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平行交错

特能苏:

(四)


我知道你会做我的掩护,当我是个逃兵     ----《无与伦比的美丽》


瑞安小区发生入室抢劫杀人案,受害者是一名二十六岁的年轻女子,报案的是她的丈夫。


警局里面一个个子非常高,近一米九,又非常瘦的年轻男刑警站在办公桌间的过道中,眉飞色舞的对案件进行分析。


“没有强行进入的痕迹,凶手是被受害者迎进家里的,说明凶手是被信任的。”那小伙子长手长脚,可爱的像个长臂猿,他说话的时候总是不经意的瞥一眼坐在左前方的一个女刑警,“案发现场遗留了一个快递盒子,这是凶手露出的最大破绽。”


“什么破绽?”“赶紧的,小夏你别兜圈子。”大家都在起哄,李熏然侧坐着,曲着手指虚虚支在鼻尖下,闷声笑着。


夏天清清嗓子,“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就是谁谁,虽然是陌生人,却可以在人群中游走,不被察觉的随意杀人。”


“Who do we trust, even if we don’tknow them. Who passes unnoticed wherever they go? Who hunts in the middle of acrowd.(1)”李熏然随口就溜出来了。


夏天心中一阵呜呼,他好不容易引科里的美女注意了一次,自家副队又随意夺走了美女的红心。他不泄气,正正神情,“那么在当下中国,哪类人在敲门之后,会让户主无条件信任的打开门呢?答案就是——快递员。”


李熏然团了一个纸团砸了过去,“想太多!地上是有快递盒子,可桌子上还放了一把剪刀,有多少人当着快递员面就要拆盒子?案发时间是夜里十一点多,哪家公司快递员那么晚还送快递。”


其他刑警毫不客气的就笑了起来。


“凶手不是破门而入。”李熏然站起来,穿起外套,“最可能的原因就是,熟人作案。”他指了指夏天,“你跟我去走访。”有刑警幸灾乐祸的拍了拍夏天的肩膀,跟着李熏然查案是件喜忧参半的事情,好处在于破案快,坏处在于累成狗。


 


被害人的公公由于见到凶杀现场一时突发心脏病,正在第一人民医院住院,被害人的丈夫陪床,李熏然他们走访了小区住户后,又到医院里面再次问询了被害人的家人。李熏然按惯例询问了一下受害者生前是否与人结怨。丈夫摇摇头,还未说什么,病床上的公公却接话了,“她怎么会跟人结怨,她和所有人都好得不得了呢。对外人都笑眯眯的,就是对自家人冷冰冰的。作,她就是作。晚上说在她婶子家将就一晚上都不行,吵着闹着非要回家。”


“爸。”丈夫叹口气,公公转过身不再说话。


走出病房,等电梯的时候,夏天忍不住嘀咕,“埋怨人家提前回家,怎么不想想要不是他爷俩多打了那几圈麻将……”李熏然微微侧目看了他一眼,夏天耸耸肩,用手比划了个封嘴的动作。


第一人民医院的住院部跟门诊部之间用过道连成一体,称绿色走廊,不见风不见雨,特别方便病床转运。可此时,这条过道却被堵了住。李熏然和夏天对视了一眼,拔腿往人群中跑去。这一片的派出所接到报警已经赶到,三四个民警正在劝说维持秩序。突然人群中传来一个老妇尖锐的叫喊,“警察打人了,警察打人了。”夏天跑动的脚步一下子就顿住了。


 


凌远正在安排儿科的大夫转移。


“把……白大褂脱下来。”凌远说,“从手术专用梯走。去其他科室避一避。”


“上次住院我就跟他们说过,孩子大米过敏。”秦少白微微昂着头,“他们不信,还是给孩子搭了米粉做辅食,呛咳引发食物倒吸入气管……”


韦三牛拽了拽她的手,秦少白也一下子想起来凌远那个夭折的女儿,低下头,说,“我没错,我不脱。”


凌远拍拍韦三牛的肩膀,“带着他们,小心点。”


 


凌远往哄闹的人群中走去。


小孩的父亲涨红了脸,抓着一个小护士,“医生呢,怎么一个医生都看不见。你们平时不是都很神吗?说做啥检查我们就做啥检查,说开啥药就开啥药,然后屁解释都不给,问你们点事都一个个傲得很。我女儿才十个月,血检腰穿你们都让做了,结果啥病也没查出来,现在不明不白死在医院里,我就要个说法!”


凌远的出现,太过明显,他个子本就高,穿着一身白大褂,还打着领带。


父亲拉着小护士不放手,小孩的母亲倒是第一个冲到凌远面前的家属。


“我是这个医院的院长,你们有任何意见和要求都可以直接跟我交流。”凌远说。


太过理智冷静,太过人模狗样。


那母亲笑了起来,她抱着怀里面的小孩送过去,“我都不要,你抱抱她,我就要你抱着她!”她泪水肆意纵横,张着嘴巴尖叫着,“你抱着她呀,你抱呀!”


