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谭赵】雨眠

发条包:

PWP




赵启平给头发新染了颜色,不很张扬的一种红,这让他蜷在谭宗明怀里的时候,看起来像一匹驯顺温良的赤色小马驹,耳朵机灵的耸起来,随谭宗明把玩他颈后一节骨骼的动作在空气里抖动着。


他们身处的整座城市正在迈入梅雨时节,赵启平的高层公寓外层云奔涌,降水蓄势待发,在窗面上氤出雾意。


谭宗明望着浓云失神片刻,电视里传来枪弹出膛的声音,将他惊回了神,低头吸一口指间雪茄,又将白雾喷到赵启平酒色的发丝上去,让甘苦味道与一丝洗发露的果味纠缠。


赵启平不快地晃了晃脑袋,谭宗明又捏捏他脖颈,迫使背对自己的人回转过身,然后将一口烟气饱满渡进对方口中。


他是确定了在刚结束的那场性丨爱里自己达到了满分服务才这样做,否则小医生是断不会允许他在卧床上抽烟的。


“最近睡得还好?”谭宗明凑到赵启平耳边开口,几乎咬到他耳廓,声音像煨过的酒。


“你一直不来,怎么睡得好。”赵启平嗓子里还有未消情欲,语速懒倦,重音故意落在睡字上,谭宗明手指就自觉向前探,去爱抚他胸膛上还处于异样坚硬的地方。


赵启平拍掉那只作乱的手,踹谭宗明膝窝一脚,“渴。”


“刚喝的还不够饱?”谭宗明又吸口烟,故意把贴在赵启平腰后的器官往前顶。


“滚滚滚。”赵启平咬着牙骂人,故作凶恶地把雪茄抢过来塞进自己嘴里,“去给我倒水。”


谭宗明嘬他颈侧红痕一口,趿着拖鞋去厨房,回来时看见赵启平扣在床上翘着小腿抽烟,床单上印满漫画分镜,他正横在一柄巨大的斩龙剑上,淡色天光自背后铺陈,光影沿起伏骨骼分界。


谭宗明把半只雪茄从他手中截过来,熄掉,换成一杯果汁递回来,赵启平吞尽最后一滴,将杯子置在床头柜上,冲谭宗明扬起手臂,“要抱抱。”


没有拒绝的理由,谭宗明将光裸身躯拥进怀内,用修整光洁的下颌与赵启平唇角厮磨,“亲亲要不要?”


然后小医生的舌头像招摇花蕊,带着甜蜜味道来汲取他口腔氧气。谭宗明微低下头,回应索取的同时手掌搭上赵启平臀丘,稍稍用力,让其上软肉完满从指间溢出少许。


“还要举高高。”赵启平结束犹未尽兴的一个吻,抱紧谭宗明肩膀,腿也叠到他腰后,几乎把自己整个挂到对方身上去。


举高高


补档


清理过后,他们躺在满床的英雄故事上不说话,赵启平似乎睡着了,时不时发出一声不适的抽噎,攥着谭宗明食指的手指无意识抽搐一下。


谭宗明翻个身把缩成团的人抱进怀里,从他毛绒绒的发尾间望向窗外,雨势不歇,他今晚已不再拥有离开的借口。


END


大概就是一个好好睡觉系列?一个看不看都行的前文在这里

评论

热度(385)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发条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