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世说新语(蔺靖)

特能苏:

(合)


大梁绍泰十五年,大破大渝,折其军马十五万,夺凉州并五州城池,退敌于漠河以北,自此后,漠南再无大渝。


 


收到捷报,萧景琰在林氏宗祠呆了半日。


 


在梅府再见到蔺晨的时候,凯旋的大军还在金陵城百里之外。


 


“这次来得最早。”萧景琰看眼前人,片刻说。


可不,这次连桂花都还没开。


蔺晨凑过去,“我攒了一肚子的故事。”


 


这一次,没有吃食,也没有酒,只有故事。


“话说,在遥远的另一块大陆上,人不是以男女分别,而是分为三种。”蔺晨说,“乾元,中庸,坤泽。”


萧景琰笑,“你这都是哪听说的,何尝有过这种说法?”


蔺晨一挥手,“我曾乘海,见过还有人长着红头发,蓝眼睛。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只是景琰你未曾见过听过罢了。”


萧景琰笑着摇头。蔺晨继续胡扯,“这坤泽呢,每逢雨露期,就如同喝下了一大碗的情丝绕。解药呢,就是与乾元云雨一番。”


萧景琰正襟危坐,面红耳赤。


蔺晨歪着身子,没个正经,“一日,一剑客在城外遇见一狼狈的,正处在雨露期的坤泽。这剑客恰就是一乾元。两人一番云雨,结成了对。这剑客本是天地逍遥客,打算带着自己的坤泽四处游历,可却没想到,这坤泽实际是一城池少主,这坤泽此番这般狼狈,实被贼子所害。”


萧景琰扭头看了眼蔺晨,他倒是听出了些苗头。


蔺晨对上萧景琰的目光,也编不下去了。


 


萧景琰想了想,自顾自的抿嘴笑了起来。


“你说我是坤泽?”萧景琰说,还带着笑。蔺晨还没回应,萧景琰凑了过去,蔺晨本就是歪卧着身子,下意识往后一躲,几乎躺在了地上。


“蔺阁主。”萧景琰一手撑在地上,俯视蔺晨,“我看你此时倒像是喝了一大碗情丝绕。”


那一双鹿眼,带着湿气,带着傲气,还带着一丝君王的威严。


蔺晨索性躺平了,一摊手,“行,那你来解吧。”


流氓!


鹿眼漫上了窘意。


蔺晨哈哈一笑,伸手拦腰抱住萧景琰,一个翻身,把他压倒在下,“还是我来解吧。”


蔺晨伸手去解萧景琰衣襟时,有过一丝犹豫,不得不说十几年上位者还是有点威严的,但是蔺晨只一犹豫,萧景琰就作势要反攻。


一鼓作气,士气不可轻丢。蔺晨压住萧景琰,利落抽开衣襟上的结,用嘴堵住了萧景琰的话。攻势太猛,门齿相撞,两人心中都是一句粗口。


 


蔺晨穿得衣服没有萧景琰那般繁琐,最后竟然还是他先被萧景琰剥了衣裳,萧景琰不免得意,却在看见蔺晨腰间一处刚刚愈合的新伤后,寒住了脸。


“玄布的一剑。”蔺晨却很得意,“这可是当年琅琊十大高手榜首的一剑。可惜,玄布老矣。”


萧景琰脸上的寒意更深,一张脸宛如冻成了冰,裂开的缝隙中透出的是后怕。


“再给我三年。”萧景琰咬牙说。


蔺晨终于解完萧景琰的衣裳,他俯身亲亲萧景琰的眼睛,“好。”


山山水水就在那里,等得及。


 


大梁永兴年间,政通人和,小茶楼里说得都是些趣闻怪谈,宫闱野史。


这一日,惠风和煦。说书人说得是百年前的一段野史,说得是一个要美人不要江山的故事。


有听客不信,喝着倒彩。


说书人一拍案,“有何荒诞?远的不说,就说咱之前的那位陛下,说是身体抱恙,养病在灵隐寺,说不准正带着哪位美人四处游江湖呢。”


座下有人大笑,有人喷茶。


 


“这天地如此浩大,趣事如此之多。”说书人继续说,“若是一直困于一室,囿于一方,纵是做着皇帝,又有何趣意?”


话音刚落,只见一壶酒从空中抛将过来,落在说书人的桌子上,壶中酒虽然晃了晃,但却是没有洒出来。


酒香四溢,上好玉壶春。


 


好俊的功夫。


说书人寻着望过去,只见一桌坐有两人,一披发,一束髻,各成一番风流。


那披发之人附在束髻之人耳边不知笑着说了句什么,两人一起举起了酒杯,遥遥一示意。


 


蔺晨说:人生逢知交,当浮一大白。


----------------------------------------------------------------------------


完结


啊啊忘了说了,乾元中庸坤泽这种说法来自一握灰大大,估计大家都知道。这翻译简直了~拜谢~~

评论

热度(1048)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特能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