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悬顶之剑(现代AU 混CP)

特能苏:

(十六)


砰,砰,砰。


袁朗坐在办公室里面分析数据,他刚刚从医院回基地,攒下来的一大堆活忙的他头都快有两个大了。


 


砰,砰,砰。


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敲打办公室的窗户。


袁朗想忽视,但这东西太固执,一直在撞,袁朗挠挠头发,站起来,走到窗户前,拉开了窗帘。


 


他打开窗户,一个东西砸将过来,他抄手捞住。


一颗,樱桃。


一颗红通通的樱桃。


 


袁朗低头,果然看见吴哲站在楼底下,仰头看过来。


吴哲穿着作训服,一手捧着一把樱桃,一手捏着一颗樱桃的梗,在滴溜溜的搓转着。


 


“上来加班。”袁朗好气又好笑。


“队长。”吴哲叫着,“来看球吧,世界杯你都不看?!”


袁朗扭头不搭理。


一颗樱桃又扔了进来。


 


袁朗想了想,又转过来,“谁踢谁?”


“德国对沙特。”吴哲回。


袁朗认命了,他翻身从窗户往楼下寻着落脚点跃了下来。


 


“积极性挺高的嘛。”袁朗拍拍手上的灰,“这样吧,今晚两队的进球总数就是你们明早负重来回375峰的次数。”


吴哲抽抽嘴角。


 


那一场小组赛,德国比沙特,8:0


 


明诚还在养伤,他占着沙发大半个地盘,看其他三人喝着啤酒。


 


李熏然是大口大口的喝着爽快。


 


明楼和凌远不时碰个杯,喝得不紧不慢。


 


但是,很快,啤酒都是次要的了。


 


“我靠!”李熏然捏着的啤酒罐子都凹了进去,“帽子戏法,帽子戏法!”


 


明诚也坐了起来,“11号,11号克洛泽,太帅了,我爱死这家伙了!”


 


明楼本来也很激动,听到最后一句话,眼神一凝。


 


“想喝口啤酒吗?”明楼问。


 


“啊?”明诚没大听清楚,他还在看慢动作回放。


 


明楼俯过身,稳住明诚的肩膀,将嘴里面那半口啤酒度了过去。啤酒中的二氧化碳一点点冒出来,化作细腻却又带点冲击力的泡沫,弥漫在唇舌口齿之间。


 


李熏然哑声了。


 


他想若无其事的继续看比赛,但是他面对着电视屏幕,视线却一直在游离。


 


他偷偷瞥了眼旁边一本正经坐着的凌远。


 


凌远还在按着之前的频率,喝着啤酒。


 


可是手指有点僵硬。


 


李熏然挪过去,用肩膀撞了撞凌远。凌远笑笑,李熏然凑将过去,凌远偏偏头,迎了上去。


 


2002年的初夏,11号的米洛斯拉夫·克洛泽惊艳了全世界。


 


而他们,彼此惊艳了彼此的生命。


------------------------------------------------


END

评论

热度(1005)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特能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