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谭曲】失窃者

人間久客:

Part 5


          曲和坐在办公室里就想着家里的冰箱里还有一些海虾,做成豉油煎虾应该会合谭宗明的口味儿。


          鉴于谭宗明在他母亲手术时虽说不是衣不解带但也的确非常尽心的表现,曲和准备在每天回家后给他一些美味的报答。


          曲和无意识地停下了手中的钢笔,黑色的笔迹顿在一撇后形成堆积过多的墨点。外头乌云密布的天幕让他突然想起那个最困难的时候,铅色的阴云也是这么淹没一切的滚滚而来,就连手术室外一排明晃晃的白炽灯都照不亮成功或失败的那相隔一线的缝隙。


          曲和面临崩溃之际,谭宗明却用足矣留下淤青的力气按住他打颤的肩膀。谭宗明对于控制人的情绪很有一套,他不停的确定手术室里是否有最好的医生,仪器以及进口的膜瓣,然后给曲和分析最好和最坏的结果,当曲和被迫看着谭宗明沉甸甸的眼睛时,他用冷静到残忍的声音问曲和,如果阿姨去世了你该怎么办?


          当曲和调动全部思想去听完这句话并理解其中的意思之后,却没有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所以他扬手给了谭宗明一个耳光,扎扎实实地打在了他的脸上,声音也清脆得很。他悸恸悲哀得就像是等不到下一秒的世界末日他就无法面对,得去自杀一样的怯弱,他神神叨叨地说:”那我回不去了,我就没有家了。“


        ”蠢货!“谭宗明捏着曲和的肩膀,看着他几乎涣散的瞳仁儿说,”你得给阿姨办葬礼,火葬或给她置办棺材,用最好的杉木,最好的陵园,风光大葬。之后你得活的比之前的任何一天都要好,所幸阿姨也不用再为你操心,你要相信她已经去过神仙般的日子了。“


          谭宗明坚定的语气好像给曲和下了判决书,他心如死灰,却用铺天盖地的伤痛盖过他神经质的恐惧感,人生在世,到头来终有一死,活着的人就要想着后来。


           谭宗明说:“你如果等不到阿姨断气就被自己的幻想先吓晕的话,那还不如吃块儿巧克力留点体力让医生把手术做完。”


          曲和直愣愣地望着谭宗明,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他觉得自己像是被抽空了所有气力,任由谭宗明给自己嘴里小块儿小块儿地喂着巧克力,然后忽略谭宗明美其名曰地说巧克力里的苯乙胺能缓解紧张从而有到使人开心的作用。


          然而没人知道当曲太太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的时候,曲和是有多么想和躺在病床上并没有盖上白床单的母亲说一句:“嘿!老太太!您还得再为我头疼很多年呢,神仙日子还是等到百年之后在过吧!”


          曲和同样感激没有对他宣布死亡时间,也没有握着他的手跟他说“我们尽力了”的老医师。最后,他回头分给了谭宗明一个敷衍的拥抱就两眼一黑地倒了下去,他很安心的睡着了。 


          所以曲和觉得谭宗明的巧克力作用没有他吹嘘的那样大,至少没有一个能说会道的谭宗明来的作用大。


          以及至今都让曲和难以忘怀的是他清早在医院厕所看见疲倦的男人披着褶皱的西装对着一面模糊的镜子,用老式刮胡刀把下颚划出一条不短的伤口时,他没想到那时的自己居然还有心情去打趣他没能当成詹姆斯·邦德却总是恋旧地去尝试一些古董一样的剔须用品。


          那种劫后余生的轻松和充满消毒水气味的早晨里有着一位不复沉着冷静只剩下手忙脚乱地贴着创可贴的中年男人的画面,美好得让曲和突然觉得刻骨铭心。


          曲和是不解的,当他亲眼见着谭宗明叫曲太太干妈的时候,两人那一脸母慈子孝是怎么做到的,让他竟然无从想起他们为什么会这么亲密的原因与过程。


          难道天生大众脸就能没来由的一见如故,然后把亲生儿子晾在一边?曲和往谭宗明下巴边的伤口上药的时候有些吃味。


          可能是醒来的第一眼就看见我,觉得是命中注定的母子缘。谭宗明没搭理曲和那番大众脸的说辞。尽可能的臭显摆曲太太对自己的喜爱。还说自己已经打入敌人内部,我党取得胜利那是指日可待。


          你个万恶的资本主义就知道剥削压榨工薪阶层的苦命爷们儿!曲和拿着沾了碘酒的棉签狠狠地按在谭宗明的伤口上。


          没想到谭宗明也忍着,他坐在一张塑料椅子上就这么仰头看着曲和,笑着说:“我母亲是个不恋家的人,总是喜欢到处溜达哪儿都看看,附庸风雅。小时候无知,觉着自己吃饱全家不饿,长大了才明白,想要照顾家人时,却怎么也找不着人了。”


          “花言巧语,一看就知道骗过不少丈母娘。”曲和脱口而出,说完就后悔了,也只能把这一时嘴快归罪于他两夜没睡的脆弱大脑一时错误的处理。


          定位不错。谭宗明歪着头瞧着曲和,上扬的嘴角甚是得意,但没过多久他就为此付出代价,用了一声简短瘆人的惨叫来结束这个话题。


          当谭宗明捂着下巴控诉着说这是家暴时,曲和发现那些经过充满荆棘的灰色地带不过都是虚惊一场。


          曲和低头笑出声来时把一旁正巧送文件过来的助理吓了个正着。曲和一回神就立马把钢笔盖上,对着年轻小姑娘抱歉一笑,收起那些已经整理好的资料还给了她块水果糖,然后偷瞄一眼墙上的挂钟,准时在下班的时候离开他的椅子。 


          他想,虾还是用牛油来煎比较香。


 


 


 



评论

热度(155)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人間久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