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平行交错

特能苏:

(二)


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呀,你我也许并非初次邂逅


 


李熏然做完复检,去还冲锋衣。凌远果真还在做手术,李熏然看了眼手表,已经中午十一点多了,他本意是准备请凌远吃顿中饭的。


他拎着装冲锋衣的袋子,去护士站打听。


“凌院长早上八点进的手术室。”小护士摇摇头,“十二点之前这个手术估计是结束不了的。”


“这么久?”李熏然有点懊恼,他应该提前打声招呼的。


小护士态度非常好,“要不你把东西给我,我转交给凌院长?”


李熏然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然后递过去袋子,“行,我给美女创造机会。”


小护士的脸腾就红了。


 


“谢谢你的衣服,你不在,交给护士站的马蓉蓉。”李熏然啪啪的发着短信,想了下,加了句,“凌院长,很受欢迎。”


 


直到下午一点多,凌远回了短信,加标点就五个字符,“好的,收到”


 


李熏然还处在半休假的状态,本身就很闲,基本上他这一天只需要处理两件事——复检;还衣服。


这才下午一点多,事情不能都这么快结束。


 


他打字很快,麻溜的发送过去——晚上有空吗?请凌院长吃顿饭。


凌远直接电话拨了过来。


李熏然看着来电提醒,有种对方不按套路出牌的感觉。


“喂。”凌远刚下手术,声音有点哑。


“凌院长。”李熏然打了招呼,顿了一会。


对方笑了一声,“敢情你请我吃饭只是客套话?”


“不不。今晚行吗?你要是没空,改天都行。”


“今晚可以。你今天复检?情况怎么样?”


“不错。”李熏然想了下,问,“你有什么想吃的地吗?”


“你定地方吧。我没有忌口的。”


“行。大冬天的,吃火锅吧。抱朴路上有家老四川火锅,非常正宗。”


“恢复期间,戒酒戒烟,忌辛辣。应该在你的病例上给你加粗写上这句话。”对方一票否决,“算了,我来定地方吧。”


“凌院长,我很庆幸,你当时不是我的主治医生。”


 


凌远带李熏然去的是家吃粥火锅的地方。好歹也是种火锅。


李熏然将鲜虾放在白米粥中煮着,说,“这家店我也经常来。不过我都是晚上过来当夜宵吃。当正餐吃不尽兴啊。”


凌远将鱼片也往锅里下,“清淡点好。”


“哎呀,那是你没吃过正宗的四川火锅。”李熏然说,“红油辣汤,黄喉,毛肚,鸭肠子往里面七上八下一涮,那才是火锅。”


凌远抬眼,“抱朴路上那家我从当住院医师开始就去吃过。”


李熏然停了下手中的筷子,笑了笑,“那说不定咱俩还拼过桌。”


“说不准。”


 


两人再一聊天,发觉彼此去过不少相同的地方,他们甚至都喜欢去约同一所大学的网球场。


可惜哟。


“哎,可到头来,我们还是在医院里面认识的。”李熏然叹口气,他现在回想起当时自己有气无力的躺在病床上,凌远穿着一身挺直的白大褂,微微拧着眉头和别的医生讨论自己的病情,突然有种,那时候的自己好狼狈,而凌远好光鲜的强烈对比感。


不过李熏然很快就开解了自己,好在不是在警局里面认识的,而且更好在,到底还是认识了。


凌远指了指粥火锅,“所以吃清淡点,我可不想再在医院里面看到你。”


 


吃饭的过程中,两人又说到了房子的事情。正好凌远手中也有一套房子想出售,考虑找中介卖了它。李熏然吃过一次苦,他留了一次电话,结果那几天问房子的电话几乎要把他的手机打爆了,而且他也没时间去弄,最后把号码换成了他妈妈的了。


“这样吧,你要是放心,电话也留我妈的。要是真有人诚心实意看房子,再让他联系你。”


凌远习惯性的想拒绝,他是个非常不愿意去麻烦别人的人。但他看着对面李熏然双手规规矩矩的叠放在桌子上,眼睛真诚而又带着点无辜,他点了点头,“行,那麻烦你和阿姨了。”


