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东凯】我是猫

发条包:

RPS,攻方猫化


一点灵感来自于 @肾 老师家的美腚毛毛,祝毛健康快乐成长。








我是只流浪猫,因为在奥运举办期间使用不文明猫咪用语,被大狸花从天泽菜市场的流浪猫团体里赶了出来。




嘁,不就是四九城里多塞进来几个外国人儿,话都不行好好说了,你大爷的。




我开始在三里屯街区流窜,以一个职业平模的新身份自居。不是我说,你们人类的萌点也太低了,我翻个肚皮,我窝在垃圾桶盖上睡觉,我追麻雀,你们长枪短炮大光圈高快门的拍,哎哟吸猫了吸猫了可爱死了!吵得我觉都睡不好。有意思喵?我觉得没什么意思。




好在你们还算懂点规矩,拍完知道要留工钱给我,我过了半年吃喝不愁的日子,身型比在菜市场时胖了好几圈儿。遇见小王的时候,正好就是我体重处于猫生巅峰的时候。




那是特别冷的一个冬天,下夜雪,我在废下水道里蓄的窝被融雪打湿了没法儿睡,只能趴在一盏绿色的地灯上揣着手取暖,肚皮火热后背冰凉。你大爷的,我开始怀念卖鱼老周给猫们搭的破窝棚了。




小王就是这么个凄风惨雨的当口儿出现在我跟前的,捂得像个成了精的大垃圾袋子。我吓一跳,以为打猫队来了,刚想跑,就看见他蹲下来,从斜挎包里翻出只蛋黄派掰碎了扔给我。




你说这人有没有常识,猫不吃甜食都不知道。我对蛋黄派嗤之以鼻,阖了眼不想理他。结果听见他小声说了句,呀不会是冻死了吧。




你大爷才冻死了那!我翻个白眼,却被揪住后颈拎起来,一看就是没抱过猫的手法,掐得我吱哇乱叫威风全无直想挠人。




他趁我还没有出爪前,把我丢进了那只巨大的帆布包里。我和眼药水唇膏风油精筷子便签本甚至还有副拖鞋窝在一起,不爽。




然后小王把他垃圾袋子一样的羽绒服打开了,连兜带我塞在胸前捧着,顶风冒雪往他租来的家里冲。




好久后我才明白,那个放了他的床和我的厕所就走不了几步路的小屋子算不得家,只是他流浪在这座城市里可以遮风挡雨的高级窝棚。




回到家打开灯,我才看清小王生得还挺好看。是的我们猫也有审美,我挺喜欢他眼睛,可爱的弧线下有闪呀闪的光,像我在宠物店橱窗里看见过的娇贵的热带鱼,很诱猫。




他把一件夏天的T恤套在靠垫上让我睡觉,我只看中他的枕头,就跳到床上去踩出一串褐色脚印。小王很生气,我以为他要揍我,我发誓如果他动手我就要打翻他桌上五颜六色的小人儿并且马上离家出走。但是小王没有,他再次用不正确的手势把我从床上拎到了卫生间里。




卫生间,天啊,洗澡,我宁可他揍我一顿。




我和他经历了一场血腥的清洁。我在他胳膊上开了三条血道子,他把我关在黢黑的卫生间摔门出去了。




到处是水和人工香精的味道。我挠门无果,再次发誓明天重获自由时一定要离家出走,老子流浪三年都没受过这样的委屈。




后来我在拖布上迷迷糊糊睡着,被搂进一个怀抱里,是小王。他嘟囔着跟我说一些承诺和约定,要给我买猫窝厕所和口粮,但是我不许挠家具和他。我在是否要成为一只家猫的选择间摇摆不定,直到他小心翼翼把我放在枕头上和他一起盖好被子,然后挠了挠我的下巴,轻声跟我说,晚安。




