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悬顶之剑(现代AU 混CP)

特能苏:

(十四)


藤田方正是个化学专家。


他在仓库四周,仓库里面,导弹发射装置周身,全都设置了炸弹。他从来不只做一手准备。


“呵呵。”明诚笑着说,“藤田先生心中也清楚东西带不走啊。”


藤田方正不在意明诚的态度,如果坦诚的说,他倒是觉得和明诚聊天有点意思。


“这次带不走,可以下次再带走。”藤田方正说,“这件带不走,总有其他的可以带走。”


明诚摇头,他脚尖点地,双脚双腿已经麻木,可他该笑笑,该动动,“藤田先生生错了时代,你以为现在在我们这,还是你们想来就来,想拿就拿的吗?”


被人予取予求的时代,早已过去。


动乱和不安的确悬于头顶,但仍有东西,悬于它们的顶上,阻止它们的发生。


 


这已经是第二天了。


藤田方正摁捺不住,又一次打通了明楼的电话。明楼那边开始试图远距离追踪,吴哲参与了进来。


明楼在拖延时间,藤田方正不耐烦的在跟明楼来回拉锯。


 


之前负责给藤田方正运送炸药材料的那个工人,送来了饭菜。他之前都是站在门口,将东西递给藤田方正的,这一次,藤田方正忙着跟明楼说话,就挥手示意他送进来,放在桌子上。


这个工人腿脚一瘸一拐,脸上和脖子上已经被毁了容,他听话的将饭菜放到了桌子上,转身正要离开,他瞥了眼被吊着的明诚。


“李警官?!”那个工人把明诚错认成了李熏然。


明诚有点发烧,神智有点不大清醒,他抬头,看了眼那个工人。


那个工人突然发了狠,他抄起地上的铁棍就朝正在打电话的藤田方正挥了过去。


藤田方正没完全躲过去,被一铁棍砸在了后肩上,手机脱落,掉在了地上。


“啊,啊!”那工人瘸着腿脚,却很灵活的挥着铁棍。


藤田方正掏出手枪,砰砰两声,正中那工人的胸口,冲力将他往后送了送。


那工人临死前,看着明诚,嘴里喊着,“亮亮,亮亮……”


明诚晕乎乎的脑子想起来了,这个人,是孙红英那个失踪了的丈夫,是那个叫马亮亮的男孩子的父亲。


马亮亮被送到了市福利院,他和明楼,李熏然和凌远都经常去看他。


 


明楼握着手机,听着话筒里传来了两声手枪点射声。


他觉得子弹似乎就从自己的耳边飞过,耳朵中嗡嗡作响,太阳穴处血管在汩汩跳动,似乎要迸溅出来。


 


“为什么还不抓捕刘天元?”吴哲问,“山口企业虽然很多事都是吴辉在操作,但刘天元不可能完全放权,他至少能提供些线索。”


明楼盯着吴哲,他目光狠硬,一时间居然让吴哲一愣。


“天元集团涉及走私,立即逮捕董事长刘天元。”明楼想自己居然没有想到这一点,他一直盯着山口,差点忘了刘天元。


 


刘天元比吴辉还硬,他压根就一句话也不说。


王海来探视。


“检举信是我写的。”王海说,“你做过的事,我都可以作为证人。你逃不掉的,认罪吧。”


刘天元说话了,“果然是你写的。你可真爱写检举信。二十多年前一封,现在又一封。”


王海叹口气,“当年你跟排长的事,我是写过检举信,可是那信,给排长撕了。”


刘天元一拍桌子,“你说清楚!”


“排长跟你说你俩的事被连里面发现了,他是唬你的。”王海说,“他是想断了这份关系。你们这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我不信!”刘天元火了,他一把拎起王海的衣领,“明明是你!是你在中间捣的鬼!”


他还记得那一天沈古力把自己拉到靶场边,说有人检举他俩关系,所以必须得断了。沈古力说,“天元,我这是为了你好!”


沈古力很快就休了探亲假,回去结了婚,刘天元还是一闹再闹,直接被勒令退伍。


那些当年那么痛苦的挣扎,激烈的顽抗,怎么会是一个谎言呢?


“排长想往上提干,他得结婚。”王海说,“你也一样!你是家里面的独子,排长牺牲没几年,你不也结婚了吗?!别TM的把所有的错都推到别人身上,你们俩的事黄了,是因为你们俩压根就没想过要走在一起!你们俩都是逃兵,一样的!”


刘天元攥紧王海的衣领,他突然就失去了所有说话的兴趣。


“可排长,在战场上没逃!”王海冲他吼,“你把排长的小越给养成什么样子了,我们就是死了,都没办法去见排长!”


刘天元松开手,捂住脸。


“刘天元!”王海继续吼,“你走私,你贩毒,你TM居然还做卖国贼!”


“你说什么?!”刘天元抬头。


“老子要是知道你还是个间谍。”王海咬牙切齿,“我还写个屁的检举信,我就应该直接崩了你。”


 


明楼电话打过去,“藤田方正,你要是再敢动阿诚,老子剁了你!”


藤田方正知道不能逼得太急,他主动把手机递到了明诚的耳边。


“大哥。”明诚叫了一声。


“阿诚!”明楼听出明诚的声音很低,很杂,他心中焦急,却只能故作镇定的安慰明诚,“再忍忍,再忍忍。”


“大哥,我想溜冰。”明诚说,藤田方正还没有反应过来,明诚又迅速叫了一声,“大哥,这里有炸弹!”


藤田方正直接挂了电话。他一拳头砸到明诚的胸口,“你还真相信你大哥能找过来?!”


明诚嗓子里发出拉锯一样的喘气声,他却不在意的歪头,带着讥笑的看着藤田方正。


 


明楼摊开地图,标出了刘天元给出的所有可能的地方。


“这些地方里面。”明楼问,“你们有没有查过,哪些可能跟毒品有关系?”


警局里的人面面相觑,潼城市里面毒品黑市交易他们也是才刚刚知道,从没有摸过点。


明诚不会溜冰,明楼知道。所以他清楚,这是他的阿诚给的暗示----溜冰,在行话里面,就是吸食冰毒。


他被关的地方,一定跟毒品有关系。


吴哲在网上搜索,都是无关消息。


李熏然在脑海中回忆,“我印象中,五年前有一个作坊发生过爆炸,爆炸原因不明,现场也没有受害者,但是那场爆炸很不寻常,我当时怀疑过是私人制毒失败所导致的。”


吴哲在网上迅速的筛选资料,指着一条消息说,“是这条。”


潼城市西南郊区,废石料丢弃场,五年前发生过爆炸之后,再无人使用,属于山口企业非法租赁的一处土地。



评论

热度(463)

  1. 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特能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