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黄志雄X李熏然]人非草木 03

一根棉签:

生日也更新的我~啦啦啦~新的一岁也要好好萌楼诚和楼诚衍生!


03


当李熏然重新站在黄志雄的面前时,他分明看到了黄志雄脸上的诧异。此刻正值黄昏,天空有一半已经转了深蓝,西边却还有一块浅红色的落日余晖,两个昼夜更替而已,黄志雄自然还记得他。


“有事?”黄志雄说,他声音没有前几天那么沙哑,看来今天没喝多少。


李熏然下了班才赶过来,路上又担心时间太晚黄志雄也许已经离开,现在看他还在,心里先松了一口气。他也在长椅上坐了下来,比之前要坐得更靠近黄志雄一点:“上次不是说了下次再聊吗?你怎么一副很惊讶的样子。”


“我以为你不再想来这个地方了。”


“哪有那么脆弱。”李熏然撇撇嘴。


“那么你为什么过来?”黄志雄转过脸来,诧异已经褪下去,他又恢复了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样子,“我不认识你们那天抓的人,你如果想问这个的话,我没什么可以告诉你的。”


“我知道你不认识……呃,和那件事情无关。”李熏然说,“我只是有点好奇,为什么你会每天都在这里喝酒?”


他听到黄志雄嗤笑了一声。“警察先生,喝酒不犯法吧?”


“是不犯法,而且我下班了。我不是逼问你,而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没有必要。”黄志雄冷淡地说。


李熏然想过黄志雄大概不会十分配合,可是没想到黄志雄会这么不配合。不过既然他已经下定决心,就绝对很难再改变,这一点不配合也算不了什么。“你不喜欢警察?你好像对我有挺大意见。”李熏然追问——这也是他觉得奇怪的一个原因,黄志雄明明愿意帮他,但是却又似有若无地躲着他,尤其是他抓捕嫌犯亮出警察身份后……尤其是刚刚黄志雄称呼了一声“警察先生”的时候。


“哪有醉汉会喜欢警察……”黄志雄说着,一边伸手在长椅边上一捞,却只捞到空气——他先前买的一瓶已经喝完了,空瓶子正躺在长椅下面,捞空了他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没有酒精可以依赖,又看向李熏然,“你今天不送我酒了?”


“不送了。”李熏然摇头。他上次送酒的时候两人不过萍水相逢,他听了那些话后去买了一瓶酒,有谨慎探询对方为何让出椅子的意思,也有拉近关系后询问嫌犯消息的意思,可现在不一样,他有别的考虑,他们的关系也不仅仅只是萍水相逢,自然不能再送黄志雄酒。


“你看。”黄志雄笑了一下。他本来就是极其英俊的长相,哪怕眼圈漆黑,胡茬泛青,凌乱的刘海长到已经遮挡眼睛,都依旧掩不住出色的眉眼五官,而这一笑更是让他的气质忽然改变,在残存的昏暗日光下,那种颓靡而漠然的感觉有一瞬间统统消散了,他似乎变得可亲起来。可是这个笑容太快,电光石火般一闪而过,眨眼消失,随即黄志雄站了起来,往外走了两步,步履虽然有一点踉跄,但是总体来说还是稳的。


李熏然也站了起来,跟在他身后:“你现在是要回家还是去买酒?”


“和你无关。”


“你和这里的流浪汉不熟,平时来这里就是为了喝酒吗?”


“找个坐的地方而已,这里平时没警察管。”


李熏然有点挫败,职业习惯使然,他问得不算友善,对方答得更不算友善,尤其是最后一句话。他们一前一后地走着,快走出公园的时候黄志雄又忽然停了下来,“你打算一直这么跟着我?”


“是啊。我怕明天你为了躲我干脆换地方了,我来了之后找不到人。”李熏然回答。


黄志雄没有反驳,说明李熏然的担心不无道理。不过他倒没想到李熏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你明天还来?”


“对。”


极轻的一个音节,偏能让人听出了斩钉截铁的意味。语塞的人换成对方,但这招以毒攻毒似乎有效,黄志雄应该是信了李熏然的话,知道对方暂时还不能这么放过他,干脆放弃,在一定程度上做出妥协:“我去酒吧,你不用跟着我……我换过的地方已经够多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合适的,不会就这样走的。”


他这句话话音刚落,旁边一盏路灯蓦然亮了起来。李熏然条件反射地眯了眯眼,又重新睁大,可黄志雄丝毫不受影响,他的双眼还藏在刘海的间隙后面,好像无论是灯亮灯熄、黑夜白昼,对他来说都没有区别。灯光之下黄志雄的脸色显得更加差劲了,他又重复了一次,“你回去吧,不用跟着我。”


李熏然下了班就赶了过来,晚饭都还没来得及吃,黄志雄既然说要去酒吧,又叫他回去,即使他再跟着,也没有什么意义,于是他只能先回家。可是这个家回的也不安稳,他总觉得心中沉甸甸的,第二天上班还好一点,他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可是到了下班之后,那根弦就绷得更紧了。


