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龙图(楼诚AU)

特能苏:

(七)


驯龙守则第七条:龙以龙形为您战斗至死,是您作为龙骑士毕生的追求,也是毕生需要避免的最大悲剧。


明诚梦见了王天风。


梦境中带有部分真实的过去。


 


明诚梦见自己站在高高的钟楼上,王天风跳了下去,在这之前,他还笑着对自己说----这次我不推你,你自己跳。


然后自己跟着跳了下去,似乎跃入了一个黑漆漆的深渊,风声在耳边呼啸,自己心里清楚自己应当化出龙形,可是却怎么也无法变身,只能这么往下坠着,直到看见底下明楼在低头看报纸。


“大哥,躲开!”明诚徒劳的叫着,明楼纹丝不动,时间在明楼那一边似乎慢了十倍,明楼居然还翻了一个版面。


“大哥,躲开!”明诚叫着,“大哥,躲开!”


耳边多了咚咚咚的声音。明诚惊醒,意识到有人在敲门。


“阿诚哥?”明台在低声问。


明诚擦干额头的汗,走下床,打开了门。


明台脸上有疑虑,但他只是笑了笑,挤了进来,“晚上吃太多了,听见你说话,猜你可能还没睡,过来消消食。”


“小少爷。”明诚埋怨,“我这床这么小,挤不挤啊你。”


明台哼了一声,往床里面又挪了挪。明诚只好躺在外侧。


“阿诚哥,咱俩好久没睡一张床上了。”明台说,“以前我跑你这里睡,醒来发现在自己床上,我还以为是大姐把我抱回去的,后来知道是大哥,吓死我了。”


明诚笑,“大哥又没真打过你,你怎么那么怵他。”


“大哥笑时是笑面阎罗,不笑时是怒目金刚。”明台叹气,“我这辈子,最怕大哥。我连我老师都没这么怕。我都敢跟我老师说,要带曼丽去维也纳度假。可我都不敢跟大哥提起她。”


“他知道于曼丽。”明诚说。


明台“啊”的惨叫一声。


 


“放心吧。”明诚说,“他没点破就是不反对。”


明台嘴巴一半闷在被子上,哧哧笑了起来。


明诚觉得羡慕而又开心。


 


“你认识我老师?”明台笑过,问。


“嗯,认识。”明诚说,“当时在法国再次遇见大哥时,他正跟大哥在一起执行任务。”


那是1931年,距离明诚从明家出走被骗上去往法国的游轮,已经有三年多了。


“对不起,阿诚哥。”明台轻声说。


 


当年,明诚还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变形,在一次偷偷和明台喝过花雕酒后,他变出了龙身,然后吓坏了不到十岁的明台。明台被吓得发起了烧,明楼不在家,明镜忙着照顾明台,稍稍疏忽了明诚。


明台哭闹着大叫,“你是个怪物,你是个怪物。”那时候明镜不知道这句话对于明诚来说,简直就是噩梦重演。五岁时,明诚第一次化出龙身,也同样吓到了他的养母桂姨。从那后,往日的温柔怜爱全部消失,每一次打骂凌辱中,都混杂着桂姨犹如癔症一般的狂语----你是个怪物,你是个怪物!


他再也不想经历这样的一次幻灭,于是他悄悄的跑出了明家。可是他很快就后悔了,他非常的想念大哥大姐,想念明台,他要回去,他想告诉明台,别怕我,我不是怪物。


那时候,驯龙热潮传到了中国,但是中华龙的地龙属性,让驯龙师和龙骑士并不感兴趣,但是总有人有猎奇的心态,于是兴起了龙戏团。中华龙可以表演杂耍,可以进行角斗,甚至可以被亵玩。于是,明诚再一次回到明家,是三年之后。


 


“我那时候还不知道自己会飞。”明诚说,他成功转移了明台的注意力,明台惊奇的压着嗓子叫,“你会飞?!”


“当然了。我现在能飞十多层楼高呢。”明诚说,“那时候大哥住公寓,在五楼,你那个疯子老师,也不管我会不会飞,直接就把我从窗户口扔了下去。”


“是我老师的风格。”明台小小评论了一下。


“大哥正好往公寓赶。”明诚笑了笑,“我到现在还记得大哥当时那一脸的惊悚。”


“难以想象。”


“大哥扔了一地的面包,冲过来,还想要接我。”明诚得意的说,“我哪能砸到他呀。我就一下子悬停在了他头顶,然后还往后退飞了一下。”


“很厉害?”


