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谭曲】失窃者

人間久客:









          Part20






          谭宗明变得喜欢留在家里与曲和一同在夜里看星星,这或许很奇怪,一点也不符合他的作风,但他依然坚持,然后故意关掉很多盏灯,他享受曲和搭着自己手臂沿着岸边慢慢散步的那种“唯一”的满足感。


 


          他们一起缩在沙发里研究曲和新买的菜谱,特别是在春雨连绵的时候,谭宗明总是靠在曲和身上嗅着满鼻子都属于他的干燥暖香安稳地睡午觉。


          虽然常常曲和才是更早睡着的那一个,但谭宗明总能有办法让他们睡到错过晚餐,之后开心地帮着曲和在清醒的过程中手忙脚乱地抢救厨房里熬过头的鸡汤。


         从此曲和也学乖了,再也不在午觉前炖煮东西,现在的他能在晚餐之前游刃有余地调度厨房里的一切荤素材料。


         这大概就是谭宗明不遵医嘱,不到三天就搬回家住的最大原因。


         谭宗明想要这样过生活,急急忙忙,兵荒马乱,但好在一切有曲和。


         现如今他安逸地靠在躺椅上等着老医师给他的留置针上换药水儿,眼睛却一直盯着那个灯火通明的厨房,或许是幻想,他觉得自己闻到散出的一些香味儿,于是他故作玄机地阖眼说道:“您觉得那是什么?”


        正控制着流速的医师手上一顿,百思而不得其解,连卷翘的山羊胡子上都沾着些疑惑。


        “是玉米。”谭宗明睁开一只眼睛笑道:“还有羊排,您老人家待会尝尝?”


        老医师装作没瞧见,开始收拾东西,慢悠悠地说:“都能和您一样闲了我也就坐在这儿等开饭,不说生病竟成了个肥差。”


 


  


        谭宗明观察着天渐渐的暗了,一伸手就摸到了沙发上的遥控器,将客厅走廊里的灯都打开了,嘴里还不忘回附和一句:“您说的有理。”


 


        老先生瞪着眼睛,又准备着退针时需要的消毒碘伏和医用棉签:“幸好您身子骨健朗,明儿就不打了,赶紧的回公司加班儿去,省的跟这儿养病辛苦。”


 


        “我不辛苦。”谭宗明摆摆手,一不小心竟然在口袋里摸到一块充气糖,他惊喜地开始单手剥糖纸,又说:“曲老师才辛苦,您且疼疼他吧。”


 


        “你也知道?少折腾着他点儿,毕竟和你生活太不容易。”老先生摇头,知道谭宗明一直单身的原因,身边流水的女人,他适应并享受灯红酒绿,人情世故更是摆弄的登峰造极,所以其可怕之处在于不显山露水,看不穿才最为心惊。


        “自然。”谭宗明与糖纸的斗争还没胜利。


        “跟你这小子说真的,没人能和你过一辈子,不是人腻了,就得是你腻了,谁你来我往的猜一阵儿都会累。”老先生不省心地叹气:“可长点儿心罢,能玩儿一世,也别玩儿一世。”


         “张叔觉得我只是玩儿?”谭宗明垂目低声道:“我到底是个俗人,自成家后就已是惟精惟一了。”


         老先生没好气地哼了声:“成的什么家?您是俗,尚可雅俗共赏。”


         “张叔不信?”谭宗明捏着软糖,反问道。


        “连自己都不信的事儿,何必强求他人去信。”老先生一针见血的话让谭宗明皱眉,他不会恼羞成怒,而是真的开始思考这件事,他想反驳却始终无话可说。


         谭宗明目送着老先生,说一句‘恕不远送’后,一直对这个症结无从下手。


          直到曲和从厨房走出来,在后边打量着谭宗明,趁着他不注意将手里的糖抢过来放进嘴里,调侃道;“就您这胃还吃糖?”


          谭宗明仰头看着曲和咬着一半儿糖果的小白牙,忽然觉得那些事儿都变得不重要,只要曲和相信他就会努力做到,然后他自得其乐地说,:“也不知道是哪个馋猫放我衣服里的。”


 


        “胡说八道。”曲和嚼着嘴里的糖,落地灯将他的眼睛照的熠熠生辉:“这衣服怎么又成了你的?前几天我还穿得好好的。”


        “谁先见着就是谁的。”谭宗明给自己扣上了毛衣的扣子,让曲和看了两眼一斜,心道,这都是哪儿来的毛病。


         而谭宗明越来越散漫思维已经开始想着明儿早上吃什么,中午吃什么,下午吃什么,深夜再能吃点儿什么就最好了,自觉人生圆满一只差一步之遥。


         但这日子过的太舒坦,他嗅到从曲和嘴里飘出柠檬的清新香气,和他一起等待炖锅里的食物成熟软烂,等着走过湖边的石板路上,一盏盏点亮的灯迎着他们出奇地慢的脚步勾勒出高矮不一的影子,经过素净的庭院为他拦开一只低斜花枝就很好。在起初的心念到往后的留恋,或是树荫晦暗的草地上偶一偏头唇角不小心划过光滑侧脸的甜,像风月中的惊鸿和星星点点的收敛里清浅酸涩是从来已知的悬念。


 


          只是现实岂能皆如人意,谭宗明在安稳的时光中忘了那些曲和还不知道的事,那些能够发生的事,也许就会发生。


 



评论

热度(66)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人間久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