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龙图(楼诚AU)

特能苏:

(一)驯龙守则第一条:并非人人皆可为龙骑士


“听说。”南田洋子看着对面的汪曼春不紧不慢的说,“你和明楼长官是曾经的恋人?”


汪曼春脚跟一并,“是。”


南田洋子嘴角一勾,将桌上扣着的照片递了过去,“那你知不知道,他是一个龙骑士?”


照片有点泛黄,有些年头,年轻的明楼看起来似乎二十岁左右,穿着收腰的夹克衫,手中拿着墨镜,背后是一座雕像,一个骑士骑在一条“帝王铜”龙的脊背上。


“他不是。”汪曼春说,“他只能算是飞行员,他没有通过法兰西帝国骑士学院的最终考核,他的耳前庭平衡机能达不到标准,只能驾驶飞机飞行,并不拥有自己的龙。后来他就去了索邦大学。”


汪曼春又看了眼照片上的明楼,才将照片递还过去。


南田洋子接过来,示意她可以离开。


南田洋子笑着看着照片,雕像下面有一行字,她看不清楚,但她知道那是什么。


法兰西帝国骑士学院的箴言——并非人人皆可为龙骑士。


 


上海还是那个上海,有着十八层的天堂,也有着十八层的地狱。


百乐门楼上是舞厅,楼下是斗兽场。


 


斗兽场一共地下三层,中间是用钢化玻璃罩住的圆柱形角斗场,旁边是三层环绕的观众席。角斗场除了底下两个对称着的放兽口外,并无其余出入口。兽活着从这里放入,死了从这里拖走。


状似天幕的斗拱上,刻着——并非每条龙都值得拥有骑士。


 


“七爷。”负责放兽的服务生恭敬的唤了声。


“嗯。”一男子身着深蓝色大衣,低头脱下手套,递了过去。


那服务生接过去,又去替这男子解大衣,“这次是条英格兰龙,剪了双翼,性子野,七爷留神。”


那男子笑笑,“行,我知道了。”


“那七爷。”服务生犹豫一下,“这次您需要先换下衣服吗?”


“不用。”那男子攥攥手,抖抖手腕,往角斗场走去。


 


从观众席往角斗场看去,这男子显得有些渺小,尤其是当对面的放兽口放出了一条成年的“黄金收割机”龙后。


观众席有些动静了。


为防止意外,斗兽场的龙的双翼都被剪短,但即便如此,这条“黄金收割机”龙的体型也是庞大的,它至少有这男子四个大。


而“黄金收割机”龙它的另一个优势在于它前臂肌肉发达,挥动起来犹如收割。


 


“阁下,你不准备变龙身吗?”“黄金收割机”龙十分不屑的俯视着前方那个男子。


“废话真多。”那男子一边回道,一边冲将过来。


“黄金收割机”龙亦挥动起前臂,锋利的爪似乎要顺势割下他的脑袋。男子仍在往前冲,似乎要撞上去。


他真的撞了上去。


就此瞬间,那男子脚尖点在“黄金收割机”龙的爪尖,似乎就是轻轻一碰,他借势踏上了“黄金收割机”龙的前臂,再一跃,手化为龙爪,狠狠的向“黄金收割机”龙的颈脖抓去,带起一片血肉,“黄金收割机”龙一声龙吟,那男子又踏着“黄金收割机”龙的前臂跃了下来。


“黄金收割机”龙被触及逆鳞,十分恼怒,前臂急速挥动,后足发力,似乎要飞扑上来。


那男子还是仅化出了双爪,爪尖是深蓝色,带着锐利的芒。


他带着黑色面罩,只露出眼睛,看不出面貌,却给人一种不紧不慢的悠哉感。


甚至是在最后他骑在了“黄金收割机”龙的脊背上,用爪扣住了它逆鳞下的动脉,他还是优雅的如同歌剧演员谢幕。


 


“七爷。”服务员一直等在放兽口,见那男子出来,替他披上大衣。


“谢了。”那男子抽出一方手帕,细细的擦着指间的血迹,他接过手套,递过去一个法郎银币。


 


没有走正门,这男子走的是巷子里的侧门。


“先生,买花吗?”一个小男孩提着一花篮的玫瑰,“刚从枝头上剪得,还带着露呢。”


“这都晚上了,哪还来的露?”


