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悬顶之剑(现代AU 混CP)

特能苏:

(十)


一听到明楼车祸,汪曼春立刻就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些手段她太熟悉了。


当年她叔父汪芙蕖嫌大学教职给的工资低,下海从商,可是这商海哪里是这么好游弄的,一来二回,差点淹死。藤田出面,南田云出手,救了汪家,这是恩。再然后,他们扶持自己进入海关,利用自己帮他们走私,她不是他们扶持的唯一的傀儡,她看过其他傀儡反抗时的不堪一击,消失的如同泥牛入大海。


明楼空降潼城的时机太过玄妙,而明楼本身太难拿捏,更何况藤田他们已经有了明诚这个更好掌控的傀儡,那么明楼,就没有太多存在的意义,正好也可以让他们更容易的扶持明诚上位。


只可惜,明诚差点当了这个冤大头。


 


明诚再睁开眼睛,居然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家的混世魔王,明台。


明台本来也不姓明,他那单亲妈妈当年为救明镜车祸身亡,明镜便收养了他,几乎是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抚养至今。明台刚大学毕业,嚷嚷着要开公司,研发新型手机智能软件,全家都不看好,不过只要他开口要钱,所有人都会给他。明台,是明家最少爷的小少爷。


“阿诚哥。”明台凑过去,“你吓死我们了。大姐研究所那边走不开,命令我必须24小时贴身照顾你。”


明诚笑笑,“我没事。朱徽因呢?”


明台皱皱鼻子,自家的这个阿诚哥说的最多的就是,我没事,我没事。


“放心吧。”明台说,“我来潼市之前都安排好了,我把我的信用卡还有一大笔现金都留给她了,哎阿诚哥,要是大姐听说我在外面包养了一姑娘,你可到时候要替我好好解释一下。”


他在明诚面前一向轻松自在,可刚说完,就看见自家大哥走了进来,立马换上了一副严肃略显沉重的表情,差点吓到了明楼。


明楼快走几步,进来发现明诚好好的,而且已经苏醒,当时恨不得罩面给明台一巴掌。


 


明楼摸了摸明诚的额头,眉毛,高高凸起的颧骨。


明台站在一边,有点懵。


“大…大哥?”明台自小天性跳脱,也是一路拈花惹草的长大的,虽然还没来得及正儿八经的谈场恋爱,可情情爱爱之事他还是自负懂得,如今他看自家大哥的动作,怎么着都带着一份情意缠绵。


明诚精神不济,只觉得明楼这一抚摸,好像真能带走几分痛楚,不一会,又睡了过去。


明楼回头,坐在床边,让明台也在椅子上坐下。


“今天,有人来探视吗?”明楼问。


明台连忙摆手,“有有,不过我听大哥的,都给拦住了,一个都没放进来。”


明楼点点头。


明台还是好奇,吞吞吐吐的问,“大哥,你跟阿诚哥,有女朋友吗?”他时刻做好逃跑的准备。


明楼看了明台一眼,“你到底想问什么?”明台攒起来的一点勇气烟消云散,连忙再摆手,“没,没,我就是随便问问。”


明楼也在思考,好像自家的这个小弟更容易被拿下,而一旦拿下了他,自家的那个大姐也会更好说话些。他决定行动。


“我跟你阿诚哥在一起。”明楼说,“在巴黎留学时确定的关系。”


明台一吃惊,张张嘴,差点下巴脱臼,但是转念一想,好像也没那么出乎意外,自小这两个哥哥之间就很是亲密,“哦。”他半天挤出一个字。


明楼盯了他一会,抿嘴笑了笑,“出去逛逛吧,中午这里我先守着,下午我上班,你再回来替我。”


明台站起来,撒腿就走。他需要出去逛逛,想想。


 


明楼守了一中午,明诚也没有再睡醒。他趁着这时间,思索了藤田方正的意思,看来自己在对手那边已经成为一手弃棋。可是做得真是太难看,明楼心中对此非常鄙视。


他拿出钢笔,开始起草文件----《关于重新定位外资企业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他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够解气,他又加了几个字,“及土地借用等”。


他对这份文件的标题非常满意:看,这才是成熟的撕破脸的方式。


 


明台回来时,不大敢正眼看明楼,他心中也委屈,不明白为什么弄得好像又是自己犯了什么大错一般。


“中午吃了?”明楼合上笔,将写得差不多的文件往公文包里面收。


明台点点头。


“那你就没想过要给我带一份?”


明台,“啊?”他真的没想过,他都不大记得自己迷迷糊糊中午到底吃了些什么了。


明楼笑笑,拍拍明台的肩膀,“大姐那边知道怎么说了吗?”


明台眨巴着眼睛看着明楼走出病房门,心中哀嚎,就知道又是要拿自己去堵枪眼了。


他扭头看了看还沉沉睡着的明诚,叹口气----好吧,虽然这事得再好好消化消化,但,好像也算是一件好事。


 


这边李熏然和他爹都被给了党内警告,一年内不得提升职务。李熏然也被下放到派出所,平时巡巡街,扫扫黄,案子还是悬在曹云海的手上。但他私底下跟吴哲捋遍了线索,询问过金盛宾馆当天的前台和客房服务人员,基本确定2月3日这一天,吴辉和沈越订了609号客房,房间几经清扫,看起来似乎一切正常。妮妮死于窒息和颈椎断裂,万婶死于枪击,李熏然利用紫外灯果然在地毯和墙角相交处找到了血迹。


受害人身份基本确定,案发现场找到,相关目击者也有,可以提审吴辉和沈越了。


李熏然转着笔,有点犹豫,“万一这真是一个大局,我们会不会走得有点太快?”


吴哲毫不在意,“他们走他们的阳关道,我们走我们的独木桥,还指不定谁先缴了敌人的老巢呢。”


二人都是年轻人,热情,乐观,一拍即合。


李熏然整理好所有资料,站起来,“行,我去申请提审这两人。”


 


可是,沈越跑了。



评论

热度(539)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特能苏 转载了此文字
  2. 茉茉兴特能苏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是很勇敢的人我和你阿诚哥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