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大梁陛下和老公在船上嘿嘿嘿(一发完)

深宅老尼:

 试试看能不能一发过(ΦωΦ) /


注意:全程路人视角


 @优雅的野狗


(<ゝω·)☆~Kira~:


野狗一句话“西湖还有白鹭,都吓得飞起”让我决定在憋不出列靖的情况下anyway也要先搞这个。


然而作者并没有去过西湖,也没有去过西溪。所以请大家脑补就好了。





正文


残阳西垂,晴空万里的湛蓝云天也被紫红的火烧云一片片覆盖开来,映的碧绿的溪水也闪出金闪闪的粼光。


渐暗的流光中微风吹过,岸边垂柳摇曳飘摇,沙沙作响中伴着飘飞的朵朵或粉或白或桃的花瓣;溪中一载细长的蓑船,蓑顶上停着兀自暇意漫步的白鸽;潺潺溪水中白鹭悠闲游荡,怎不叫人赞叹好一副西溪美景,朝露夕阳。


虽是正是白昼与黑夜交接时,仍不乏有晚归的顽客沿溪而走,欣赏着这四月的好时光。


有人赞道,正是那孤舟一袭,恰是这黄昏美景的点睛之笔,颇有些隐士逍遥之意。旁的就问了,这倒奇了,怎地就一定是归隐之船,不是那渔人停泊呢?


这倒明显。有人笑道。渔船怎会没有那渔网渔篓之物呢?而且渔人哪会泊在这白鹭栖息之所?定是那风雅的隐士,夜泊此处观赏那月下风花。


旁人皆赞真是聪慧风雅,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溪上泛舟、月下赏花的主意。


游人们边赞叹边欲走开去,那本来泊的好好的小船忽然猛的摇晃了一下,晃的溪水哗啦作响,棚顶几只白鸽扑愣愣飞开来去,闲晃的白鹭也拍了拍翅膀。


游人们好奇驻足,船又停止了摇晃,然而有一嗓子变了音的惊呼传来,继而船又晃动,几只手指伸出垂下的蓑帘来,葱管一般,当真是昙花一现,腕口雪白还未得一见,便被从内缠上一掌,包覆扯回。


船只摇晃减频,游人全听不见那晚风,那飘花,那世间之音,只得耳中全是衣物摩挲之声,低低喘息声,似是内里拍打推拒,扯衫脱衣。


众人交换眼神,大气也不敢出,自知是遇上野鸳鸯了,什么隐士之雅,真正是大俗至雅!有的不堪围观,欲走开来去,却闻那水渍滋滋,缠绵悠长,又闻啾啾作响,流连处处,衣物沙沙,重物伴着抽带声弃于木船之底,船帘拱拱,气音急促。


众人皆是面红耳赤。


那喘息一道粗重大声,气音甚重,伴随间或的啵响之声,甚至猛然间脆响咋起,清脆动听,与空旷的黄昏郊野回荡不止,拍肉抽肌的几下惹得另一个声音终于闷出了嗓子,模糊低沉,呜呜做泣,口齿不清,显然是羞于发声,嘴里堵着什么东西。


几下击肉声哔,船又猛烈晃动了一下,帘子里被踹出个人来。


那人长相看不清,只大概看着了个蓝色绣暗纹的衫子,因着他一手提着裤子擦了擦嘴,朝里面笑道:“小没良心的。”就又掀帘而进。船剧烈晃动起来,惊得原本懒散闲晃的白鹭也警觉的竖起了脖子,一嗓子呼噜过去,船都被震的拍出了水花漂离了原地,白鹭们都吓得飞起,扑啦啦一群飞离开去。


面红耳赤的围观群众只见那层层白羽扬起的间隙中,仅剩的金色夕光疏疏漏漏,两只极长白的腿儿伸将出来,挂着堪堪欲坠的雪白足套,分开在舱外半空中,随着帘子下的蓝衫儿勤奋耕耘的后臀而上下颤动不止。一时之间水花之声,肉击之声,嘶气之声不绝于耳。


围观诸人都摒住了呼吸,即被这野合两人惊世骇俗不顾外人的活春宫震惊,又被这虽不见其景却大胆的淫靡声响所勾引,都看得目不转睛,恨不得亲自抓过那两条大白腿儿来亲亲摸摸揉揉掐掐,分开来好好看看那销魂窟,亲身入根,留下子孙来。


暮色渐浓,蓝衫儿却是精力旺盛,只一昧耸动不止,间或响起嗦嗦水声,只见那两条白腿儿先还不情不愿试图挣开似的,随着拍打声渐大猛烈,竟渐渐的变成环勾蓝衫儿腰背之态,勾趾绷直,挂着足套的脚跟竟敲打起蓝衫儿后腰,赫然是“更要”的姿态了。蓝衫儿感到身下之人动情的催促,提起长腿儿压得更高了,他奋力往里舂,直把个小舟晃到了岸边,泥土也震下些许来。


一时间,天地间都只剩尘柄入鞘的打磨声,玉袋拍打的咂肉声,衣物随两人激动的摩擦声。


天边最后一丝光亮隐入云层之后,眼见长腿儿已无力环住蓝衫儿腰身,只是无力的朝天抬着,已然是先动了情潮,坚持不住自我,一阵剧烈的颤抖之后,长腿儿脚掌紧绷,猛烈的痉挛了几下,显是被插泄了身;蓝衫儿乘胜追击,几个大起大落之间,往里俯身而就,趴在松弛无力的白腿儿中间,终于交代了子孙。


岸上一干众人已然看得腿都软了,有胆大者,竟然撑着下身的隆起,就要涉水而过。


忽然平地一声饱含威压的怒吼:


“还不快滚!”


这些精虫上脑的文人骚客们只觉得胸口一甜,双耳之中嗡嗡作响,有身子虚的,竟是忍不住要吐出来。


那声音又道:


“看够了就滚!夫人穿好了衣服可是要杀人灭口的!”


一干人等屁滚尿流落荒而逃。


 


许久之后,西溪之中回复了平静。些许白鹭又寻到了此处,闲闲落脚觅食。惊飞的鸽子也飞回稳定了的蓑船顶棚。


然而这都是假象。


“我先杀了你灭口!”一声怒吼,蓝衫儿飞出船去,脚沾点水,躲将开去。


白鹭与鸽子又吓得飞起。


一地鸟毛。




 



评论

热度(564)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深宅老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