“当然,我那可是悬停和倒退飞行!这世上,也只有蜂鸟能做到。”明诚笑,“别的龙,我还真没听说过。我这可是个大秘密,你得替我保守。”


“哼,你和大哥都知道了,我又是最后一个。”明台嘟囔着,“你们肯定还有很多事情瞒着我。”


明诚心想:当然有很多了,我连这个故事都没跟你讲完,最后啊,我还是没有完全学会飞,还是砸在了大哥面前的地上,摔得五脏六腑都快乾坤大挪移了。


他想着,然后扭头还想和明台说点什么,却发现明台已经嘴巴微微张开个小缝,会周公去了。明诚笑了笑,拢了拢被子,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跑到明台房间睡去,可困意来袭,还是糊弄着和明台挤在这张小床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明诚醒的比平日早,因为挤得实在是不舒坦。可明台倒是睡得酣,直到明楼他们上班去了,他还没有起来。明诚这一天总觉得自己有点落枕了。明楼寻了个空闲,打趣了他两句,“真不晓得你们俩都那么大了,哪来那么多悄悄话。”


 


明台睡了个好觉,神清气爽的去了面粉厂。按照王天风之前给的情报交接指令,今天他们需要在午夜12点时,分两组,将真假两份密码本转移出上海。


郭骑云带着一份,从赫德路转交至B组。明台将护送于曼丽从川沙古城越城墙走,直接前往第三战区。


“一路顺风。”明台半拥抱了一下郭骑云。


“你们也是。”郭骑云拍拍明台,“于曼丽你路程最远,我们等你回来。”


 


明台和于曼丽顺利摸到了川沙古城上。于曼丽检查着自己的手枪,装备,明台又拉了拉绳索,他们在等着对面B组的信号灯。


“准备好了吗?”


于曼丽倩笑,点头。


“路途险远,一定要小心。”明台说,“等你回来了,我让阿诚哥帮忙,带你见我大姐。”


于曼丽咬咬嘴唇,低头,没应声。


“大姐会喜欢你的。”


“我不是个清清白白的姑娘。”于曼丽低声说,“我甚至都不是个姑娘。我配不上你。”


“大哥和阿诚哥也会喜欢你的。”明台环抱着娇小的于曼丽,“我喜欢你啊,你是我的半条命。”


对面,信号灯打了过来。


明台松手,两人对视。


“人在情报在。”


“是,组长。”


于曼丽如同飞燕一般的跃下城墙。


 


忽然,一束探照灯准确的打在了于曼丽的身上。


“快跑,是陷阱。”于曼丽利落的割断了绳索,她双脚一蹬墙壁,借力翻身,在半空中化出了龙形。


来不及了,于曼丽重重的以龙形摔在了碎石滩上。


明台趴在城墙上,撕心裂肺的叫着她的名字。


 


“包围城墙。”汪曼春一身皮衣,挥手指挥自己的鹰犬,“活捉毒蝎。”


 


于曼丽没有死。


她是一条银白色的龙,体型娇小,但比起人来说,依然是大的。汪曼春也没有料到毒蝎的组员会有龙,她身边的鹰犬一时也有些畏手畏脚,他们动作迟缓的上前,胡乱的开着枪。


于曼丽一声长吟,跃了起来,迅疾的往汪曼春扑了过来。龙的动作很快,很干脆,即便她已身中数枪。于曼丽挥着利爪割断他们的喉咙,甩着尾巴砸断他们的腰干。


 


汪曼春已经近的可以清楚的看见于曼丽的角,它们如同一对深海的红珊瑚树。


“她怎么还能维持龙形?”有人惊恐的叫着,拼命的打着枪。


龙形对于龙族来说,是战斗形态。龙形,需要大量的体力去维持。因此很少有龙,至死维持龙形,除非是突发意外,一击致命。所以,市面上的龙筋龙骨之类的东西,大多是将活龙麻倒后,一边大量注入营养液维持它们的活力,一边从它们龙形的身上活活剥剔下来的。


 


于曼丽伸出利爪,凌空往汪曼春的脑袋上罩去。汪曼春平举手臂,手枪近的似乎已直接抵在了于曼丽的胸口。


“砰,砰,砰。”汪曼春连开三枪。致命的,是钻过颈部逆鳞,直接打断主动脉的那枚子弹。龙血喷洒出来,于曼丽的利爪从汪曼春的耳边坠落,划破了汪曼春细腻而光滑的脸颊。


 


碎石滩上卧着一条银白色的龙,她像躺在一朵巨大的鲜花之中。


76号的鹰犬稀拉拉的散在城墙四周,古城上明台发疯的奔跑着,他想回头,他不能回头。


 


那一夜,明台是睁着眼睛度过的。


他的最后一个少年时代的美梦,没有了。



评论

热度(414)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特能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