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悬顶之剑(现代AU 混CP)

特能苏:

写在前面的话:


看到有人喜欢《悲观主义者的浪漫》,人家表示真的真的是好开心,都快飘起来了~~~


看到评论里面有人说,这是心目中楼诚的结局。我心中开心也很惴惴,这句话我曾经在别人转载的‘美人赠我蒙汗药’大人的《怜光满》底下留言过,我非常非常喜欢这篇文章,这是我看过的楼诚文,或者是所有同人文里,对这段我们经常会跳过的历史时期,最理智,最温暖的描述,里面不管是主角还是配角,都在无可奈何,却又顽强乐观的生活着。里面楼诚陪伴的故事和感情也是非常非常细腻的~~我其实更多的不是在推荐,我其实是在表白……


 


(一)


“他来了?”


“是的,副局,人刚到,已经被安排进问询室了。”


“好。”李熏然又看了一眼照片,合上案卷,“走。”


 


李熏然并没有直接走进问询室,而是透过单向玻璃,盯着里面安静坐着的一个年青男子。


明诚,男,26岁,孤儿,10岁被明家领养,现为刚刚被任命到潼市,主分管经济的副市长明楼的私人秘书。


他穿着剪裁合体的深蓝色大衣,敞着怀,露出黑色的西服。头发近三七开,摸了发胶。双手微合,指端抵在下巴下方,胡须修理的非常干净,指甲也是。左手手腕好像戴了一块表,但角度不好,看不清楚。


忽然,他扭过头,对着单向玻璃,似乎非常明确的知道对面有人正在盯着自己,他勾起了一侧的嘴角,很快的一个假笑。


 


李熏然推门而入。


 


“你好,警官。”明诚起身,似乎刚才的那一挑衅的冷笑从未滑过他的嘴角。


他握手,力度恰好,姿态平和。


 


“你于一个月前丢失了一辆黑色奥迪A6轿车,牌号是江A-68519。”李熏然坐在他对面,不得不承认对面这个人,长得和自己有那么几分相似。


“是。”明诚补充到,“我是2月17日下午来公安局报的案,丢失的车子是我的私车。请问警官,是不是找到了?”


李熏然翻开案卷,取出一张照片,“你认不认识这个女的?”


明诚从桌上拿起来,“不认识。”


 


“有人指认,朱徽因小姐在失踪前曾经见过明诚先生你,你们发生过口角。”李熏然盯着对面的明诚,“我再提醒你一下,2月13日,傍晚不到6点,霞飞路146号,邮局对面。”


明诚似笑非笑,之前平和的假面一点点消失,“警官,我是来取车的。”


 


 “明诚先生的车,是在临江中被发现的。”李熏然又拿出一张照片,是一条金色的项链,好像是金子的,“这是朱徽因小姐的项链,是在明诚先生车子的后备箱里被发现的。”


“所以?”


“所以,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车辆偷窃案。”李熏然一字一句,“这是一起刑事案件。”


 


“我明家不缺这一两辆车。”明诚双手随意的把弄着照片,靠坐在椅背上,他的腿似乎很长,长的无处安放,快要伸到李熏然这边了,“我们积极配合公安部门的调查,车,就留给你们了。”


说着,起身就要走。


 


李熏然手一撑桌子,站起来,见明诚突然转身,笑着贴着自己的耳朵说,“哦,对了,小警官,如果我没有记错,失主一旦报案,丢失的车子在这之后所发生的任何事情,失主,不负法律责任。”


他靠的非常近,气息在这季节却是热腾腾的,似乎要烧着李熏然的耳朵,“我私人,十分配合小警官的调查,这是我的号码,随时欢迎联系。李熏然,副局长。”


他左手做着打电话的手势,右手顺势将一张名片插在了李熏然的胸口口袋中,然后食指意味不明的来回抚摸着名片露出来的边缘。


李熏然面上挂不住,出手一个擒拿手,拧着明诚的右手腕,却不料明诚竟然顺势沉肘,没能让他轻易制服。一招未完,明诚左手已挥过来。


 


靠!李熏然心中骂道,右手格挡,曲膝顶将过去。两人在小小的询问室,打了起来。最后明诚被外面的警察冲进来,摁在了桌子上,“副局。”小李关心问道。


“我没事。”李熏然心中一片骂娘,也不好说是因为自己觉得被调戏先动的手。


“你居然袭警!”小李狠狠得铐住明诚,“好好在这呆着吧。”


 


李熏然用冰块敷着侧脸,心中非常不爽,他想了想,用内线拨通了市办公厅电话,电话被接通,又转接了几次,听见对面一个略显低沉严肃的声音问,“你好,请问怎么称呼?”


“明副市长您好。”李熏然回道,“我是市公安局的李熏然,请问明诚先生是不是您的私人秘书?”


“是的,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李熏然一字一句,非常清楚简洁的说,“他袭警,依法被拘留,请问您需要派人来保释他吗?”


对面沉默了数秒,“实在抱歉,请问拘留几天?”


