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一个不想画好画的同人写手不是一个好设计师

莲七白:

我不知道在你的分类里我属于哪个类目,我只想说我并不想被tag束缚。


tag是为了方便归类,给人归属感,但就像我亲爱的Rrosery说得一样,它成为一种个人身份“无罪”的证明,每个人将自己归类于某一个粉群之中,All cp粉,AB粉,BA粉,成为一种符合守则的典型理想。仿佛只要tag打对就不会被掐,就是安全的了。通过tag这种方式管理社区简单高效,但忽视了作为创作很重要的模糊性——从某种角度来说,创作的模糊性反应的的是作为创作者主体的多样性。


人的一生都在不断学习的过程中。几年前我不会画画,几年后我出书展览,几年前我会为了读者的偏好多寡改变剧情进展,几年后我连最冷的跨剧拉郎都会萌得风生水起,几年前我根本没想过出本,几年后我从主催排版设计印刷基本都自己搞定。我学过很多,还想学更多,现在我热爱萌CP和刷剧,鉴于已经萌了十几年,估计还会继续萌下去,但会不会心血来潮开发新技能?我也不知道。


保持开放和敏锐是保持创造力的重要方式。创作是要耗心力的,如果一直汲取会抽干。多样性非常重要。坦白讲我觉得特别有创造力的人都没有“墙”这个概念。创造力某种程度上等同于执行力,是快速吸收、快速掌握、快速运用的能力,有完整的方法论可以学习。而创作这件事是跟表达欲有关的,只要是人就有表达欲。孤独的本性使然。也是因为这样,世界上的创作千变万化,反应的是人的复杂多样。世界上没有比人更复杂的东西了,从思维到感情,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一群人,指数级别的变化,也正是因为太复杂,所以才出现了tag这种简单粗暴的标签化分类。


tag就跟社交网络给人带来的影响一样,形成了约定俗成的社区,只要不越线,待在这个泡泡里就很安全,大家都很和睦,很开心,也很积极,赏罚分明。然后也像社交网络一样,因为符合/不符合约定俗成的规则而掐架,因为掐架而更加强化这些守则。一种无甚意义的集体主义狂欢。用有限Tag来限制创作,由此产生的tag警察CP警察真是非常狭隘。


很多时候我都觉得我的观念非常老土,更多时候我跟社交网络相处不良,但总体来说我真的认为tag和社交网络都让人更加孤独,原本活生生的开放的公共区域变成支离破碎的标签化团体。有时候就会忍不住想呐喊出声:喂,我在这里,我是活着的,我不是一个标签,我不是几个tag,后缀再长也不是我,我是一个人。



评论

热度(391)

  1. 木三查莲七白 转载了此文字
    我把水色这篇再次转出来表明我的态度吧,我也就言尽于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