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龙图(楼诚AU)

特能苏:

(三)


驯龙守则第三条:不会飞的龙只不过是长角长爪的蛇。


从壁画上的天使开始,欧洲人对于飞翔的想象基于拥有一双翅膀。


而的确,目前世界上除了中华龙和半数的日本龙外,绝大多数的龙都拥有翅膀,它们被称之为翼龙,简称龙。但拥有翅膀也不意味着会飞,实际上,只有一半的翼龙具有飞行的能力,这里所说的飞行能力也只不过是笼统的指能够离地30米以上持续飞行超过10分钟而已,而能够在3000米高空持续飞行30分钟的龙仅有千分之三,至于能够随战斗机群战斗飞翔的龙,不足万分之三。


至于不拥有翅膀的龙,以中华龙为代表,简称地龙。傲慢的西方学者曾经说,这只不过是一种变异了的,长角长爪的蛇。


傲慢滋生偏见。


 


夜已经深了,走廊上的灯光从门底下爬了进来,晃动一下,意味着有人经过。


明诚已经醒了,他躺在床上,静静的等着。


终于,灯光不再晃动。


明诚爬起来,麻醉剂的药效还没有完全过去,他起身的时候,甚至晃了一下,他稳稳自己,然后不慌不忙的开始脱下病号服,上衣和裤子,包括绷带,直至全身一丝不挂。


他远离病床,身体的温度陡然升高,这温度能让身体上任何的其他外来物在变形的瞬间化为烟灰,他随之化出龙形——青色泛蓝的鳞片,金色的双角,黑色的鬃毛,深蓝色的利爪,这是一条成熟的,强壮的中华龙。


明诚用龙爪推开窗户,腾空而出,顺着住院部外墙,扶摇直上。


他的病房在二楼中间,而五楼西侧,便是高级特护病房。明诚附在墙壁上听了一下,他能分辨出病房中只有一个苟延残喘的呼吸频率,他推开窗户,飞了进去,化出人形,站在病床边。


病床中躺了一个人,右眼裹着纱布,黄褐色的组织液和血液渗出。


许鹤,中共叛徒。


明诚化出龙爪,想了下,又化回了手,抽出了许鹤脑袋下的枕头,摁住了他的口鼻。


 


明诚听见走廊上,注射器和药瓶在托盘上轻轻碰撞的声音越来越近。而枕头下的许鹤,已经停止了挣扎,明诚将枕头又放回了许鹤头下,顺手抚平了褶皱。


明诚再一次化为龙形,从窗口飞了出去,然后从外面将窗户关上。


他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在发抖,他必须尽快赶回去,然后穿好衣服,安安静静的躺回自己的病床上。


 


明诚飞回二楼,他已经快支撑不住自己的龙形,他化出右手,推开了窗户,却觉得自己的身子在往下坠。


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右手腕。


 


穿着白大褂的明楼将明诚从窗户口拉了进来。


“晚上好,江口医生。”明诚开着玩笑。他化回人形,靠着明楼。


 


明楼扶着他,在病床边坐下,给他套上裤子,重新垫好敷料,包扎伤口。


“结收在哪里?”明楼附在明诚耳边问。


“肩膀上,靠近耳垂。”


 


明楼系着结。


“大哥。”


“嗯。”


“小时候您问我,为什么不大愿意化出龙形。”


“嗯。”明楼给他穿着上衣,“你说因为从龙形变回人,就会一丝不挂。”


明诚微笑,“我没说实话。”


“我知道。”明楼揉揉他的脑袋,扶他靠坐在床头,“歇一会,回家后再追究你这一次的擅作主张。”


“大哥。”明诚拉住明楼的手。


楼上开始传来嘈杂的声音,病房里的灯开始从五楼拉亮。


“那时候,我以为自己是怪物。”明诚说。


“现在呢?”


明诚松开手,“当真是因为脱穿衣服太麻烦。”


明楼给他盖好被子,“也不太麻烦。”


二楼病房的灯也被拉亮。


西侧,响起了枪声,黎叔他们看见亮灯发起了佯袭。


急管繁弦奏起。


明楼起身,开门,跟着走道上疏散的人流往东侧走去。


两分钟后,明诚的病房门被急匆匆推开。


“江口医生!”明诚看清来人,立马泄下强撑的一口气,瘫靠在床头,他手中还捏着一个盐水瓶,“我怎么听见了枪声?”


江口医生立马安抚道,“我们的士兵已经控制住了局面,请你再坚持一下,现在我们需要一起去安全区。”


 


电话打到特高课的时候,南田洋子还在办公室。


白日里,一想到即将要驯服一条龙,南田洋子觉得她周身的血液似乎在血管中澎澎汩动,那种久违的征服的欲念和快感,让她身体里一直在吹着战斗的鼓号,不知疲惫。


而在这深夜里,她忽然内心涌出了一种内疚,一种类似于背叛的内疚感。


阳太,她的阳太,她曾经的阳太。


南田洋子来自日本有名的驯龙家族,在她这一代,原先预选的龙骑士中根本就没有她,因为她是个女子。


可她有坚定的信念和可怕的耐心。她就守在龙厩,她等,从五岁等到了十二岁,看着家族中的同辈人一个又一个的领走刚刚孵化的幼龙,直到有一天,她发现一枚龙蛋变硬,她决定不再通知族里,她要赌一把。她守了整整一夜,没有合眼,直到破晓之时,龙蛋破壳,一条小龙湿漉漉的钻了出来,它是一条带着北欧龙血统的日本龙,它浑身是淡淡的橘红色,谢天谢地,它的后背展开了一双此时还半透明的龙翼。它不是地龙,而幸运的是一条翼龙。


家族第二日发现时,已经来不及更换这条龙的主人,只能严惩南田洋子一番,但默许了她加入龙骑士的预选。


她守着它出生,是它看见的第一人。她给它起名,阳太。


 


南田洋子接起电话,发了一大通火,最后问,“明诚先生是否安全?”


对方立马回复,“袭击一开始,江口医生就护送他去了安全区,除了伤口撕裂发炎,明诚先生一切安好。”


南田洋子沉默了一会,“请照顾好他。”


“是。”对方松口气,“请南田课长放心。”


 


南田洋子挂下电话,她起身,拉开厚厚的窗帘。


又一个深夜即将过去。


东方露鱼白,新一日的太阳又将升起。



评论

热度(404)

  1. 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特能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