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悬顶之剑(现代AU 混CP)

特能苏:

(十一)


明诚这一住院,海关那边的事情他不大好监控。


但,山口组要出关的材料刚刚报了上来。


东西要出手了。明诚心中很焦急。


 


“大哥。”明诚犹豫了一下,“反正外人也不知道我伤成什么样,要不,就说是轻微肋骨挫伤,我还是去海关盯着。”


明楼心中一团无名火,他啪得拍了一下桌子,可对上明诚认真的眼神,他叹口气。他心中也清楚,在这个节骨眼上,明诚坐镇海关是几乎必需的。他在经济政策方面给藤田方正设下了不少绊子,二人几乎都清楚已经撕破了脸面,从这点来说,现在的他连来医院也只能让人觉得自己是走走过场,他必须让藤田方正心中还有一丝希望,认为明诚是他们可以拉拢的人。


“不行。”明楼下了决心,“你给我好好安心养伤,千万别落下病根。小时候就动不动肺炎发烧,这次又伤到了肺,必须静养。”


明诚还想再争取,却看见李熏然跟着凌远走了进来,两个人手里都提着好几个保温盒。


 


“哥几个。”李熏然举了举手中的保温盒,“有口福了。”


把桌子都清出来,保温盒一一打开,番茄牛腩煲,土鸡炖蘑菇,乳鸽汤,蜂窝豆腐,荠菜香菇肉丸子,虾仁西芹百合,莲藕炒木耳,笋尖炒肉,蜜汁小排。


 


“你给817床送过了吗?”凌远吃了几口,问。


李熏然嘴里塞着丸子,点点头。


凌远再一看还是满满一桌子的菜,算是知道,李熏然的口和胃是怎么喂出来的。


 


“也是认识的人?”明楼问。


“嗯,算是吧。”凌远回,“就是抢救孙红英那天,我的前一台手术病人。是个军人,叫袁朗。他的陪床,好像是他的一个兵,叫吴哲。明明是我的病人,结果居然是他跟他们混得很熟。”


凌远指指李熏然。


李熏然忙着吃菜,明诚忙着喝汤,两人都不说话。


也就凌远和明楼两个聊了起来。


 


“我不分管卫生医教这一块。”明楼也是知道凌远的身份,两人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工作上去,“不过我看过凌院长的几份计划书,高价门诊试点,24小时检验科值勤,先进仪器采购招标,包括对于医闹事件应急处理,构建医患交流平台和法律援助等等,都很有创意,有一定的可行性。”


凌远倒是对明楼了解不多,只大致听李熏然抱怨过,从小明诚就有这么个大哥,特别护犊子,目前分管经济,似乎这次回潼城,跟明诚之间有了间隙。


但凌远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值得聊一聊。


“明市长虽然不分管卫教。”凌远客气而不疏远的笑笑,“可是医院新制度的试点实施离不开市里面的财政支持。我们打算增添几台核磁共振仪,也准备引入一些新的检测手段,另外,我们医院很感兴趣急诊教学设备,包括高智能数字化综合急救技能训练系统,有助于提高我们医生的急诊效率,避免不必要的医患冲突。”


明楼点头,认真的听着,回应说,“你说的这些,好像除了核磁共振仪,我并没有在你的那份先进仪器采购招标书里面看到过。”


凌远笑着看明楼。


明楼一副懂了的表情,“凌院长,这顿饭,我明楼可是吃的不便宜啊。”


明诚终于喝饱了,他倒是也一直在听,插了句,“大哥你这是愿者上钩。”


“看破不说破。”明楼点点明诚,回头对凌远说,“凌院长,你再重新写一份采购书,你把你们急需的,能想到的仪器列一个表,给我一个合理真实的价位区间,我想,市政府会给予支持的。”


李熏然倒是还在吃,不过也插了一句,“咱中国人的生意果然是在饭桌上谈出来的。”


他心里想得是:我大概知道是谁在下这一盘棋了。


他放下筷子,看了眼一直微笑的明诚,明诚在看明楼跟凌远商量着更多的细节问题。饭菜的香味还弥漫在房间里,四月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带着暖意。


李熏然惬意的升了个懒腰,站起来,收拾起保温盒,他心中终于安定了,两个月前在警察局见到明诚时心中一直存在的怀疑和恐惧终于消失了。


他年少时的玩伴,依旧是当年的那个赤子。



评论

热度(542)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特能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