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你总有一天将爱我 (悬顶番外)

特能苏:

(八)


你总有一天将爱我,我能等,


你的爱情慢慢地生长


像你手里的这把花,经历了,四月的播种和六月的滋养


今天我播下满怀的种子,至少有几颗会扎下根


结出的果尽管你不肯采摘


尽管不是爱,也不会差几分


你至少会看一眼爱的遗迹—我坟前的一朵紫罗兰


你的眼前就补偿了千般苦恋


死有何妨?你总有爱我的一天


 


在酒吧看见明诚的时候,明楼居然忍住了,他站着听明诚把一首《Foule sentimentale》完完整整的唱完了。


Oh, Foule sentimentale.


 


“这就是你说的勤工俭学?!”明楼站在酒吧门口,问明诚。


明诚低着头,不说话。


“你才刚刚18岁。”明楼说,“刚成人就急巴巴的要见识这灯红酒绿了?!”


明诚红着眼睛,“大哥不也来这了吗?!”


明楼火了,提起膝盖,踢了明诚一脚。


 


明诚洗干净头上的发胶和脸上的妆,在房间里面坐了一会,咬咬牙,去敲了敲明楼的门。


“大哥。”


这是明诚今天晚上叫的第一声大哥。


明楼抬头看着明诚,当年那个小小的孩子,已经长得这么大了,完全是大人的身形,只是还有一副少年的青涩。


“你长大了。”明楼半天说。


明诚慌了,“大哥,我错了。”


 


“大哥,我没有做坏事。”明诚慌乱解释,“我就是去唱歌,我想赚钱。”


“为什么?”明楼眼神一沉。


明诚看着明楼,不说话,眼泪成串成串的落下来。


明楼赶紧走过去,扶着明诚双肩,“出什么事了?连大哥都不能告诉吗?!”


 


“他,他自杀了。”明诚哭出声来,“大哥,他跳楼了。他成植物人了。”


明楼脑子一炸,完了,明诚还是知道了。


明楼手忙脚乱的安慰明诚。


“他…他之前要我回去。”明诚说,“我跟他说我不喜欢他。我……大哥,我害死了一个人。”


明楼抱住明诚,“屁话。朱希音是因为毕业分配工作的事情跟学校在闹,最后跳的楼,跟你没有关系。”


明诚摇摇头,“他写信给我,他说----”


“他说什么?”


“死有何妨,你总有爱我的一天。”


“混账!”明楼骂道。


明楼大手扣着明诚的脑袋,将他的脑袋捂在自己的肩膀上,柔声又说,“别听他胡说。哪有这样爱一个人的。”


明诚还在哭。


 


“这样吧。”明楼说,“他的医疗费我先付了。后续的费用,包括呼吸机,监控仪之类的,你来支付。酒吧不许再去,我们有个远房堂伯在巴黎开了家香水店,我跟他说一声,你去他店里面打工。”


明楼让明诚抬起了脑袋,他用手给明诚擦眼泪,“相信大哥,爱一个人,不是他那样的。”


 


明楼的语气十分笃定,明诚看着他的大哥,他不知道哪里生出来了勇气,他的爱意如同那头一直被塞在瓶子中的海怪,他的勇气拨开瓶塞。


“MonFrère, je t'aime”明诚说。


明楼笑笑,眼角有一条很细很细,却很好看的细纹,他说,“ Я  тожетебя люблю 。”


明诚愣住。


“我开始学俄语了。”明楼拍拍明诚的脸颊,“当初居然敢糊弄我。”


明诚心中狂喜,却又夹着一丝委屈。


明楼亲亲他,“成人礼。”


那一丝委屈炸成了灰。



评论

热度(602)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特能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