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谭赵】请你爱我或给我一把枪

王二麻子:

【旧文补档  四个傻白甜的短故事】




1.我们是什么关系?


公司开例会,谭宗明心不在焉。


坐在谭总右侧的安迪注意到这位上司的手机屏幕隔一会儿就亮起,每当手机屏幕一亮,谭总就以最快的速度抓过手机,手指灵活地在屏幕上点来点去地打字。盈盈笑意堆了满脸,嘴角抿成的一字线,绷得比小学数学课本里的直线还直。


「今晚想吃什么?」


「随便吧。」


「福尔马林生拌牛蛙?引流液清蒸牛鞭?84消毒液卤猪下水?」


「那我还是吃你好了。」


「刚刚小曲约了我今晚吃饭。」


「能带家属吗」


「不能。」


「那我吃什么?」


[无回复]


「我晚上吃什么?!」


[无回复]


「人呢?!」


[无回复]


「小赵同学!」


[无回复]


「赵医生!」


[无回复]


「赵启平!」


「刚洗手去了。谭宗明你无聊不无聊?闲得慌就去做慈善捐钱盖楼行不行?」


「好,听小赵医生的。」


用余光瞄完了微信聊天内容的安迪实在憋不住,忍着笑问她的上司:「你俩到底什么关系?」


「My babe,myhoney.」


谭总收起了手机,鼻子两侧皱起的纹路都掩盖不住他的笑,一本正经如实回答道。


安迪做出个「就此打住」的手势来堵她上司的口,怕他又像从前一样,随时随地都能在别人面前把小赵医生夸出朵花儿来。


她已经受够了。


事后安迪给赵启平打电话,闲聊时又问到同样的问题。


电话那头的小赵医生,笑声爽朗,听声音就能猜到他脸上是如何的眉飞色舞,他的回答是:「干爹和小情儿呗。」


安迪捂着手机笑起来:「你知道你家那位今天是怎么跟我说的吗?」


「又是些肉麻得让人起鸡皮疙瘩的东西吧,你别理他就是了。」


安迪继续说下去:「Mybabe,my honey.」


电话被赵启平挂断了。


安迪猜,这个时候的小赵医生,一定是先撑着手肘捧着脸在办公室笑得不成个正形儿,一边被谭宗明腻歪得起鸡皮疙瘩,一边还对这样的小孩子招数很是受用。


他们俩,就是对老冤家。


再后来,谭总也向小赵医生问了这个问题,他对他的问答有八分满意。


小赵医生的原话是:「正当的狗男男关系。」


如果去掉那个“狗”字,就是最完美的答案了。


 


2.谁先追的谁?


赵启平的许多朋友都有个疑问,究竟谭宗明是如何把他拿下的。


要知道,小赵医生从来都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看上去对谁都彬彬有礼温和从容,其实根本没几个人能近得了他的身。


拒绝过医院里无数单身小护士的各种明示暗示,医院外的人,更是不可谈。


因此每个人都极其好奇,到底谭宗明是何方人士,竟然能攻下赵启平这座遥不可及的高山。


几分醉意上了眉头的小赵医生很容易被套话,几个关系要好的同事拉着他去KTV,灌醉之后抛出一个个重磅炸弹,等待解密。


答案却是比炸弹还要令人震惊,醉酒的小赵医生,口齿含糊不清,讲话字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他说:「是我先追的他。」


