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悬顶之剑(现代AU 混CP)

特能苏:

(十二)


沈越跑了,他看见吴辉被抓,知道自己干的那点事恐怕遮不住了。他没敢去找刘天元,他躲了两天,跑去找了王海。


当年,王海和刘天元一起抚养沈越,可后来刘天元发了财,开了大公司,王海先是在一家国有企业当保卫科科长,下岗后才进了刘天元的公司,但是王海跟刘天元的关系一直不很亲密,王海一直在看仓库,收入一般。沈越也渐渐跟王海走得远了,他更愿意跟着刘天元混。


可是这次出了事,沈越的第一反应却是,去找王海叔。


 


“你说你干了什么?”王海听完,抄起身边的东西就往沈越身上砸去,“你杀人了?兰苑藏得尸体是你干的?!”


“叔。叔。”沈越不敢躲,跪在地上,“你救救我,救救我,我是失手,我没想到她会叫的那么大声,我一慌,我就,就掐住了她,叔,叔,你一定要救我。”


王海往后踉跄几步,他跟刘天元一个年纪,但明显苍老的多,他失神的问,“你说你们是想要朱徽因手上你干爹走私的证据,才,才下的手?”


沈越连忙点头,“是的,叔。我们本来只想骗来朱徽因,把东西要到手,威胁一下她们,让她们别乱说,没想过杀人。”


王海似笑非笑的看着沈越,“小越,你们没想过杀人?不,你们只是没想到你们会杀错了人!”


“你们杀错了人。”王海笑意更大,他拽起沈越,拖着他,往仓库里放桌子的地方走去。


 


王海将沈越死死的摁在椅子上,沈越软得快坐不住,只觉得钳在自己腋下的手,力气非常大。


“你不是让我救你吗?”王海咬着牙,抓过桌上的一张纸,和一支钢笔,“我说,你写,一个字不差的给我写,写完了给我一字不差的背下来。”


沈越哆嗦着手拿过笔。


王海摁着他,一字一句的说着,“天元集团自98年以来,与山口组的企业存在着非法经济往来。99年11月23日,天元集团进口山口组一船20集装箱原木浆,实际为12辆进口轿车,集装箱直接在海关附近的采集场掉包;00年2月18日,山口组报关称从天元集团采购粗钢,需要运回日本,实际夹杂纯度极高的海洛因;……”


沈越跟着写了几句,反应过来,“叔,你是让我检举我干爹?”


王海点了一根烟,深吸一口。


沈越再仔细看了看他记下的话,不敢相信的看着王海,“叔,之前的那封检举信,是你写的?!”


“你们在公安局里面果然有内线。”王海惨淡的笑了笑,拍拍沈越的脑袋,“记下吧,记下这封信的内容,到时候,就说你也参与了检举,或许能将功赎罪,少判点刑。”


沈越站起来,想跑,王海重重的摁住他。


沈越知道自己错了,从小到大,王海从来不帮他收拾烂摊子,王海从来都是管教自己的那一个。


 


山口企业的出关货物静静的停在港口。


明楼不放心原先海关内的缉私警,他特意从军区里面借调了军队。


南田云闻讯也急急赶至,“你们不能这么做。”她声嘶力竭,在徒劳的阻拦着。


“阿诚呢?”她叫道,“这批货物所有报关文件都已批准,明诚先生亲自审核的流程;明楼市长,您的手未免伸得太长了吧。”


她还以为,这是源自明家两兄弟的内斗。她在拖,她在等明诚来救场。


明楼毫不客气,“南田课长,阿诚正在医院养伤,不劳南田课长挂心。至于海关开箱查验复审,我们也是完全有章可循,按照规矩办事的。”


他挥挥手,身后的军队完全不顾南田云的阻挠,往集装箱走去。


一个又一个的集装箱被撬开。


一共三十二个集装箱,有粗钢,有电子原件。


全是出关文件上标明的货物。


却没有,反舰导弹发射装置。


明楼的心一沉,他立马掏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电话被接通,他松了口气,“阿诚……”


 


“明楼市长。”话筒里传来了藤田方正的声音,“我想我们可以客客气气的好好谈一笔生意了。”


 


明楼赶紧赶回病房,病房里除了地上洒落了些瓶瓶罐罐和水果鲜花外,似乎并没有太多打斗的痕迹。明台站在后面,看着他一直不说话的大哥,心中后悔莫及。他本来一直在病房里面看着的,可后来来个通知让他去换药取药,他就离开了不到半个小时,回来看见明诚不在,他还以为明诚是出去透口气之类的。


“打电话。”明楼扭头,下达命令,“给朱徽因打电话。”


明台愣了愣,连忙掏出手机,拨出号码。


闻讯赶来的李熏然看了明楼一眼,然后盯着明台的手机。


“没…没人接听。”明台低声说,话筒里传来,“……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听,请稍后再拨……”


所有人都不说话。


明台又拨打了另一个电话,简单问询了几句,挂了电话,哭丧着脸,“大哥,我找来照顾朱徽因的人说,她,她两天前回家了,有人说,她哥哥病重。”


明楼拿起桌上的矿泉水狠狠的砸过去,“两天前的事,你现在才说?!”明台不敢躲,谁也不敢求情。


 


明楼的手机又响起。


“喂。”明楼保持着沉稳的口气。


“明楼市长。”藤田方正得意的说,“我现在可以提我的要求了吗?”


“我要听听阿诚的声音。”明楼说。


对方的话筒沉默了一会。


 


“大哥。”明诚在那边说道,“霞飞路上雕刻时光的咖啡不错。”


“明楼市长。”藤田方正只让明诚说了一句话,“你这个弟弟可真是个有雅兴的人。”


“藤田方正。”明楼咬牙切齿,再也装不了心平气和,“你想让老子给你做什么?!”


“哈哈哈哈。”藤田方正能想象到对面明楼快跳脚的样子,“明楼市长,很简单,我需要离开中国。一张机票就可以了。等我在日本落地,我就会把明诚先生的地址发送给你。”


明楼压低声音,“藤田先生只准备自己一个人回去吗?你的东西难道不打算要了吗?”


藤田方正笑,“你们中国人有句老话,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先回日本复职,至于东西,可以先放在这边,我们可以再派人过来取,当然了,明楼先生您也可以试试找一下。跟明楼先生交手,很有点棋逢对手的感觉。”


明楼还准备再说什么,藤田方正没有让他有插话的机会,“明楼市长,我给你三天时间。时间久了,我担心明诚先生坚持不住。”


他挂断了电话。


 


“藤田先生。”明诚笑喘着气,“你可真没有诚意。你可没有让我明诚活着走出去的意思。”


藤田方正点点头,“明诚先生果然是聪明人。”


他既然已经把明诚绑架到了这个地方,就没打算让明诚活着离开,明诚只是他用来要挟明楼的一枚棋子。


这是一间大仓库,里面静静放着的,就是瓦良格号上卸载的反舰导弹发射装置。



评论

热度(472)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特能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