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谭曲】失窃者

人間久客:







           Part22






          谭夫人那句话隐晦又明显,让听见的人立刻有了判断,却半吐半露的实在让人摸不清头脑。


          小赵因为上次的事儿早在曲和出来之前就给谭宗明打了电话,他留了一手却可笑因缘际会没人能说清,接到电话的人也并非谭宗明本人。


          李译本没有这么大胆敢去接顶头上司的电话,只是碰巧在听见铃声响起之后着急地往财政官的办公室走,还没进去,里头的谭先生就发现了李译,他正陪着安迪吃饭,刚说上话还不想被打扰于是挥手示意,让李译自由支配电话。


         划开手机的那一刻,李译希望小赵不要告诉他什么有关于曲和的事儿才好。结果事儿里不仅有曲和,还危机四伏,十面埋伏。把所有的情况都了解后,李译由衷叹道,这谭家人深谙‘暗箭中人,其深次骨’的道理,面儿上沉密寡言,底下针针见血,谁接电话谁做主,头一回手掌生杀大权还恐高的李译,心情堪比蹦迪。


         再一转头,发现谭先生也许连自己都看不见的笑容里,满费心机又东躲西藏,但凡对一个人用心到这个程度也就只有眼前的人了。虽只到喜欢的地步,似是而非才会铭记于心,相信终身难以忘却,所以他人再好都不好了。


         李译谨记这陆琬一句抽身要趁早,很久都未能回复,末了道出一句,手起刀落快准得很,他说:“谭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多问了对谁都不好。”


         那头的小赵是个聪明人,立马收了线安心等着曲和。


         所幸曲和出来的时候没少胳膊没少腿,笑容依旧,对着小赵,刚要开口也没吐出口血来,他淡淡地说:“走吧,回——”


         说话的时候曲和自己都愣住了,那个‘家’字儿怎么都蹦不出来,所以心中千回百转,才道:“回去吧。”


         小赵瞧着曲和既不难过也不开心,最多有点儿失神,车都已经开出停车道目光还是停驻在常绿灌木丛所掩盖的宅子外,时间久到像是用尽一生来回头。


         曲和渐渐松开攥着的手,打开发现里面除了汗水外什么也没有,他抓着空气玩了一回,才发现空气随处可见,他百无聊赖地问:“喜欢青石斑吗?”


          小赵见曲和开口,现在接不接话都不合适,只能顺着说:“喜欢,但醉蟹也行。” 


         “最喜欢醉蟹?”曲和有些期待小赵的答案,尽管他现在已经无事可做。


         “从小就吃,到现在可能改不了了。”小赵老实的说,却很快让曲和明白了一个道理。


          恐怕连小孩子都知道,无论是什么样的东西,他只喜欢他喜欢的,也许千帆过尽,小赵成了老赵,尝遍了世间味的他还是会选择留在曾经拆蟹而满含期待的时刻里。可能醉蟹于小赵,安迪于老谭就是这样的关系。


         谭宗明从办公室出来,接过李译递过来的手机:“什么事?”


        “曲先生的手机没电了,赵晗怕您打不通所以打电话来说了声。”李译毕恭毕敬,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扯谎。


        “知道了。”谭宗明点头,他问:“手底下还有什么事儿没有?”


        “即使有明儿也做得完。”李译机灵地说,大概是心虚,想着现在让人回去,哪怕大吵一架也算有个了结。


        “你这可是倒了油瓶不扶——懒到家了。”谭宗明笑道,一边走一边将袖子卷起。


        “您这是?”李译看着谭宗明的动作不解。


         谭宗明转弯上了电梯,转头对着李译说:“去洗碗,不洗干净明儿可没饭吃。”


