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龙图(楼诚AU)

特能苏:

(二)


驯龙守则第二条:如果您轻易驯服了一条龙,那么很不幸,如果它不是笨蛋,那您一定是愚蠢的那一个。


 


冲进武康路137号,一切如计划一般正常,茶杯中的水还是温的,南田洋子已经走到了窗边。


对面武康路28号公寓里,明楼看了眼手表,下午1点36分。


“小心!”明诚一把推开了她,子弹贯穿了他。


 


南田洋子在拨着电话,明诚靠在墙角,一颗一颗的单手装着子弹。


 


 “陆军医院,对,我是南田,武康路137号,重要人士受伤,派你们最好的医生,立刻过来!”


她挂了电话。


明诚看了眼手表,下午1点42分。


 


救护车来得很快,不到十分钟。


“赶紧坐我的车。”明诚气息奄奄,“去梧桐路,毒蜂得手后,一定会去那和他的手下会合,请您相信我!”


南田洋子点点头,她挥手招来一个日本兵,用日语下达命令,“你带着这里所有的人,立刻赶赴梧桐路,封锁路两端,务必活捉毒蜂!”


“是!”


 


南田洋子不容拒绝的上了救护车。


此时此刻,再没有比一条可能被驯服的,受伤的龙,更能分散她注意力的事物了。


 


戴着口罩的程锦云看了眼黎叔,黎叔不动声色的轻轻摇摇头。


南田洋子的车,就跟在后面。


不能动手。


 


车厢内太安静。必须打破这种诡异的安静。


明诚仰卧在担架上,看着摇晃的车顶,问,“我身上的伤……明长官问起……怎么解释?”


“我借用明长官的私人助理明诚先生。”南田洋子说,“遇上了可恶的反日分子。”


明诚嗯了一声,似乎意识渐渐离散。


南田洋子开始主动努力同明诚说话,拉回他的意识,“阿诚君,为什么要掩藏自己龙的身份?”


明诚似乎想了一下,“因为那是个怪物。”


南田洋子握住他的手,“那不是怪物,那是高贵的,优雅的灵物。”


明诚摇摇头。


“你值得拥有一位龙骑士。”南田洋子说,“明楼他既然成不了真正的龙骑士,他就不应该困住一条真正的龙。”


“困住我的……不是他……”明诚努力掩饰自己的颓态,他控制着呼吸,睁开垂下的眼睑,微微侧首,盯着南田洋子,“难道你们日本人就没有在他身边安插眼线?”


南田洋子犹豫了一下,明诚自嘲的一笑。


“我相信你。”南田洋子微微点了下头,“也请你相信我。”


明诚偏过头,汗水滑过他犹如斧削的下颌,他咬着牙,宁可抽着气,也没有一丝呻吟。


南田洋子紧了紧握着明诚的手。


“如果…”明诚气息微弱,几乎是自言自语,“毒蜂会对我下绝杀令的,我还是……逃不掉……”


“不会的。”南田洋子肯定的说,“我们会抓住毒蜂的,消息绝对不会外泄。甚至于明楼长官那,即便他会产生怀疑,我也能保证他得不到确定的消息。”


南田洋子心中肯定了明诚是重庆方面安插在明楼身边的眼线,她要保护这条好不容易被逼到绝境的龙。除了初生的幼龙,要想驯服一条成年龙,再没有比将它从绝境之中带出来更有效的法子了。


明诚抽气的笑了起来,“南田课长,这是要我做个双面间谍啊。”


南田洋子没有说话,也没有松手。


车厢里面恢复安静,但这安静已不再那么危险。


 


“给我一针止痛剂。”明诚忽然说。


程锦云看了眼南田洋子,南田洋子点点头。


 


“除了梧桐路。”打了止痛剂后,明诚似乎一下子恢复了八成的神智和力气,“毒蜂还有两处据点,都在周公馆附近,周佛海的名字也是一直挂在军统暗杀名单的前十位。毒蜂的这两处据点一个在华山路上,一个在白赛仲路上。梧桐路上的碰头点毒蜂可能猜到我会说出来,但这两处据点他并不知道我已经摸过。”


南田洋子看着明诚,嘴角微微勾起。


“南田课长。”明诚侧首对上南田洋子注视的目光,“这只毒蜂太过吵人,您能保证让他闭嘴吗?”


南田洋子拍拍明诚的手,对救护车的司机叫了声,“停车!”


车急急刹住,南田洋子起身,“阿诚,有机会,我想跟你说说我的阳太。”


说完,她利落的跳下了车。


 


救护车再次发动。


明诚一下子翻坐起来,直视程锦云,“行动代号?”


“狩猎。”


“好。”明诚说,“狩猎暂止。你们俩到了陆军医院后必须立刻将我转交到其他日本军医手上,然后趁南田洋子没有赶过来前迅速离开,好在你们带着口罩,这段时间尽量静默。”


“那许鹤?”


“我再想办法。”


明诚说完,一拳头砸向自己的伤口处。


他脱力的躺回担架上,看了眼手表,下午2点12分。


 


下午两点半,汪曼春醒过来。


明楼递过去一杯水,“醒了?感觉怎么样?”


“师哥。”汪曼春一时有点语塞,低头捧着水杯,轻声问,“你…一直陪着我?”


“我不放心。”明楼说。


门外有人敲门。


“进来。”


 


朱徽因走了进来,“明长官,您下午三点还有一个记者会。”


明楼点点头,对汪曼春柔声说,“我需要赶去开会了,你……”


“师哥。”汪曼春笑,“我没事了。”


明楼还是皱着眉头,扭头问朱徽因,“阿诚呢?买了药怎么不送过来?”


“阿诚先生他,还没有回来。”朱徽因回,“听说被南田课长临时征用了。”


明楼张张嘴,似乎想发火,但是忍住了。


“师哥。”汪曼春挽过明楼的手臂,“让小朱送你过去吧,开会要紧。”


 


车子发动,开出周公馆。


“怎么回事?!”明楼低沉声音问。


“传来消息,南田洋子没有去梧桐路,她跟着上了救护车。”朱徽因平稳的开着车,“狩猎暂止。”


明楼心中恼火,焦躁,这是他少有的情绪,“阿诚呢?”


“在陆军医院。”朱徽因看了眼手表,“这时候应该进手术室了。”


明楼低头,用手指死死的捏住眉间,“还有什么坏消息?”


“也不知道是坏消息还是好消息。”朱徽因平静的似乎不是她在说话,“毒蜂被捕,丧钟敲响。”


明楼一下子抬起头,他咬咬牙。


该死的。


不,呸呸。


这个混小子!明楼心中骂道。


明楼靠在后座上,他的脑海中像跑马灯一般,无数画面在流动。


近十年前的巴黎,那位犹太裔的龙医在看过明诚后是怎么说的来着?


哦,他说,“我不清楚这到底是坏消息还是好消息,您拥有了一条聪明到知道如何假装被驯服的龙。”


然后,自己走进房间,对他说,“阿尔伯特先生夸你非常聪明。”


那个时候,明诚还不是一个很好的伪装者。


因为虽然他假装不在意,但是小尾巴还是翘起来了。


 


“狩猎行动解冻。”明楼坐直身,他的表情再一次冷静的无懈可击,“今天夜里,猎杀许鹤。”


--------------------------------------------------------------------------




我的好坑品都快给我自己败光了……实在不是之前坑品好,完全因为之前闲……


写计划,走剧情真心糟心……人物任务来自伪装者,都有所扭曲……


啊啊啊,最近看文看得好爽啊,简直是躺着都能被喂饱,不想动

评论

热度(428)

  1. 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特能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