李熏然到达公园时的心情比昨天还要忐忑,不过正如黄志雄昨天说的那样,他没有走,李熏然远远就能看见那张熟悉长椅上坐着的人影——当然是黄志雄,不仅仅是因为整个公园的流浪汉都不敢靠近那张椅子,更因为他记住了黄志雄的体貌特征,从今往后,只用一眼,绝不可能认错。


这次黄志雄再见到李熏然也没有惊讶了,但也不可能是热烈欢迎。他抬头看了李熏然一眼,平淡无奇的一眼,李熏然就当这一眼是打招呼了,干脆也省了自己打招呼的环节,在长椅上坐下来,瞥了一眼今天倒在长椅下的酒瓶:“你每天都这么喝,不会喝光酒钱吗?”


“喝光了就再找。”


“临时的体力活?”


李熏然猜的没错——不过,一个普通醉汉怎么还有足够体力去做体力活?就像是一个普通醉汉哪里会有枪茧一样。可是说不清楚是被识破了李熏然这个问题后面隐藏的陷阱,还是这个问题本身对黄志雄来说也已经触及到禁区,他不置可否,但李熏然却不气馁,再接再励:“你没有想过要找一份稳定一点的工作?”


“找不到。”


“为什么?”


不说话了。


李熏然自顾自地给出猜测:“因为喝酒吗?那你有没有想过要戒掉?”


“戒不掉。”


“为什么?”


又不说话了。


一直是这样——他在不断地追问,而对方要不含糊其辞,要不干脆不答。对话已经到了这样举步维艰的境地,但却更激起了李熏然的执着。他面对黄志雄,就像面对一个非常棘手的案子,他已经把黄志雄当成了他的案子了,那么案子即使再棘手,他也只会迎难而上,越战越勇。今天得不到答案,那就明天,明天得不到答案,那就后天。他理解,黄志雄需要时间才能卸下敌意和心防,没有关系,那就等时间。


他想要帮助这个人,让这个人从这种生活状态中走出来——这个城市里不知道有多少个流浪汉,但是帮助过他的只有这一个,他感兴趣的也只有这一个。说是警察的正义感也好,责任心也好,既然他已经上了心,就不可能坐视不理。


“你吃晚饭没?”李熏然忽然问。


黄志雄似乎愣了几秒,几秒后才回答:“……没有。”


“那你先在这里等着。别走啊。”


李熏然说完这句话从长椅站起来,走出了公园。他走了三分钟,然后推门进了一家麦当劳,买了两个汉堡。这下他明白为什么队员连着两天给他带晚饭都带汉堡了,它离公园最近,的确挺方便。等李熏然拎着纸袋回到原处,黄志雄还在原处。他从袋子里随便挑了一个汉堡扔给黄志雄,然后自己坐下来,剥了剩下那个汉堡的包装纸开始吃。黄志雄僵硬了一阵,似乎在犹豫,但估计也是饿了,轻声道了一声谢之后也吃了起来。


两个男人并肩坐在一张长椅上吃他们简陋的晚饭。一个汉堡,三口两口也就吃完了,李熏然飞速吃完,转头看着刚开始吃的黄志雄,他看上去也是饿狠了,说是狼吞虎咽也不为过,速度简直比李熏然还要快。李熏然正想着对方是不是把所有钱都拿去买酒了,三餐都只是草草应付,就见黄志雄已经吃完了汉堡,开始垂头折那张有点狼藉的包装纸。


他嘴角沾了一点沙拉酱,李熏然从纸袋里摸出一张纸巾递了过去。


黄志雄接过纸巾,但是没有擦嘴角,而是攥紧了它。


“你打算每天都这样?”他说。


“不啊。我今天饿。”李熏然说,“而且这不是第一次这么做嘛,礼貌起见,打个招呼。下一次可能你只能看着我吃了。”


他说完,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你应该好好吃饭。”


“会的。”黄志雄闷闷地应了一声,总算用那张攥得有点变形的纸巾擦了擦嘴角,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半旧不新的二十元钞,递给了李熏然。


李熏然没有接:“不用,就当你先欠着。”


“你能保证以后能收得回来?”


“这句话该问你自己。”


“我不喜欢欠别人东西。”


“你已经欠着了。”


李熏然站起来,意味深长地看了黄志雄一眼,然后离开了公园。他忽然充满了动力——对方还想着还他一个汉堡的钱,而且他确定,这个汉堡的钱只要他一天不收,黄志雄就一天不会消失。李熏然坐进车里,长呼出一口气,他透过车窗玻璃看着这个公园,一盏又一盏的路灯将一块又一块的黑暗驱散,却不能照出公园的全貌。所有迷雾里的碎片,所有线索后的答案,李熏然忽然非常好奇黄志雄过去的样子,同时再次坚定了改变他未来的决心。




TBC


然而主题并不是治愈,至少在这一部分不是……


萌点清奇的脑洞T T

评论

热度(155)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一根棉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