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径向番外Ⅱ

继晷:

正文    番外Ⅰ




祝大家汤圆节快乐XD




三.大姐,你听我解释!




明台最近很苦恼,家里出台了新政策:禁烟令。




之前九个月为了曼丽肚子里的小坏蛋,他自觉跑进家里的“吸烟室”,什么“吸烟室”,说白了就是开着油烟机的厨房间,尽管小心翼翼还是会被阿香抱怨烟灰落在流理台上。




孕妇心情不好有一家人哄着,孕妇丈夫心情不好只能一个人受着。趁着曼丽小睡,明台自己偷摸着从口袋里取了烟盒,抖出一颗烟,想了想又抖出了第二颗。踮着脚遛进厨房。




大哥,你竟然在抽烟!




明楼叼着烟转身看见小东西也吓了一跳。一口烟来不及享受,边压低声音说话边冒烟:臭小子声音小点儿!




明台的吸烟史始于大学,最开始的几个假期在家里还避讳着点大姐,到后来烟就直接摆在了茶几上,明镜看到了也最多嘴上说说他,于是明台还是光明正大地喷云吐雾。明诚本身要顾及嗓子,烟酒碰的都少,可是抵不住生意上的人情往来,自从黎叔找到明台后更是将大小生意都交给了他,于是明诚在人情场面上应敷着,也有点小瘾,只是抽的不凶,搬进明家后更是克制,偶尔叫明镜看见了,明镜也只是点点他的脑袋,叮嘱一句少抽点。只有明楼,少年时经磨难,难免借烟消愁,那时候明家里外难顾,明楼不想让大姐知道了担心,所以就一直瞒着大姐,没想到竟一直瞒到了现在。




于是明楼成了明家唯一一个还要躲着抽烟的人。




天气渐热,曼丽肚子里的坏蛋越来越难伺候。恰巧明诚有个本地朋友姓梁,家里老房子的杨梅和枇杷都熟了,就叫了朋友去采着玩,自己摘的自己带回家,梁先生家的老房子里的都是好树种,纯天然,果子甜且大,一小筐也能赚个小几百,可老房子里已经没有人,梁先生又没有时间处理,果子落在地上也是浪费,不如卖众人一个人情,朋友见摘果子这事儿新奇,而且纯天然的杨梅和枇杷也难买到,也都承这个情。明诚接到梁仲春消息时候,原想着是推掉好多陪陪家里的明先生的,可转念一想曼丽胃口不好能多吃点新鲜水果也好,就答应下来了。




周末明诚拎着明台收拾好装备,跟着大车队往老房子去了。大姐黎叔和阿香围着曼丽坐,明楼抱着大花站在门口目送他们上车。大花可能最近伙食好,本身就没脖子,现在一张圆脸更圆,明楼只觉得胳膊坠的生疼。他咳了两声,看到车子绝尘而去,觉得烟瘾要犯。




明诚和明台为了明家的宝贝儿兴致冲冲,爬树采杨梅,站在梯子上用棍子打落枇杷,后备箱也满了。正准备着收拾着启程返家时,来了一场雷雨,把人淋了个彻底。明台底子好,可明诚天天熬夜的后果就显现出来了,躺倒在床上起不来了。曼丽内心不是滋味,用葱白的手指点着隆起的肚子:小坏蛋,以后一定要好好对你二叔叔,听到没有。明台打着哈欠倒在她身边:他爹对他就不好吗?再说了叫什么二叔,大哥和阿诚哥都比我老,那就得叫大伯和二伯伯。明台抬眼看到曼丽皱着眉头,连忙告饶:二叔二叔,宝贝儿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曼丽眉头依旧拧着,用手指把明台靠过来的脑袋推开:你走开啦,又抽烟了是不是!臭死啦!






明台站在抽烟机下面跟明楼抱怨: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嫌弃我抽烟,怎么结婚了以后差别这么大。明楼捏着眼深吸一口,明诚这两天卧病在床,嗓子也不舒服,闻不了烟味,明楼也只能跑到楼下的“吸烟室”里来过过瘾。




油烟机是静音的,于是两个“已婚”男人在广告宣称的一片寂静中默默点燃了第二颗烟。




厨房门锁动了两下,明镜抱着大花推门而入。




你们两个干什么呢!明台!你又躲着抽烟!明楼!你竟然也抽烟!




大姐,你听我解释!








明台怀着沉痛的心疼推开卧室门,正看见曼丽艰难地捧着肚子从地上捡起一盒烟。




老婆老婆!你小心点!




明台缩在门后面,看着曼丽轻巧地拨弄着盒子里烟。




明台,我说你这烟最起码也要小五十吧,今天我为了你好算点儿,一共十八根,就算成五十一根吧,自己拿钱来赎吧。




于是小东西刚刚帮明家老大在大姐面前打掩护得来的好处费全上交了老婆。




心痛,好不容易从大哥那里讹来的,还是连号的呢。




病床上的明诚听了明楼的诉苦,笑声几乎要满了整个房子,盒盒盒地停不下来。明楼看见他眼里戏谑的光,凑上前堵住了他的嘴。明诚本就伤风鼻子不通气,这下可好了。明楼睁开眼睛,瞧着明诚憋红的脸,又轻轻咬了下他的舌尖才放开。明诚顾不得其他,慌忙大口喘气。


看你还笑不笑了。


见明诚缓过来劲儿,明楼又笑着凑了上去。




故技重施,乐此不疲。










黎明出生后,明家的“禁烟令”正式出台。黎叔不抽烟,每天乐呵着,捧着茶杯逗孙子,于是重点监督对象就落在明家三兄弟上,明镜观察着,兄弟三个人安分守己的,阿香按照明镜的指示,仔细检查了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找不到一点烟灰。再加上忙着照顾曼丽和小黎明,明镜总算是放松了对他们三个的看管。




因为有个了小生命,这个年过的忙忙碌碌,等到了十五才有机会齐整地坐在一起。小家伙皮肤雪白像妈妈,裹在红袍子,喜庆地像个汤圆。




曼丽拧明台的耳朵:哪有说自己儿子像汤圆的。




吃了团圆饭,一家人看着晚会。明台的脸色越来越焦急,忽的起身:我去放烟花。




明诚把膝盖上的大花挪到明楼腿上:我也去。




明楼抱着大花,圆盘一样的大脸对着自己。他把大花往地上一放:我去看看他们,放烟花太危险了。




留在客厅里的三个人面面相觑。小黎明咬着自己的兜兜,口水流了一下巴。






全市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家里又没买烟花,这三个人放的什么烟花!找借口也不会找个像样的,说是放灯笼也比放烟花强啊。






明镜怒气冲冲推开大门。




院子里三个小火光凑在一起,烟气袅袅。




曼丽抱着黎明站在后面,黎叔捧着茶壶站在他们前面,替他们挡风:戒烟难,但是只要有点毅力还是可以戒掉的。他依旧乐呵着转身摸摸孙子的脸:你说是不是啊?




小黎明蹬蹬腿,一点情面也不给自己爹留,咯咯地笑出声。




你们三个!




大姐,你听我们解释!



评论

热度(246)

  1. 尘珂珂继晷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继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