“五天。”李熏然忍住了想说七天的冲动。


“麻烦警察同志转告他。”对面的声音透着金属的寒硬,“五天后请准时来政府办公厅上班。”


李熏然挂下电话,脚尖点地,痛快的坐在转椅上转起了圈,告状的感觉太爽了。侧脸好像已经看不出红肿,他拿出手机,啪啪的飞快敲字,“院长大人,晚上要一起吃红烧排骨吗?”


很快,叮的一声,回复简洁,“我七点到家,饭先煮上,排骨留给我来烧。”


“oh yeah~~”李熏然又转了几个圈,心情爽爽爽。


 


“南田课长,很抱歉打扰到您!”第二天,明诚提出要打电话,李熏然看衣冠楚楚的家伙眼底一片青,同意了,可没想到,明诚张嘴叽里呱啦的,居然不说中国话。


“日本人?”李熏然有点纳闷,难道他找来找去,最后要个日本人来保释?


明诚靠在墙上,昨天的得意似乎全部消失,他自嘲的低头一笑,低声说,“昨天,失态了。你应该查过了,我13号晚上夜里的飞机,和大……哥,明副市长一起去香港开会,17号一回来,发现车不见,就报了案。”


李熏然心中清楚,从作案时间上来说,明诚的嫌疑很轻,但还是不动声色,没有回应他。


 


市政府门口,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夹着公文包从车中跨步走出来。


明诚立马迎上去,“大哥。”伸手欲接他的公文包,却不料被狠狠的扇了一个大耳光,在人来人往的市政府大门口。


明诚被扇的一个踉跄,不敢多说,立马站稳。


“有能耐了啊。”明楼静静的看着他,声音不低,“袭警!我才上任没几天,你小子倒是狐假虎威威风的很啊!”


明诚低头,“先生,我错了。”


明楼冷笑一声,从他身边走过,“好好送送南田课长,别失了礼数。”


 


“明诚先生。”车里的南田云打开车窗,“明副市长怎么可以如此折损你?!”。


“让您见笑了。”明诚客气的一笑,“大哥,也是有难处的。”


南田云心中一软,看窗外这年轻人笑得故作镇定,还在努力粉饰着太平,“阿诚。”她轻轻唤道,用不大熟练的中文。


她看见她面前微微弯下腰的年轻人,眼中微微一波动,似乎有光潋滟而过,她想,此人可用。


“你的嘴,流血了。”南田云掏出一方手帕,递过去。


明诚愣了一下,接过去,轻轻摁在嘴边,“谢谢!”


“这个周六晚上6点,我们公司在隆昌酒店会有一个宴会,明副市长已经收到我们的邀请信。”南田云微笑,“不知阿诚先生有没有兴趣?”


明诚点头,低声说,“谢谢南田课长的邀请,我定会赴约。”


南田云很满意,“不知阿诚先生跳舞如何?”


明诚一笑,一个滑步稍稍离开车门,弯腰,右手优雅的伸出,“希望您能满意。”


南田云高兴的笑了起来,点头,关上车窗,示意司机调头。然后她透着后视镜,看着车后面,弯腰的明诚。她非常满意。


 


整个一天,明诚守在明楼办公室外面的秘书间,看得出来其他人飘过来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探究,因为一整天,明副市长一次都没有使唤过明诚,似乎这个人在他的眼里不存在。


直到下班,明楼走出办公室,看见等在走廊上的明诚,皱皱眉头。


“先生。”明诚犹豫,但还是走上前,伸出手。


明楼看了他一眼,瞄见茶水间有人露了个头,又飞快的躲了进去。他把公文包交给了明诚,低头说,“我给你留个面子。”


茶水间里面原先说笑的几人,眼神互相暗暗交流了一下。


 


回到家,明楼径自就进了书房。


“阿诚。”明诚一进门就被一中年妇人拉住,“你是不是做了什么错事,昨天一天都没回来,副市长昨晚发了好大的火,现在看着脸色也不好。”


明诚一脸不耐烦,“不关你的事。”


那妇人还要再说什么。


“我知道了。”明诚将大衣随手脱下,抛在了沙发上,“不管错没错,我先去认个错。”


那妇人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丝不忍心。


 


“先生。”明诚泡了一杯龙井,敲开了书房。


“进来。”明楼头也不抬,“把门关上!”


听见门关好,脚步声走近,明楼放下了手中的笔。


明诚站着,将茶轻轻放在桌上,明楼靠着椅背,看着明诚,一会说,“破相了。”


明诚轻轻一笑,从裤口袋掏出了那方手帕,弯腰双手从中间将手帕抹平,平平整整的放在了桌面上。


“美人当街抛绣帕。”他弯腰抬头,正对上明楼的目光,笑如少年,“大哥说我是接,还是不接?”


 


-----------------------------


以下是碎碎念:


我简直是魔障了


黑道枪战啥的我是没那个脑洞了,现代AU这是大坑一个。


预设时间是2002年。


PS:既然《他来了》奥迪是赞助商,我也顺带插个广告;车牌是熏染GG电视剧中车牌号的倒序。题目是来自“达摩克里斯之剑”,但是我是为了致敬(表白)习大大的。


就酱。                                                                                                                     

评论

热度(1290)

  1. 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特能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