“不麻烦不麻烦。”李熏然笑着摆摆手,“回头我跟我妈说一下。”


凌远看着他笑,也笑了笑。


 


凌远要卖的那套房子,是他和他前妻当年安置的第一个家。当时经济有限,买的是小户型,只有六十多平米。他们两人都学医,专业书又厚又多,挤得小房子几乎没有坐的地方。他们俩就在这转不开身的小地方,一起憧憬着他们的事业,他们的家庭。


后来为了孩子,换了个大房子,小房子便出租了出去。


再后来,孩子没了,婚也离了,大房子给了前妻,前妻没住,出国了。凌远尝试过回小房子住过,没半年他就放弃了,搬进了公寓房。


 


小房子的出售广告最终打了出去,凌远后来连中介人都找得和李熏然是同一位,电话号码留的是李熏然妈妈的,为此凌远拜访了李熏然家。


在接到李妈妈电话的时候,凌远还以为是有人要看房子。


但不是。这只是一个母亲,打给她儿子的一位医生,更是他的一位朋友的一通电话。


“阿姨您放心,我问过熏然的主治医生,他的身体基本已经完全恢复了。”凌远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扶住了额头,他的眉头也紧紧拧在一起,但他语气平静而沉稳,“您说熏然不愿意跟你们住在一起,您担心他是因为还没能从那次事件中走出来,怕会控制不住自己伤害到你们。您别多想,也许他只是怕自己的作息影响到你们。我们会诊过,熏然他已经从被催眠的状态完全解放出来了。好的,我会找个机会好好跟他聊聊的。您放心。”


凌远安抚好李妈妈,攥着电话,想了一会,他开始编辑短信,写了删,删了写,最后还是很短,“阿姨刚才跟我打了通电话,说你的医生建议你养个宠物,你买回去了一缸金鱼?”


 


李熏然打开手机,第一反应是,这居然是凌远发给他的最长的一条短信。


“金鱼好养,饿不死。其实我看中了一条金毛,但是担心没时间遛它。”他回。


然后,他等了不到十分钟,果然凌远直接电话过来了。


 


“我知道我妈在担心什么。”李熏然接通电话,说,“我跟她解释过,不过一时半会她还是会担心。我其实没事了,之前有过轻微的慢性PTSD,也许现在还有点,不过没她想象的那么严重,你也帮我劝劝她,从医生的角度。你的话可能比我的还管用。”


“嗯。”凌远不知道说什么了。鲜花食人案轰动一时,李熏然在他医院治疗时,也算是被八卦的一大主角。可是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中,凌远很少会把李熏然和这起案件联系起来。他甚至有点记不起住院时李熏然的样子,在他的眼中,所有的病人几乎都是一个模样,能让他有点印象的也许更多的是病例而不是具体的病人。作为一个医生,他知道自己有点过分的冷静和无情,但他并不决定去改变。比起冷血,他更抵触移情。


但现在的李熏然是鲜活的,甚至是充满活力的,像春天里枝头上鼓鼓的芽苞。李熏然不是他的病人。


凌远不知道如何安慰一个不是病人的对象。


李熏然在电话那头一边转着笔,一边嗤嗤笑了起来。相处几次,李熏然发现凌远那个有点高有点冷的形象在一点点破碎,里面是个木讷可爱的人咧。


 


“你房子在处理中,现在住哪?”凌远清清嗓子,问。


“住局里的宿舍。”


“不回家住?”


李熏然停住了转笔,他声音低了下去,“不回去。”


一个人住,他不怕;


跟警局里面人高马壮的一群小伙子们住,他也不怕。


 


“阿姨希望你回家住。”凌远说,“可你有你的考虑。不如我们都折中一下。来我家住。”


凌远一直不赞同与病人讨论病情之外的东西,比如人生啊,情感啊。医生就是医生,不是灵魂导师。与病人在生活上过多接触,是他的大忌。


可那是对病人。


李熏然已经不是。出院时,他们就是陌生人。而此时,凌远想,他该交个朋友了。



评论

热度(613)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特能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