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谭宗明X赵启平]投资风险 05

一根棉签:

第二天赵启平如约致电谭宗明,要请他吃饭。但是谭宗明有重要客户要接待,没有时间;又过了一日,谭宗明得空了,而赵启平本应同样有空的,但是由于一起突发车祸事故,后者又在手术台上站到了晚上九点。工作的辛苦不易两个人都深有感触,也能彼此理解,而之后谭宗明为了生意飞去美国出差,吃饭一事便只能继续往后延期了。


一周后生意场上的事尘埃落定,一切顺利,谭宗明意气风发地回国,花一天倒时差后就立即去与合作方商谈。他们谈到傍晚时分,又一同吃了晚饭。等双方告别,谭宗明坐进车里想了想,正打算拨打一个手机号码,没想到有一个电话先进来了。


“安迪。”


“老谭,你之前所说的那份资料我下午已整理好,放在你办公桌上,当时觉得你可能还未谈完合作,所以现在才给你打电话。你之后可以看看,有什么问题我们再商量一下。”


“辛苦你了。我明早回公司就看。”


“明天可是周末,你刚回国,不再倒倒时差?没有别的安排?”


“不用,我精神正好,得趁着这股劲头把事情做完。生意场上最忌讳的就是等。”谭宗明笑着说,公事说完,他乐意和安迪说说私事,“不过我待会倒是有个安排,本来正打算拨电话。”


“赵医生?”安迪敏锐异常。


“嗯。”


“啊,那我可能帮你省了一个电话了。不好意思,打击了你。”安迪笑道,“魏兄今晚本来想约赵医生聚聚,可赵医生说他今晚有同学聚会,在一家酒吧。”


听到这个消息谭宗明心中自然失望,他本来还在酝酿期待,结果电话还没拨出就已经没有任何必要。但安迪刚刚无意中透露了赵医生所在的酒吧,那家酒吧他也有印象,认识路。


说来他还没见过赵启平在酒吧的样子……不,他想见赵启平,无论是哪里。去看看也好,谭宗明挂了电话后打定主意,驱车赶到了那家酒吧,进酒吧前还给司机打了一个电话,让司机过会儿来接。这家酒吧装潢不俗,热闹非凡,但即使人头如潮,谭宗明也很快地找到了赵启平的所在——他和一堆朋友聚在一起,好像正在玩什么游戏。


赵启平学生年代长久又丰富,再加上他自己推崇的“有趣的社交”,结交同学朋友多不胜数。而他这次来酒吧,就是为了庆祝一个老同学的留学归来。这个老同学人缘颇好,大家借着他归国的由头组织聚会,最后昔日同窗竟然来了一大半。


大家都是老同学,难得重聚,自然玩得很开。赵启平帅得人神共愤,脑子又聪明,从小到大就是班级年级甚至全院全校的风云人物,每次同学聚会自然也是众矢之的。他倒没有丝毫偶像包袱,次次都是大方揽下来了,反正聚会就是图个尽兴——这次同样,坐下来没多久他就又被推举出来了,简直毫无悬念。


“来,猜拳。”被推出来的赵启平冲对手笑道,神情骄傲又嚣张,“输了我任你罚。”


四周又起哄,衬得赵启平的表情更得意洋洋。谭宗明坐在吧台最偏僻的一角,喝了一口酒,眼睛眨也不眨地注视着他。


酒吧里的赵启平,光芒闪耀得如一颗会发光的恒星。恒星带着强大的引力,就如他此刻的吸引力一样。他那些面对病人时的专业稳重,面对朋友时的随和风度,在这里像是全都不见了,又像是共同组成了他的好几个面,最终拼合成一个完整的他。他如此肆意潇洒,举止由心,即使谭宗明已经从安迪口中得知赵启平“放得开”,却没想到亲眼见识到时竟会有如此感受。


赵启平猜了几轮,最后还是落败了,这似乎对他朋友来说是个非常喜闻乐见的结果,那个角落一时爆发出起哄的大笑。赵启平输了也不恼,笑眯眯地在旁边看大家凑在一起商量,听从发落,最后被簇拥在人群中,往酒吧角落的一个飞镖盘走过去。那个飞镖盘离谭宗明依旧不远,他随着转了个方向,隔着几个人的侧脸看赵启平微微有些发红的侧脸,看着他用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拈起一枚飞镖。头顶射灯的灯光正好打在他的手指上,他弯曲握镖的手指被灯光映得像玉一样发白,优雅又好看。


