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发条包:

李熏然第二次离家出走。
第一次是小学三年级,他坚信自己会成为一名优秀的二胡演奏家,被亲爹摆事实讲道理的训斥到无言以对,并且没收了他攒了三个月的十二元零八角买琴钱。
本来能攒下更多的,如果不是那年的小浣熊干脆面可以集水浒英雄卡。
他爹坚信李局长的儿子应该也是一名匡扶正义的警察。高中毕业就进警校,特警出外勤做两年,再调入刑侦任个一官半职,一条闪光且合理的人生轨迹已经在他跟前铺好了。
当年的李熏然还是太年轻,想不明白经济不独立就不要作死的道理,在劳动公园门口眼巴巴看有父母领着的小孩买棉花糖爆米花烤肠冰汽水看了二十分钟,想家了。
可是这会儿李爸李妈还没下班,要是就这么回去完全达不到他预想中孩子丢了的震撼效果,所以他吞了吞口水又蹲回了小花坛边,然后被一个微微谢顶的中年男子拍了拍头,小弟弟要吃糖吗?
那可能是李熏然做警察之前离犯罪分子最近的一次人生经历了,如果不是邻居家大他六岁的凌远哥哥及时出现,他很可能就要以防犯罪反面典型的例子出现在法制频道的新闻里。
凌远抢在他回话前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背上他挂着奥特曼塑料卡的书包,走出怪叔叔的视线范围外,问他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
李熏然四下张望确认没人偷听他们的谈话之后趴在了凌远耳边小声道,我在,离家出走。
非常骄傲,离家出走耶,有几个嚷着要离家出走的孩子真的出走过。
凌远表示肯定的抿起嘴点了点头,抛出了一个尖锐问题,那你晚饭怎么解决?
于是李熏然被领回凌远家吃完饭。
凌远家里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凌远从书包里掏出青菜和土豆清洗,他还没学会料理肉类。
弟弟妹妹对清淡饮食不满,叨两口就下了桌,李熏然扒着碗里的油麦菜嚼的像只饿急了的兔子。
吃完饭他帮凌远收拾碗筷,个子太矮够不到流理台,凌远拿了只矮凳垫在他脚下,趴在他旁边问话。
怎么想要离家出走呢?
因为我不想做警察嘛,我想拉二胡。
做警察不好吗?你这么喜欢奥特曼,难道不想当个英雄?
做警察好,可是我不想成为李局长。
李熏然吞吞吐吐,觉得自己被凌远绕进去了。
叔叔是叔叔,你是你,熏然如果去当警察,一定比李局长还要优秀的。当然了,等你以后长大了有自己的钱和时间,也可以选择做一名会拉二胡的警察。
凌远冲他眨了眨眼睛。
那场离家出走最终以他心甘情愿被凌远遣送回家告终,而凌远说错了,他并没有成为一名好警察,也没有学会拉二胡。
他被犯罪分子谢晗绑架囚禁,救出来时精神濒临崩溃,治疗结束后暂时停职回家修养,整夜失眠,依旧有不稳定的攻击倾向。
所以他再次从家里逃出来,为了终止自己终日活在随时会攻击亲人的恐惧里。
他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漫无目的的走,也许人脑对记忆的留存时间太久,他又走到了劳动公园门前。
推车小贩被城管撵走了,广场舞大妈取而代之。他口袋里有二十万透支的信用卡,支付宝和微信还绑定着储蓄卡,钱夹里有红票,却还没有十八年前有安全感,手机屏幕按亮又熄灭,翻不出一个能联系的人。
黑色别克停在公园门口,李熏然的肩膀被拍了拍。
小孩儿,又离家出走呢?
凌远的白大褂还没脱,疲惫写在眼角,嘴巴却抿起来,有一个肯定的弧度。
是啊,这回书包都没带出来,净身出户了。
晚饭怎么解决?
李熏然想拒绝他,他不能自私的把受伤的可能性转嫁到凌远身上。
可是凌远像许多年前那样拉起他的手,把他往自己的副驾驶上塞,后排座椅上放着鳜鱼和鸡蛋。
路上李熏然几次开口,都被凌远抢先打断了。
凌远搬家了,自己住一套复式房,家里地方大的很。李熏然的情况神经科主任都告诉了他,他知道长着卷毛的小脑瓜里在想些什么,也知道与他同居的危险性。
吃过饭李熏然要走,凌远攥着他伶仃手腕。
你是一附院的病人,我是院长,有照顾你的责任和义务。
我办了出院手续。
李熏然答得没什么语气。
那如果我请你帮个忙呢?
凌远指了指阳台上的绿植们。
夏天雨水多,我经常不在家来不及收回来,前几天刚浇死了两盆绿萝,好可惜,放在屋里见不到阳光也不行。
李熏然用手指比了个八戳在凌远肩头。
我不久前开枪杀过人,还差点杀了自己。
凌远握住他手指,指尖很凉。
我们都会犯错误的,我实习时也出过差错,耽误了最佳抢救时间,失去了一条本可以挽回的生命。
李熏然把手抽回来。
谢谢你凌远,我留下来照顾植物到夏天过去为止,但不保证照顾得好,可以吗?
凌远抿了抿嘴角,拉开凳子给他坐,自己到厨房去收拾鱼。
晚上李熏然照例失眠,药放在家里没带出来,他盯着天花板有点恍惚,黑暗一层层压下来,他在被子里抖得不成样子。
然后光从嵌开的门缝里漏进来,穿着睡衣的凌远站在一点光里,就好像他永远会这样出现在他眼前。
我记得李叔叔说你认床,怕你睡不着,就过来看看。
凌远走到床边,不动声色把他一根根陷在掌心里的指尖拢在手掌里,额头在他手背上贴了贴。
你不要怕,熏然,我是医生,我保证你会好起来的,你相信我。
可怕的黑色被冲淡了,李熏然疲倦地闭上了眼睛,陷入一场珍贵的睡眠。梦中他回到了小时候,拉动听的二胡曲,奏毕台下掌声雷动,凌远是众人中的一个。

评论

热度(268)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发条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