是窗边的好位置,底下的人声飘进窗中,飘入耳中,好像十丈软红全被垫在了身下。落座后,蔺晨倒也没忙着点菜,而是叫了一壶上好的西山白露。


一别许久,也应叙旧。蔺晨这些年来游历了许多地方,随便挑几件所见趣事讲给萧景琰听,也能讲上很久。待蔺晨讲到自己来到龙门客栈时,店小二正好端茶上来了,他便暂且中断了话题,让店小二退下,然后自己替萧景琰斟了茶,一边斟一边笑道,“龙门客栈里有人告诉我,葡萄美酒当配夜光杯,而我自己知晓,沏西山白露当用无香真水。萧景琰,浩气盟有什么好?”


毫无征兆地,蔺晨这么叫了他的名字,叫他名字的时候,声音中的笑意也一同忽然消失。萧景琰因这个称呼抬头看着蔺晨,但蔺晨认真的神色似乎昙花一现,他再眨眼的时候,对方又是笑嘻嘻的样子了。


但不管蔺晨是真心问,还是随口说,对萧景琰来说,答案都不会变。


“浩气盟匡扶天下正义,诛杀宵小之徒,怎会不好?若无浩气盟压制,任由恶人谷发展壮大,后果不堪设想。”


昔年开元惨变一事过于惨烈,如今江湖中人谈及此事,依旧心怀余悸。浩气盟是在开元惨变后为了遏制恶人谷势力成立的,盟下聚集各门派精英弟子,萧景琰也是其中之一。浩气长存,这四字应在萧景琰身上,与他所求全然相契。


“不说这个了。”蔺晨微笑,仿佛那真的就是随口一问而已:“我们手谈一局?”


他不会下棋,早在初识时蔺晨就知道。萧景琰没有说话,沉默地看着蔺晨拿出了一个袖珍棋盘,在桌上慢条斯理地展开,然后拈了一枚黑子,落在了棋盘的天元处。他的眼神徒然间亮了,抬头看向蔺晨,蔺晨却笑眯眯地拢回了手,老神在在:“看破不说破。”


萧景琰站起来,抱拳行了一礼:“以后若有需要,任凭吩咐。恕我先行。”


蔺晨看着他眼睛里的光亮,一颔首:“再会。”


萧景琰转身下楼的时候带起了一阵风。蔺晨伸手将刚刚放在旁边的茶盏拿过来,茶还是温的,他下意识朝窗外看过去,正好看到萧景琰大步流星离去的背影。


或许他不该这么做的……江湖浩瀚,他只是其中一粒芥子,不属两大阵营,也不应破坏平衡。可是他蔺晨想做的事情,只看值与不值。


江湖为棋局,是白与黑,还是蓝与红,棋子是什么颜色都无妨,对局总要继续。


而人心亦棋局,要怪就怪在他在心中这局对弈里,早已甘愿让萧景琰一子。




TBC


稍微解释几个剑三梗
*华佗温骨草,六十级南屏山任务,限时跨过索道取来华佗温骨草帮助毛毛把断腿接上,而70年代还没有门派轻功,只能骑马/跑步(不要在意双人同骑这个细节);
*天心残局,万花谷出师任务,在限时内把所有黑子换成白子,是一个需要群攻+人多才能过的BOSS,而天策和万花在70年代没有镇派/奇穴,万花没有快雪时晴,天策也没有马下战八方,是副本群攻无能的两个职业,根本打不来天心残局(这是为什么我想用70年代的原因_(:з」∠)_);
*葡萄美酒夜光杯,出自龙门李复斗酒任务(出自笑傲江湖);西山白露配无香真水,出自80年代老版茶馆任务;
*九宫棋谷,70年代就有的老战场,五个点随机刷新宝箱,开箱子积分累积递增,最后积分多的一方获胜

评论

热度(168)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一根棉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