在起哄声中,赵启平非常配合地摆了几个瞄准的动作,最后终于将飞镖掷了出去。那枚飞镖的结局是什么谭宗明没看到,只看到赵启平掷出飞镖后笑得开朗畅快,嘴角旁弯出笑纹,在流连迷离的酒吧灯光下真如一幅幻觉的画。随即赵启平退出了人群中心,抱臂带着笑意看着朋友们继续起哄找起下一个目标,看了一会儿似乎觉得乏了,转身想去拿点喝的,结果正好对上谭宗明的视线。


“谭总?这么巧。”赵启平走到吧台这个偏僻的角落,有些惊讶。


巧什么巧,我是专门来看你的。谭宗明在心中说,面上却似默认,唇角勾起一个笑。


谭宗明今日约谈合作方,结束后直接来到酒吧,当然一身西装革履;进来之后觉得热,便把西装外套脱了下来,此刻穿着剪裁合身的马甲和白衬衫。他此刻坐在吧台的高凳上,一手握着酒杯,嘴角微弯噙着一抹笑,在灯光下,他连手臂处衬衫折出来的褶子都是好看的,横竖深浅覆盖上光影浓淡,再染了一层灯光昏黄的色调,成熟男人的魅力展现的淋漓尽致。


这实在太不一样,不一样得简直让人情不自禁地想入非非。那样的笑容,简直让人无法抵挡。


赵启平坐到了谭宗明身边。


“什么时候回国的?” 


“前天。”


赵启平听着还不觉得,谭宗明脱口而出后却有点心惊。原来才两天?还有一天是在倒时差的昏睡。他以前从不觉得自己会如此急躁,更何况这还是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急躁。


“谭总经常来这里?”


“不经常。刚和合作方谈完,随便进来坐坐。你呢?”


“老同学归国聚会。”


寡淡如白水,顾左右而言它,实际心猿意马,掩耳盗铃。这对赵启平来说是意料之外的相遇,但即使是处于意料之中的谭宗明,也觉得此刻发展与他来时的初衷渐行渐远。简单问答之后,两人竟陷入短暂的沉默,还是赵启平再开口:


“早说好要还人情,没想到拖欠到现在。谭总今晚喝什么,我请。”


谭宗明噙着那抹笑,摇晃了一下杯中剩下的液体:“那也是不够的。”


他的声音在酒吧喧嚣嘈杂的背景音中低沉而清晰,好似同样掺了酒。赵启平垂眼看他杯中的液体,本来因刚刚疯玩还留在脸上的惬意慢慢敛了,“赞同。”又抬眼看他,“那谭总还要什么?”


这一抬眼,谭宗明的心一动,握的杯子中的酒液也随之轻轻一晃。


那么大方而毫不畏惧,坦荡的试探。一瞬间顾虑全消,谭宗明直接道:“赵医生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我的意思。”


赵启平当然知道。


其实他早就明白谭宗明的意思。几乎是从一开始就明白了。不是没有迟疑过,只是他性格本来就放得开,加之医生这行各色人类看得太多,接受度很高。他喜欢有趣而识趣的人,面前这个传奇大鳄倒是非常符合要求。知情识趣,察言观色,大概已经成为谭宗明这类人的本能;而一个经历过很多故事、有自己故事的人,光是站在那里就足够吸引人了。


他从来不做自己无意的事情,如果不是觉得有趣,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而且经过接触,谭宗明确实很好,比他想象的还好——


所以……所以呢?


四周的氛围似乎太好了,好过头了。旖旎暧昧,又带着点超乎普通生活的热闹喧闹;明明非常清醒,又有一些不由自主的头昏脑涨。


而就在这样的氛围中,谭宗明轻声问:“要不要试试?”

赵启平看着他,眼睛里像是闪烁着火苗。他都不需要回答,只是看了谭宗明一眼,谭宗明就毫不迟疑靠近吻住了他。

 


TBC


这个CP真的有毒……

评论

热度(1098)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一根棉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