热乎乎的气流都喷到我的胡子上去。




人类也太可爱了吧!如果我有相机,一定也要把说晚安的小王拍下来。




我决定冒险成为一只家猫,小王的家猫。




第二天我拥有了约定好的一切和一个名字。他说我是从团结湖地铁口东边儿捡来的,就叫东东。这也太他喵的随便了吧,还不如叫咪咪。




小王不太忙,大部分的时间窝在家里打游戏,窗帘也不拉。有时候我觉得他越来越像我了,被吓到时会跳起来,不吃甜,昼伏夜出,穷。




有次他仰在沙发上,我趴在他肚皮上,我们两个看太阳从防护栏的缝隙里掉下去,他的肚皮贴着我的肚皮同时咕噜了一下。他抓了把猫粮喂我,自己什么也没吃。




小王后来找到工作了,小王总也不在家。




我扒拉着他新买给我的进口猫粮,怀念我们一起咕噜肚皮的日子。




小王认识了新朋友,小王带朋友们回家。我不喜欢吸烟男和香水女,他们把小王T恤包着的那只靠垫弄上了奇怪的味道。




所以我当着他们的面儿尿在了那只垫子上。




小王威胁要割我的蛋蛋,我吓坏了,第二天就离家出走,并且忘记了走回去的路。




三天以后我看见自己的照片被贴在新东路的电线杆子上,以前我很羡慕这些能被一个人类惦记的动物朋友们,现在也终于体验一次光荣上榜的滋味。




我有点后悔了,小王一定很着急吧。




我问了划地盘划到工体去的黄虎斑,他带我找到了小王接走我的那盏地灯。地灯不知被谁砸碎了,亮不起来,我等在那里,夜里下雨,我以为自己要冻死在等待里时,小王来了。




小王把手扬起来,我看着他眼睛像游不动的鱼,我想就算他打我我也不跑了。




小王没有打我,他用熟练舒适的姿势把我抱进了怀里,他也被淋湿了,我的肚皮又贴着他的肚皮,咕噜咕噜。




我不太喜欢叫,也还是趴在他肩头咪呜几声,小王听懂了,小声叫我的名字揉我的后颈。




小王又把我捡回家了,小王还是好忙。




小王偶尔回家的时候对着电脑屏幕看东西,密密麻麻的字。我咬他的拖鞋,蹭他的腿,把他新手机的数据线抓成解不开的一团,他都不理我,我只好爬到他的键盘上去挡住他的屏幕。




你明白的,没有想要吸引他注意力的意思,猫的天性就是喜欢趴键盘,我要遵从天性。




小王被逼无奈看着我,我瞳孔紧竖看着他。




我胖了,小王瘦了,下巴上的胡茬也没刮干净。




做人真累啊,我在键盘上翻个身,得寸进尺暗示他来摸摸我的肚皮。小王笑了,和我第一次见他时一样好看的笑。




成为家猫的好处就是我好久都没有讲不文明猫咪用语了。




小王两天没回家,我好他大爷的饿啊。




第三天小王回来了,我闻到病气的味道。不知道怎么跟你们人类解释,反正我知道他病了。




小王好可怜,他没声音的睡在床上,我在床下根本感受不到有人躺在那里。所以我跳上去压在他枕边,小王好像在流眼泪,我碰了碰他的脸,可惜肉球不能吸水。




第二天小王好了,我不想他去工作,所以抓烂了他两条牛仔裤的裤脚,他终于留下来。




我们又拥有无所事事的一天。小王唱歌给我听,“做只猫做只狗不做情人,做只宠物至少可爱迷人”我喵喵叫着给他和音,表示不同意此句内容。我觉得我如果变成情人应该也很迷人,小王的情人。




这个头衔太诱惑了,我决定修炼成人。




卖鱼老周不知道,他的男朋友就是只叫球球的金曈孟买猫变的。我记好了回路,跑去菜市场找球球。球球变回猫形叼着烟,一副社会大哥的做派跟我讲修仙要趁早,虽然猫族灵气充盈,想化成普通人形起码也要百年修行。我说那要是化成你这种型男款呢?他说那至少得五百年打底儿了。我想想,五百年后没有小王,我化来做啥,算了算了,安心吃鱼。




小王赚到一笔小钱,小王换了个大也没大到哪儿去的房子。大主卧归我,小客卧归他,我晚上还是和他睡一个枕头。




小王开始穿深色西装,我在掉毛期被他关在阳台好几天,生气。




所以我把他新买的戒指藏在了茶几毯下面。




小王恋爱了小王失恋了,小王说还是跟我在一起最开心,我咪呜咪呜着附议,把戒指还给了他,他用戒指穿了条颈环戴在我脖子上,好俗,可我觉得挺衬我。




小王假期带我出门旅游,我贴在他背上从猫包圆形的视窗往外看,世界是这个世界我是这个我,但我知道世界上的风雪不会再落到我身上来。




之前天泽的大狸花嘲笑我没志气,做了只不自由的家猫。我嗷呜一声怒吼,骂了他一句你大爷的。




END



评论

热度(214)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发条獭 转载了此文字
  2. CountDracula发条獭 转载了此文字
    “他说我是从团结湖地铁口东边儿捡来的,就叫东东。” 原来是这么个东凯吗我的妈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