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楼诚] 当年明月在

新建文件夹:



暗搓搓地上来丢一个一不小心捂过了期的肉渣小月饼


今晚就要大结局了呀,舍不得【吸鼻子




*


明楼记得上一次他们这一家子团团圆圆地坐在一起过中秋节,已经是许多年前的事了。


他提前两个小时下了班,叫阿诚去取之前订好的月饼。回到家里时还没开饭,明镜挽了袖子亲自下厨。阿诚挂了两人的外套围巾,十分自觉地去帮忙。


明楼向来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主,在国外时宁可顿顿三文治也绝不自己开火做饭,这时候正挑了本杂志坐在沙发上读。明台倒是总想往厨房里钻,又被明镜毫不留情地赶出来,噘着嘴去拆刚取回来的两提月饼,挑挑拣拣翻了一回,老大不乐意地说:“鲜肉的呀?”


“底下有莲蓉的。”


“莲蓉的也不好吃,太甜。”


“你哪来挑三拣四这么多毛病?”


明楼合了杂志,卷成一卷作势要去敲他。明台眼睛尖,看到明镜刚好从厨房出来,一骨碌从沙发上下来躲到她身后去。


“明楼,你不要老是说明台嘛。”明镜拧了眉毛数落,明台十分附和地点头,一副受尽委屈的模样。明楼简直百口莫辩,又听见明镜说:“你倒是也帮帮忙,不要少爷一样坐着好不好呀?”


明楼一时语塞,看明台在自家大姐身后窃笑,又冲他做了个鬼脸,只能感叹自己在明家的地位是一天不如一天。他对于下厨一窍不通,只好帮着忙把碗筷拿出来摆放。阿诚端了菜出来,极力忍着一脸幸灾乐祸的笑。明楼把一双筷子摆整齐,悠悠问他:“有什么好笑的?”


阿诚于是立即抿紧了嘴,可眼睛还是亮晶晶的一汪笑意。明楼看他一眼,摇摇头,自己也笑了起来。


 


晚餐吃得是团圆和乐,他们聊着这家里过去的事情,说着说着便一起笑起来。明楼翻出明台小时候跟大姐告状的事情来讲,惹得明家小少爷拍着桌子抗议。后来明台挽了明镜去院子里赏月,阿诚正打算跟上,又被明楼握了手腕说:“上来我书房一趟。”


他本就生得一副斯文英俊的面孔,这时候说话又带一点笑意,是算准了明诚没办法拒绝。


 


他们在楼梯顶端交换了一个吻。


明楼温柔地舔咬他的下唇,又低下头吻他颈侧。明诚反手摸索着锁了门,配合地仰起了头,说:“其实我比较想去看月亮。”


明楼贴着他的喉结闷声笑,皮肤上的震动感一路窜到指尖。他拉开一点距离,仔细替明诚整理好领口,这才笑着说,去吧。


阿诚不动。


“怎么不去?”明楼问,慢条斯理地扣上西服马甲的扣子,作势要走,“你不去我可去了啊。”




一星点光亮从薄薄窗帘外透进来,风吹浮云散,这月光明净如霜,照透天阙。


 



评论

热度(445)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新建文件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