“是喷的香露,先生您买一支闻闻?”


男子抽出一支,买下。


夜色渐黑,他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一手夹着花,一手用火机点烟。


火苗一蹿一蹿,照亮了手中的那朵玫瑰花。


娇嫩嫩的花瓣上,画着一把匕首。


男子转着玫瑰,其他花瓣上还写着字——吴淞口,下月23,137泊。


他笑了笑,收回火机,吸着烟,仿佛兴起一般的,用烟头一点点的烫着玫瑰的花瓣。


芳香被炙烤出来。


 


“明诚先生。”身后一个声音传来,“果然深藏不露。”


南田洋子从暗处走了出来。


 


“阁下动作迅疾干脆。”南田洋子步步走近,“倒是让我想起了阳太,我曾经的龙。”


她面上带着笑,笑意不入眼。


明诚将烟头熄灭在玫瑰花中,恭敬的点头,“南田课长。”


他并没有矢口否认。


 


南田洋子看了眼明诚垂在身边的手,这是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亦能化出一双带着锋芒的龙爪。


他的手,胜过阳太。南田洋子一瞬间想。


 


“当年我驯养阳太时,我的老师告诉我,飞翔和搏斗是龙的本能欲望,而如果一条龙独自寻找排解本能的方法时,它的骑士便正在失去它。”南田洋子说。


明诚接话,“或者,也许这条龙并没有自己的龙骑士,毕竟,并非每条龙都值得拥有龙骑士。”


南田洋子一笑。


 


明诚掏出怀表看了一眼,“南田课长,非常抱歉,我得去接明长官。”


南田洋子点头,允许他的离开。


 


明楼和汪曼春在饭店门口又说了几句,方才上了车。


明诚从后视镜中看着明楼,明楼也看过去,说,“没受伤吧?”


明诚笑笑,“没有,大哥。”


“嗯。”明楼往回靠在后座上,“这次是什么龙?”


“黄金收割机。”明诚开着车,“南田洋子也在场。”


“哦。”明楼起了兴致,他交握手。


明诚透过后视镜看了眼明楼,“她说起了她曾经的龙,叫阳太。她还说她的老师告诉她,不能满足龙本能欲望的骑士不是好骑士。”


明楼不说话,在后面用脚打着拍子。


明诚等了一会,说,“她想当我的骑士。”


明楼嗤鼻,“她倒是真敢想。”


 


车子拐了个弯。明楼坐在后面,阖着眼,明诚往后面看了好几眼。


“想说什么?”明楼开口。


明诚说,“刚收到情报,匕首下月抵沪,待从吴淞口转运。”


明楼点头,“终于来了。敲钟人也该在路上了。大事都撞一块了。”


“明台炸了军统一船的走私货物。”明诚说,“我担心他会被选定成死间。”


明楼睁开眼,看了眼明诚,“我们要在钟声敲响前掌握主动权,争取让明台去敲钟。”


明诚问,“那谁会是死间?”


明楼垂着眼。


明诚盯着后视镜。


明楼没有再说话,他此时可以编出十几条的谎话,也可以轻易的绕开这个问题,但他没有说话。



----


碎碎念:有没有看过神夏在随缘的一篇AU,叫The dragon's solider(龙的战士),翻译坑了……看原文太痛苦了


文中夏洛克是一只傲娇的龙
我就想写一只青瓷色的龙……


然后幻想大哥穿着收腰的夹克衫,戴着拉风的墨镜


所以……这文完全是恶趣味


故事路线除了改编死间计划外,具体内容完全空白


一点点挤吧



评论

热度(661)

  1. 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特能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