惊讶过后,朋友又问:「那你看上人家哪点儿了?」


小赵医生怀里抱着个不知哪里抢来的洋娃娃,吃吃笑着回答:「有钱,长得好看,活儿也特棒。」


朋友们的嘴纷纷张成个“O”字型,不信小赵医生是这样个流于表面的人。


其实赵启平也记不得他俩到底是谁追的谁了,又或许是他们谁也没有开过口,就这样误打误撞将将就就的在一起了。


自此,谭宗明在小赵医生朋友们心目中的形象变得高大伟岸了起来。


私下聚会的时候,小赵医生又喝醉了。谭宗明脱下外套给他搭上,让他靠着自己的肩膀当枕头,像哄小孩儿一样在角落的沙发里给他唱摇篮曲哄他入睡。


朋友们举着酒杯躲在一旁议论,揣摩着半小时前被他们拖到阳台的谭总送给他们的八字箴言——人帅,多金,器大,活好。


困意深深的小赵医生迷蒙着眼睛,抬头亲了身边人的下巴一口,换来谭总无声的窃笑,手上帮着他裹紧了外套,嘴里继续哼着一首童谣,小赵医生枕在他的肩膀上,在嘈杂喧闹的酒会上安稳的睡着,还拥有了一个甜美的梦。


小赵医生的朋友们,在不远处见证到这缱绻一幕。


到底是先追的谁?


不用说,答案已经写在了心底。


 


3.我养蝌蚪也养你


赵启平回家时带了一个矿泉水瓶,里面装着七只小蝌蚪。


谭宗明问:「哪里来的?」


小赵医生回答:「住院部外面的小池塘里舀的。」


谭总以为小赵医生颇有情趣,闲着不上班偷跑去捉蝌蚪玩儿。


小赵医生也不知道他的猜测腹诽,做饭的时候才把真相说出来,小儿骨科的几个小朋友在住院部楼下晒太阳做复建,都是小孩儿心性,见到小动物小昆虫就跃跃欲试地想要豢养。


凑巧大人们又不在身边,几个小孩子也不敢轻易尝试,刚好赵启平路过,一群小孩儿蜂拥而上围住他,拉着他的白大衣「启平哥哥」「启平哥哥」的叫,叫得又甜又软,心里头都像塞了蜜一样甜。


他们缠着他请他帮忙捉蝌蚪,小赵医生热心肠,又喜欢小孩子。自然是一口应允下来,脱了大褂挽起袖子就蹲在了池塘边,舀了一瓢又一瓢的蝌蚪,战果十分丰硕。


孩子们欢喜的乐不可支,又蹦蹦跳跳地围在他身边,扯着小赵医生的衬衫袖子一声声地说着「谢谢启平哥哥」。


小赵医生一个个轮流摸完他们的头,讲完再见后,又捡了个空瓶子给自己装了七只小蝌蚪带回家。


小赵医生还说,他给这几只小蝌蚪都起了名字。


谭总不疑有他,问都起了些什么名字。


谭宗明,老谭,明明,王八蛋,老流氓,小赵,平平。


赵启平低头,指着玻璃鱼缸里的一群小蝌蚪煞有介事地说道。


其实根本都分不清到底哪只是哪只。


谭总听出名字里的另外一层意思,扯下他手腕说:「你这在拐着弯儿骂我呢是吧。」


小赵医生看着他笑,不说话。谭总也看着他笑,也不讲话。


两个人就这样痴痴傻傻的站在客厅里,大眼瞪小眼的盯着对方看,眼睛里泛起笑容,冒着些水光。


夜晚床上事毕,谭总仍耿耿于怀起名字的事,他掰过小赵医生的肩膀哑着声音和他说:「你养蝌蚪,我养你。」


「我养蝌蚪,也养你。」小赵医生不愿落了下风,腾地在床上坐起来,身上披着的被子一瞬间掉落下去,也不管那些事后羞耻的红印子,只顾着拍拍谭总的脸说道。


谭总觉得这想法也挺不错,点点头表示赞同。


下一秒小赵医生就又补上一句:「等它们都长出四条腿了,我就给你做红烧癞蛤蟆吃。」


谭总一把将他又压在床上,抓住他乱动的手腕,腾出一只手去打小赵医生的屁股。


至少在吃红烧癞蛤蟆前,谭总先要把小赵医生给吃干抹净了。


 


4.我是哥哥你是叔叔。


谭宗明给自己放了天假,提着一壶赵启平交代给他的鲫鱼汤去了医院探班。


汤是请私厨帮忙煲给小赵医生的一个小病人的。


小病人是个顶可爱的小女孩儿,家住偏远农村,条件不好。住的还是土坯瓦房,雨天在房顶帮大人敷瓦片时不慎从上面摔了下来,县上的小医院做不了她的手术,亲友同学拼拼凑凑了几万块才把她送到市里的医院来。


