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

留得久的人总是在告别

〔 楼诚 〕疑是地上霜

egooo:

一个逛菜市场和老三犯傻、老二冷漠、老大做饭的段子。


大概是某个不会有正文的现代战争背景,不必管具体的设定,毕竟一切时间线只因为我解决不了冰冻的问题(((


总而言之是一篇土特产软文,没有CP也没有剧情,tag纯属胡扯,名字纯靠瞎掰,「酒米油子、卤猪耳朵和黑米粥」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


 


入夏的时候,明镜回苏州老家料理一些杂事,两个小家伙上学放学的接送任务自然移交到了明楼手上。


明楼下了课往附属小学去,他占着优等生的便宜,请起假来毫不手软。将将五点,太阳还没有一点落山的意思,城市像一只疲软的长号,有一搭没一搭地吹着恹恹的风。他把校服外套脱下来塞进包里,湿透的衬衫薄薄地贴在背上,又走了一截,终于看见远处两个小小的身影。


明诚这些日子开始有了抽条的征兆,个子蹭蹭往上蹿,肉却不见长。他和明台一高一低地坐在花坛边,正卷着书听明台背课文,俨然一个小哥哥的样子。明楼走近了,听见明台断断续续的诵读声,「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一年好景君须记,正是橙黄橘绿时。」明楼就从斜后方揉他的脑袋,「现在是夏天呀。」他说。




他牵着两只小手过马路,攥出一手心的汗,但一直捉得紧紧的。


明台问他,「晚上吃什么呀?」又想了想,伸出脑袋去看明诚,「阿诚哥,你想吃卤猪耳朵吗?」


明楼敲他的额头,「自己想吃就不要拿阿诚做幌子。」


明诚于是捏一捏明楼的手,「大哥,我也想吃的。」他怀着一种体恤明楼的心情,晓得这是不用大哥下厨就能吃到的食物。


总比清汤挂面好呀,他们不约而同地想。


路过菜市场,明楼领他们去买卤味。老板汗流浃背地立在玻璃柜后头,拿钳子翻翻拣拣。「这一个?」明楼低头看明诚,明诚眨眨眼睛,「太大啦,吃不完的。」老板就笑,「小大人一样。」


他们穿行在菜市场里,两个小的比摊位高不了多少,明楼把他们轮流抱起来。蘑菇、西红柿、花椰菜,洋葱、土豆、佛手瓜,明台瘪瘪嘴,「大哥不给我们吃肉。」


明诚什么都爱吃,他帮明楼提一袋很轻的小白菜,拒绝和明台统一战线。


有人卖现炸的小吃,铁锅旁支着滤油的架子,一个个黄澄澄的圆饼挤挤挨挨地靠在一处。明楼看见明台被香味勾走了魂的眼神,「要吃吗?」他有点拿不准小孩子膳食营养的要求,更怕弟弟们吃坏肚子。


「来嘛,酒米油子!」小贩招呼他们,「酒米和绿豆做的,好吃得很!」明楼要了两个,问他是哪里人。


「四川开江人。」小贩有四川人一贯的开朗爽辣,「这是我们那歪的特产,帅哥再买一点带回去嘛,明天就买不到了哟!」


明台也咿咿呀呀叫起来:「帅哥再买一点!再买一点!」他的饼转眼只剩小半个,绿豆馅儿露了出来,黑乎乎的,其貌不扬的样子。


明楼就着明诚的手咬了一口,被油酥过的糯米起了一层薄而脆的壳,但里头还是软的。「咦,」他笑起来,「是咸的呀。」


明诚点点头,「跟绿豆糕不一样。」


「是不一样。」明楼摸摸他的头发,「我们买一点回去给姐姐尝尝。」


小贩掀起盖在竹篓上的毛巾,麻溜地装起十个酒米油子来。他拍拍手,「回家克啦,回家克啦!」明台学他的口音,跟他一起喊,「回家克啦,回家克啦!」他们的声音溶进夕阳里,像在唱一支炊烟袅袅的山歌。


 


是夜裹着暑气的晚风漫进来,厨房里萦绕着一股极淡的甜味。明楼揭开盖子,看见一锅熬好的黑米粥。


他半蹲着擦掉明诚嘴边的残渣,问他,「要不要加糖?」


明诚点点头,又摇摇头。「就加一点点。」他用拇指和食指比出一个长度来,想了想,又不好意思地缩短半厘米。


「另一位呢?」明楼转身去问明台,小东西把手藏在背后,眼睛红红的,被明楼一看,原本忍着的眼泪开闸似的泄了出来。


在哭天抢地的嚎啕声中,明台很快明白,哥哥和姐姐是不一样的——比如这个羞愤难当同时伴随着剧烈牙痛的当下,明楼只是将他抱起来转了几个圈,就同他大眼瞪小眼地相顾无言起来。大哥竟然是不会唱动画片主题曲的。领悟到这一切的明台象征性地抽噎了几下,终于缓过劲儿来。


明楼放下明台,又把他捏在手里的酒米油子放到流理台上。明诚伸手戳了戳,「是硬的呀。」他看一眼弟弟,忽然明白了什么。


「是冻过的呀。」明楼笑着说,「当然是硬的啦。」


他们都以一种揶揄又宽容的目光看向明台。


 


解冻后就可以下锅炸或煎了,明楼忽然有点紧张。他让两个弟弟退远了,才把酒米油子逐个丢进锅里。油滴果然溅了起来,像一座小小的喷泉。


明诚和明台各自捧着黑米粥躲在门外,一个高一点,一个矮一点,一碗淡一点,一碗甜一点。系着围裙的明楼看起来有些奇怪,原来一向英武的哥哥也有手忙脚乱的时候,他们像是发现了什么秘密似的,都心照不宣地笑起来。


但这个背影还是挺拔又宽阔,明诚想。窗外的月亮忽然变得大而且亮,他们站在童年的厨房里,像覆上了一层甜蜜的薄霜。


 


后来他们在比油更热的世界里趟过,生命是曲折又急促的号角,每一条路都预示了告别。他们的背都变得挺拔又宽阔,可以交付,值得抵靠,意味着乡愁,也包含了远方。


而如常的夏夜里,那只是一阵风,一地霜,与一顿晚餐。






fin.






终于可以 @楼诚深夜60分 了!关键词:小时候~感动T u T

评论

热度(618)

  1. 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看不見我 转载了此文字
  2. 小桃皮看不見我 转载了此文字  到 juicypeach66