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楼诚】【哨兵向导】石破天惊·番外·每次叫永夜都会叫来一头鹿 (完)

狂岚暴雨的相遇:


……居然一直忘了PO这个番外我有罪。


不过他实在太短了……就当是混更了。


不记得前情的请走http://moon13th.lofter.com/post/244316_9010d8e




石破天惊就彻底写完啦,还想收个二刷的走这里http://moon13th.lofter.com/post/244316_9871069


离50还有不少的距离,我怎么觉得不用二刷了哦也。(干啥呢你


我在思索出点新的啥,放心。







《石破天惊》番外二


《每次叫永夜都会叫来一头鹿》


 


 


 


 


明楼很生气。


阿诚回来以后的每一天,明楼都很生气。


因为自此以后,明先生每次叫永夜,都会叫来一头鹿。


 


“永夜。”


明楼在书房里翻书,想起一上午都没有见到他的蛇,就叫了一声。


过了一会,只听到房间外走廊上乒乒乓乓响了一路,明楼皱眉,一扭头,刚好看到一头鹿,瞪着一双无辜的鹿眼出现在明楼的房门口,而他的鹿角上,挂着一条慵懒的蛇。


明楼扶额,走出房门一看,到处都是被大角鹿鹿角砸坏碰倒的东西,一条好好的走廊被毁了大半。


明楼一肚子的邪火没有地方出,指着他的蛇骂道,“你是自己没脚走过来吗?”


明楼忘了,蛇确实没有脚。


 


如此往复,三次以后,明楼彻底崩溃。


“明诚!!!”他叫道,“把你的鹿收起来,不要再让他在屋里乱走!!!”


阿诚一惊,赶快把一鹿一蛇赶到了屋外的院子里去呆着。


阿诚一边安抚明楼,一边手底如飞地把曦光和永夜搞乱的房间给收拾回去。


明楼抱着手,在楼上看着他,“你怎么就觉醒了个这么烦的精神体。”


阿诚埋怨,“曦光很好,攻击力很强。”


明楼说,“那鹿角,有两三米吧,改明儿要给他造个马场。”


阿诚回呛,“你别嫌他占地方,他跟我在伏龙芝的时候很安静,只要你不要没事叫永夜,他也不会带着他乱跑。”


明楼耸耸肩,“叫习惯了。”


确实是叫习惯了,他们家以前只有一个精神体的时候,明楼经常叫永夜,主要是怕那一条蛇随便找个地方睡把自己冷死了。


明楼瞥了一眼窗外,“还是把他收了吧,在院子里这么招摇,暴露了就糟了。”


阿诚说不过明楼,当晚就把曦光招回了自己的精神图景。


 


曦光回精神图景的第三天,明楼又爆发了。


永夜趴在明楼的书桌上,哪里也不去了。


“永夜,下来。”


明楼叫他,推他,拍他的脑袋,那蛇却怎么也不动,奄奄地抬起头,嘶了嘶舌头,仿佛在说,“没有鹿,我没地方睡。”


明楼拿他没办法,也把他收回了精神图景,然后把阿诚叫过来。


“记得我跟你说,回了上海,你要伪装成哨兵吗?”明楼语重心长地跟阿诚说。


“记得,怎么了大哥。”


“把曦光放出来,我叫你如何改变精神体的外形。”明楼得意地笑,“把鹿角收起来,他就是一头普通的鹿,你的伪装也就更进一步。”


阿诚狐疑地看了看大哥,决定姑且相信他。


曦光被放了出来,明楼手把手教着阿诚。要改变自己的精神体很难,一大半的黑暗哨兵和高级向导都未必能做到,不过明楼可以,明诚也一样可以。


三天以后,曦光在阿诚的控制之下,脱去了鹿角,变成了一只可爱的小鹿。


鹿眼看向明楼,他高兴极了,然后决定把关了三天的永夜也放了出来,让他们重逢。


可没想到,蛇一落地,就惊吓着盘成一团,直起身体,嘶个不停。


阿诚问永夜,“怎么了?不认识了?他是曦光。”


曦光走过去,想要拿自己光溜溜的脑袋去拱永夜,结果刚走了两步,永夜就吓得逃走。


明楼无奈地看着这一切,扔下一句,“没出息。”


 


最后,他们在院子里的树杈上看到了蜷成一团的永夜。


明楼在树下叫,“下来。”


永夜不理。


“下来!”


永夜不理。


“最后一遍……”


“大哥。”阿诚看不下去了,“让曦光去吧。”


最后,刚把鹿角收去的大角鹿,甩了甩头,又重新把鹿角生了出来。


高贵优雅的鹿来到树下,只是轻轻一顶,傲骄的蛇就爬上了他的鹿角,稳稳的盘住了。


阿诚在一旁看得哈哈大笑。


“大哥,你看,永夜像不像我挂在后院晒的那床被子。”


明楼脸一黑,杀了永夜做蛇肉羹的心都有。


 


明楼放弃了抵抗,他的一生没有向谁屈服过,如今向一头鹿,一条蛇,还有一个人屈服了。


从此以后,无论是巴黎还是上海。


无论是大学、明家、市政厅或者是76号。


只要他明楼叫一声,“永夜。”


都会叫来一头优雅而纯洁的大角鹿。


 


 


《石破天惊》番外二


《每次叫永夜都会叫来一头鹿》


-END-





评论

热度(382)

  1. 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狂岚暴雨的相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