赵启平是接收她的主刀医生。


小女孩儿嘴甜学习好,人懂事也知道感恩,术后的第二天撑着病体给赵启平画了幅画。


上面写:祝启平哥哥天天开心,万事如意,工作顺利。


画笔粗拙,言辞稚嫩,胜在真情。


赵启平拿到这幅画的时候,心里头又是一阵酸软,心肠热的人总是容易被他人感动。


小赵医生怜她困苦家世,因此住院期间也格外的关照她。有时候还会请私厨开个小灶帮她养身体,或是去商场买来小女孩儿喜欢的毛绒玩具送她。


谭宗明被小赵医生领着去小女孩儿病房看她,手里提着那壶刚做好的鲫鱼汤。


女孩儿甫一见到赵启平,脸上立马就笑开了,想撑起来和他打招呼,小赵医生走过去握握她的手,示意她不要乱动,还吊着水呢。


鲫鱼汤还是滚热的,小女孩儿的妈妈不在,去了医生办公室给经管医生看术后照片的结果。


赵启平舀了一小碗奶白色的鱼汤出来,一勺一勺喂给小女孩儿吃。


谭宗明坐在陪护椅上,看着他一副父爱泛滥的样子,想到了「阳光温热,岁月静好。」


他们要是有个孩子,应该比现在还要温馨。谭总想,是应该好好跟赵启平提下领养孩子的这个计划了。


吃完了鲫鱼汤,小女孩儿总算问到正题:「启平哥哥,这个叔叔是你的朋友吗?」


小赵医生扑哧一声笑出来:「是的,这个叔叔是我的好朋友,你可以叫他谭叔叔。」


「谭叔叔你好。」小孩儿都天真可爱,你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小女孩儿脆生生的跟谭宗明打招呼,觉着能认识启平哥哥的人,都一定会是好人。


明明是和小赵医生同辈份的,却一下子就被定了型,凭什么他是叔叔,赵启平就是哥哥?


谭总斜着眼瞪小赵医生,开口倒是和和气气的:「小朋友,你好啊。」


小赵医生迎上对面谭总要吃人的眼神,混不吝的继续说道:「谭叔叔他以后会常常来看你的,他以后还会资助你的学费和生活费,咱们要好好谢谢人家,好吗?」


小女孩儿眼里放光,像是见到了救世主大恩人,勉强撑起半个身子来道谢:「谢谢谭叔叔,谢谢谭叔叔!」


谭宗明连连摆手说不用谢,觉得小赵医生真是好气又好笑,心里把人给剥了个精光。


小赵医生也不怕,笑眼迷人,却不知自己现下在爱人心里早被脱的一丝不挂。


谭总心心念着辈分问题,到回家了都还不依不饶,他说:「咱俩看上起岁数就真差那么大吗?」


小赵医生说:「不大呀,你看着可年轻了。你就是中年版的XXX。」


谭总听出他的小祖宗又在逗他揶揄他了,有些恼的反驳:「你别以为我不看娱乐新闻啊,我是中年版XXX,那你就是青年版的XX。」


小赵医生回的照样是一点儿不客气:「全世界就你最年轻你最好看你最有钱,行了吧。」


谭总这才稍稍放下心,说:「这还差不多。」


「你是干爹,辈分不正好和我差了一轮吗,叫我哥哥叫你叔叔有什么不对的?」


小赵医生一个人自言自语着,谭总听到声响,回过头来又问:「你一个人在那儿念叨着什么呢?」


「说你貌比潘安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小赵医生噼里啪啦地抖出一大串,趿着拖鞋往客厅的玻璃鱼缸那儿走:「我要去给王八蛋和老流氓换水了。」


留下谭总跪在卧室的抽屉旁翻找自己年轻时的照片。


他不信,他真的就是叔叔了。



评论

热度(510)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王二麻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王二麻子 转载了此文字
  3. give-me-love王二麻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