她的身材还没有完全恢复,她没有带胸罩,能看出微微鼓胀却又下垂的胸型,跟所有的哺乳期母亲都很相似。


周围的其他亲朋好友也许是在闹事,但这对夫妻并不是。


凌远僵立在那里,手垂在身体两侧,任凭那母亲抱着孩子往他怀里撞。他不伸手,不躲闪。


 


李熏然拨开搅在一起的人群。他不知道从哪里,也许是从哪位医生那,弄来了一身白大褂。


他随手一拉,把凌远往自己身后边带了带,“这事发生了,你们作为家人肯定是最痛苦了,对不起,没能帮到你们。”他低声安抚着孩子的母亲,托着她抱孩子的手,她把孩子收到自己胸前,紧紧的搂在怀中,她瘫坐在地上,大哭。很快有亲戚围了过来,拽着凌远和李熏然的白大褂嚷嚷着,李熏然既要躲着推搡,还得小心护着地上抱孩子的母亲,脸上身上被抓了好几下。凌远回过神,对着闹事的他一脸平静,解释着孩子的病情,医院的处治方式,虽然没人在听。最后,还是派出所来了更多的民警,才渐渐平息了下去。


“王所长,谢谢你们。”凌远捋了捋自己的衣服,走过去跟派出所民警打招呼。


王所长摆摆手,叹口气,说了句,“哎,人劝回去就算了吧。可怜天下父母心。”


凌远点点头。


 


走廊再次变得空荡荡的。夏天挪到李熏然身边,李熏然看凌远离开,丢下一句,“等我二十分钟。”便跟了上去。


凌远没用电梯,他推开安全通道的门,浑身低气压的走楼梯。李熏然也不说话跟在后面。


一连上了8层楼,凌远靠在墙壁上,看李熏然。


“我没事,你回去吧。”


李熏然看他可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医院里面每时每刻都在死人。”凌远像是在解释,“作为医生,我不可能去感受每个病人每个家属的喜怒哀乐。而且出了这个医院,谁和谁都是陌生人。感同身受,这说法也太虚伪。”


李熏然没说话,凌远自嘲的笑笑,“我不愿意握着她的手跟她说我很遗憾你的损失,我也不愿意……去抱那个孩子。对,我就是这么凉薄冷血。”


李熏然其实调查过凌远,这是他作为警察的一个坏毛病。他知道凌远光鲜的履历,也清楚凌远曾经的失去。但他此时不能提,不敢提。


他想了下,越过他们俩之间的三四级台阶,用手拍了拍凌远的肩膀,笑了笑,“行,你没事就好,我先走了,查案去。”


凌远愣了愣,等他反应过来时,他探身顺着楼梯往下看,就看见李熏然一层一层的绕着楼梯往下走,李熏然似乎感觉到凌远的目光,他中间还抬头,从缝隙间望了上来,笑嘻嘻的挥了挥手。


 


李熏然找到夏天的时候,夏天在走廊外吸烟。看到李熏然走过来,他有点垂头丧气,又有点嗫嗫嚅嚅。


“副队。”夏天咬咬嘴唇,“案子,不归咱们队了。”


 


李熏然怒气冲冲的冲进局长办公室。


“局长。”李熏然一张口,李局就知道自家儿子火大了。


“案子交给沈副那一队,我没有意见。”李熏然站得笔直笔直,“但是案情分析不能跑得这么偏。客厅地上洒落了几朵花,就推测是凶手故意留下的,接着推测是连环杀人案?!你们怎么不索性就叫他鲜花食人魔二号呀?!”


“李熏然!”李局呵止了他,“你如此排斥连环杀人这种可能,难道就一点没带自己的主观性?!”


“局长!”


“回去,这次的案件不归你管。”


李熏然砰的甩上了门。李局叹口气。


 


收到凌远道歉短信的时候,李熏然已经窝在警局的宿舍里。


凌远为白天的态度道歉。


李熏然转着手机,末了回了句,“喝酒去不?”


 


他们找了家吃烧烤的小摊。凌远本来提议再去喝粥,李熏然坚决不同意。


“你酒量如何?”凌远看出来李熏然情绪有点低落,担心的问。


“放心吧。”李熏然开着二锅头,“千杯不倒。”


结果到最后,凌远站起来付钱的工夫,一回头,就看见刚才还坐的好好的人,趴在了桌子上。


其实,李熏然酒量还是不错的,至少在警队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但他没想到凌远这么能喝,他也不想想,凌远那也是“酒”经沙场的人,于是一来一回就喝得稍微过了点。这放在平日也没事,只是李熏然他的酒量容易跟着情绪走,情绪高涨的时候真是千杯不倒,情绪低落的时候经常越喝越困。恰好凌远相反,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更容易开挂,反倒是一个人在家悠哉品酒的时候,一杯红酒都能醉。


 


“千杯不倒!”凌远咬牙切齿,戳了戳李熏然的脑袋。完了后,也只能认栽的,扶起来,站在路口招的士。


李熏然软得和根面条似的,根本夹不住,凌远几乎是在背着他,等出租车。


一直到凌远家,李熏然都没睁开过眼,也一句话没说,安安静静的睡着。凌远站在床边,觉得好气,又好笑----这警校里面都教的什么呀,一点警觉性都没有。


 


李熏然酒醒过来的也很快,大概也就睡了一个多小时。他睁开眼睛,立马就察觉出来自己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他一下子冷汗就冒了出来。


他摸了摸自己身上,抽出了腰间皮带,绕在手上,无声的下了床,贴着边往门摸过去。


 


门被他轻轻的拧了开。


客厅外,52寸的液晶电视屏幕上在放着卓别林的摩登时代。


沙发上,凌远转头望了过来。


凌远看见了李熏然手上的皮带,和他警觉的动作,他微微眯了眯眼眸,但抿嘴笑了笑,“酒醒的挺快的,肝功能不错。”


李熏然之前不觉得自己心跳得很快,但此时一旦平静下来,才感觉到心跳过快之后的那种心悸。


“你不睡?”李熏然靠在门边,指了指沙发,“还是我睡沙发吧。”


凌远皱皱鼻子,“一卧室都是你的酒气,我不进去睡。”


李熏然笑了起来,有点不好意思。


“你进去睡吧。”凌远示意他进卧室。


李熏然点点头,“那……晚安。”


走进卧室,他才注意到,床头柜上放了一个水杯。他拿起来,喝完水,躺床上,继续睡觉。


 


(1)神探夏洛克第一集!

评论

热度(425)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特能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