         李译猛地停住脚步,表情一瞬僵硬,他现在非常希望谭宗明是一时图新鲜,要明白这水沾多了都得嫌湿的道理。


         一到下午,谭宗明的时间越发清闲,送来的文件翻得倒仔细,连秘书送过来的蔬果汁儿他都没发现。


         为什么是果汁儿?其实秘书小姐也很奇怪,不过这位秘书与旁人不同,她是谭宗明的同窗兼好友,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的高材生,跟着谭宗明在沃顿商学院,一个学金融,一个学管理,混得风生水起,算得上是最得意的小师妹。才华超众却屈居人下当起了秘书,不为别的,只为她和李译一样懒,懒得在职场名利圈儿勾心斗角,所以中隐于市,平时吃饭睡觉长肉一点也不耽误,还能拿到不错的薪水又何乐而不为。曾有谭宗明的一句,”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用来形容可见其惋惜程度。


         如今小师妹倚就谭先生的办公桌上,把胡萝卜汁儿放在他手边,等着谭宗明皱着眉瞧那杯橙色的浓稠果汁问:“这是什么?”


        “萝卜味儿的,您不好这口吗?”小师妹脑后马尾一甩,笑着素颜也漂亮。


        谭宗明抿了一口,脸上的颜色比杯子里的东西还好看,他说:“你这是赤裸裸的报复。” 


        小师妹皱着鼻子,想着谁要您浪费我一手冲咖啡的绝活儿来榨果汁儿,又道:“说真的,要不是知道您结婚了,不然还以为您和安迪才是一对儿呢。”


        谭宗明夹着纸张的手一顿,视线停在一个句号上,发现之前那整句话都没有看清,他说:“谣言啊。”


        像是要说服自己一样,他又重复道:“哪儿来的谣言?”


        “空穴来风,非是无因。”小师妹看着谭宗明有些不对劲儿:“老板,苗头儿不对呀!”


        谭宗明紧皱着眉峰,眼睛里一瞬风云幻变,下一刻又笑着说:“你们上班就干了狗仔的活儿?”


        听着是笑,仔细听了就是敲打,小师妹用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咱可都有这玩意儿,太明显了不好,不过任谁看了都觉得您的婚姻太过儿戏。”


        小师妹是集团里的八卦风向标,能传到她的耳朵里的东西还不知道底下说成了什么样。


        “让他们都闭嘴,不然天天让你挑胡萝卜。”谭宗明签了字,把文件放在一旁,向小师妹施加压力。


        “好。”小师妹得到了裁决,收走了桌上的文件,走之前还说:“您可得百年好合,不然我这注可就押错了。”


         谭宗明起身拿着车钥匙,想着公司里这些个老油条不仅拿着老板开涮,还非法赌博,再不管可就得翻天了。


         不过现在是下班时间,他得按时回家才行。


         溪岸林墅一如既往的安静,谭宗明走进客厅顺着一段儿平板里播的综艺节目,就往厨房里看,曲和正往砂锅里放枸杞,回头看见自己,微微一笑,比往常更加平淡。


        “做了什么?”谭宗明给自己倒了一杯蜂蜜水。


        “是鲫鱼汤,要吃还得等会。”曲和从身前的篮子里拿出一块儿杏仁巧克力递给谭宗明:“先垫垫?”


         谭宗明摇头,婉拒:“我不喜欢这东西,太腻了。”


         曲和伸在半空的手又收了回去,非常自然,好像不过寻常小事。但如果谭宗明能接过那块巧克力,他就会发现包装下的手指裹着创口贴。是曲和不小心切到的,流了不少血,当事人却执拗地认为是看节目入了迷才导致的结果。


         谭宗明不爱吃巧克力,却在比利时的巧克力工厂研究了一礼拜,所有的疑问都有了回答,谜底就在那张资料里,开有便书写着。一、安迪需要喝水缓解紧张,常以巧克力充饥,尤其钟爱欧式松露巧克力。


 


 


         曲和想,错过多次就是命中注定,一切都该停下,从他单方面开始,要悄无声息,就像突然发现喜欢时一样,让人无迹可寻。


         及时回头,能然事情变的更简单。


 


 


          PS:1、一个男人吃两家饭,是会出大事儿的。


 


          


 



评论

热度(55)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人間久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